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有谁知道潮水的出路

2020年06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任明 

去年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由女导演杨荔纳执导的家庭剧情片《春潮》5月17日在爱奇艺举行了首映。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电影,讲述了东北某城市母亲、女儿、孙女三代之间纠缠不清、爱恨交加的情感。

去年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由女导演杨荔纳执导的家庭剧情片《春潮》5月17日在爱奇艺举行了首映。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电影,讲述了东北某城市母亲、女儿、孙女三代之间纠缠不清、爱恨交加的情感。导演对细节的捕捉以及演员的表演是准确的,影片中几处表现人物幻想及幻觉的镜头也称得上是自然,然而在这里我想讨论的是片尾扣题的“春潮”。

《春潮》。资料图

结合导演上一部电影对女性觉醒的关注,本片片尾表现女主人公在台湾盲人按摩师的口琴声及他所录制的大海的声音中沉醉,并非难以理解。如果说这一镜头表现了女主人公在温柔的感性中所得到的美好与安宁,那么,这一美好与安宁所掀起的潮水,是否真的能拯救金燕玲所扮演的母亲以及年仅九岁的女儿郭婉婷?从影片的表现来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母亲并未对这潮水有任何感知,而是在病房里看护的周叔叔站了起来,讶异地看着涌进来的潮水;九岁的郭婉婷,仿佛在冥冥中感受到了春潮的到来,她拉着好友径直离开了她即将登台演出的学校大礼堂,走出操场,来到野外的一条河流前,穿着演出服径直走进了河里。如果说,这一幕象征着年幼的郭婉婷不会像妈妈那样忽略与压抑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象征着她将会勇敢地面对和释放自己的话,那么面对“春潮”的不同反应,则体现了新一代中国人与上两代的不同:母亲那一代对自身的欲望通常是否定和麻木的,郝蕾所扮演的女儿这一辈在觉醒与压抑间徘徊,新生代则以全然不受拘束的态度看待这一切。“潮水”所映衬的祖孙三代对自身内在需求的不同态度,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隐喻,但潮水漫荡并不能解决本片所想要探讨的问题。

每一代人都有着自己的问题,而导演的视角无疑是集中在女儿郭建波身上的。她的沉重,她的压抑,她给予女儿的平等与自由更像是她对母亲的专横与蛮不讲理的反抗——这也许并不能让她获得幸福或者感到更幸福,但她无疑为改变她所怨恨与不满的、认为不正确的“亲子关系”付出了自己的努力。

出现在影片结尾处的女主人公独白,被一些观众认为太刻意、太直奔主题。从整部影片所展示的现实主义手法来看,这一段似乎确实如此。影片中的女人总是在抱怨、总是以吵闹或者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彼此的不满;她们对彼此的真实感受与情感需求,在影片中是不可见的——在现实中大概率也是被深深埋藏起来、置于一边的。导演的成功之处,就在于让我们看到这种关系的“难以和解”之处:当蛮横专制的一方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时,受伤害的一方是没有能力、没有权利,也没有条件表示谅解的。女主人公在母亲突然昏迷的病房里,细心地为躺在床上的母亲擦拭手脚,从动作中可以看出她对母亲所怀有的温柔的情感。随后,她站在病房的玻璃窗前,望着窗外的夜空,内心涌现了一段对母亲的情感独白。考虑到她在母亲面前所受到的压抑,这一情感自白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其实是可信的:你安静了,这个世界也安静了……强势的母亲从来没有给过她表达内心想法的机会,而人内心的情感与委屈,终究需要一个表达的窗口与渠道。面对病床上终于安静下来的母亲,女主人公获得了解放,此时她的内心自白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富于象征意义的“春潮”并不是解决“原生家庭问题”的钥匙,因为一个人并不是正视了自己的内心需求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问题的解决往往在于一种更深透的理解,更博大的爱。正如影片中所表现的,在母亲昏迷的床前,爱她的周叔叔告诉她社区合唱团的节目要登台演出了,导演通过镜头表现,母亲的眼睛几乎难以觉察地动了动,似乎她听到了周叔叔的话。这是巧妙的一笔。如果母亲可以感知到外界所发生的一切,那么她便能感知女儿为躺在病床的她所付出的爱与照顾,母女二人的关系也就有了改善的希望。

令人警醒并值得进一步深思的是,这种两代关系的改善,是否必须要以其中一方失去自理能力为代价?一个人强大的自我,如何才能给他人更多空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