首页 > 商业 > 正文

卫健委严控医院用药:20种神药、18种高值耗材药占比精细化考核

2020年06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萍 

企业产品应回归治疗属性,药品不切实际的治疗学定义全部回归产品治病的本质,器械耗材花哨的功能全部回归治疗或辅助治疗的本质。

近日,国家卫健委要求各三级公立医院应当于2020年6月12日-6月19日,二级医院于8月5日前完成2019年度绩效考核数据采集。

从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二级、三级医院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0年版)来看,都提到药品收入占比的要求,包括重点监控高值医用耗材收入占比、重点监控药品收入占比、辅助用药收入占比,其中高值医用耗材药占比为新增考核内容。在手册中,国家卫健委点名了20种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以及18种国家重点治理高值医用耗材。

“药占比考核和严控辅助用药,是在医院端把控住医保费用的使用。这类政策从最先的一刀切到现在的分类细化管理,说明管理部门的管逐步深入和细化,当管理成熟的时候,延伸加入高值耗材的管理就是顺其自然。”6月10日,博思雅管理咨询CEO王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国家此次医改政策是一套精密的组合拳,都以“三医联动”为核心,环环相扣,循序渐进。

基于上述背景,王颖分析称,为了使医疗产品回归治疗属性,企业也要重新定义营销体系,带金销售模式将全面崩溃,必须围绕政府采购重新构建营销体系,研发和创新能力将成为企业能否发展壮大的主要能力。

神药、高值耗材药占比考核

《国家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0版)》要求,二级医院要统计“重点监控药品收入占比”;《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20版)》要求,三级医院要统计“辅助用药收入占比”。

二级医院统计的内容是是针对各省在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基础上,制定的省级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三级医院则是要求根据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通知,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中医药主管部门和各医疗机构要建立完善药品临床使用监测和超常预警制度,加强药品临床使用监测和绩效考核。

2019年7月正式出台的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共20个品种,有很多被称为“神药”。根据米内网数据库显示,这20个品种2018年在中国公立医院的销售额合计高达652.8亿元。神经节苷脂、奥拉西坦、前列地尔、依达拉奉都是超50亿大品种。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对二三级医院绩效考核中,还新增了高值医用耗材药占比的考核,对第一批国家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中18个品种进行重点监控。

事实上,长期以来,滥用心脏支架、骨科耗材价格居高难下的现象一直为人所诟病,这些领域也成为增加群众医疗负担、浪费医保基金的重点领域。如有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心脑血管介入类耗材市场规模高达535.9亿元,近年来市场规模增长率都在18%以上;我国骨科植入类市场规模由2013年的117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5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14%

王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高值医用耗材药占比考核实际上是水到渠成。近年来,国家逐渐加强对高值医用耗材的监管。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印发《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指出,要聚焦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重点问题推进改革,主要措施为完善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高值医用耗材虚高价格;规范医疗服务行为,严控高值医用耗材不合理使用;健全监督管理机制,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就在6月8日,国家卫健委还发布了《基本医疗保险医用耗材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与此同时,各地也在对高值医用耗材进行带量采购。5月初,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在天津调研期间,出席了天津等九省份联盟采购高值医用耗材申报信息公开大会。

产品回归治疗本质

从操作手册中看,此次药占比还明确了具体算法。

实际上,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就剔除了单一药占比、耗占比等医院考核指标。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张宗久表示,本次绩效考核以合理用药的相关指标,取代了单一药占比指标,更注重医务人员的处方合理性和患者用药的质量安全。这标志着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揭开了精细化控费的序幕。

“精细化管理控制药占比,将更好地进行医保控费。”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如《基本医疗保险医用耗材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制定这一办法是为规范和加强医用耗材医保准入和支付管理,深化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提高医保基金的使用效益,提升基本医疗保险医用耗材保障水平,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权益。加强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也是为落实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任务、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也是减轻患者看病就医负担。

从此前效果看,对上述20个品类进行重点监控后,虽然没有全部统计销量影响情况,但这些药品涉及四环医药、复星医药、丽珠集团、昆药集团、赛升药业、步长制药等20多家上市公司,从年报看,被监控后“效果”明显。

上述药品在被纳入国家重点监控目录之后,又碰上医保目录调整,销售量大幅下降。如四环医药有7个药品被纳入,也是本次涉及品种最多的企业。四环医药在2019年年报中指出,年内心脑血管产品的收益同比减少12.8%至约23.43亿元,占集团总收益的81.1%,销售减少主要是由于重点监控药品目录所致。

对此,王颖认为,企业产品应回归治疗属性,药品不切实际的治疗学定义全部回归产品治病的本质,器械耗材花哨的功能全部回归治疗或辅助治疗的本质。与此同时,企业也要重新定义营销体系,企业营销的客户变成了政府,必须围绕政府采购重新构建营销体系。

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主任药师赵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际上,国家层面更多的是希望能够促进合理用药,在此方面,临床药师的作用很大。但在医院的运行体系下,临床药师需要对医生用药去进行各种统计、去算各种比例等,很多医生会认为被“管”,与临床药师形成对立面,而不是合力去更好地治疗患者。”赵宁指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