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全部市场化发行” 央行或6月底降准对冲流动性

2020年06月1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多位固收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15日下午,财政部与一些金融机构召开电话会议,宣讲了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安排。

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正要落地。

多位固收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15日下午,财政部与一些金融机构召开电话会议,宣讲了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安排。

当晚,财政部披露公告称,将发行两期抗疫特别国债,两期规模均为500亿元,期限分别为5年、7年。

抗疫特别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

随后,市场密切关注特别国债的发行方式及进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抗疫特别国债将均衡发行节奏,从6月中旬开始,7月底前发行完毕。以10年期为主,适当搭配5年、7年期。

本次发行的抗疫特别国债,不仅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市流通,还在交易所市场商业银行柜台市场流通,充分满足各类投资者投资、交易需求。

“这次特别国债全部市场化公开发行。”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从监管的意图来说,这表明近年国债市场的广度和深度较以往有了显著提升。一个安全、高效的大国国债市场,有利于保障政府筹资长期可持续开展,有利于促进我国金融市场发展和开放。

特别国债均衡节奏发行

对于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安排,“监管层的意思是,抗疫特别国债从6月中旬开始发行,到7月末发行完毕。”一位北京债券投资人士对记者说。

前两期总计1000亿元特别国债已作出发行安排。6月15日晚,财政部办公厅正式公布《关于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发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称,为筹集财政资金,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财政部决定发行两期抗疫特别国债:一期规模500亿元,期限为5年期,二期规模500亿元,期限为7年期,将于6月18日上午10:35至11:35招标。

上述债券投资人士表示,特别国债发行时间耗时1个半月,预计会大体均衡平滑发行量,以稳定债券市场预期;发行日期也与一般国债统筹,保持国债总体供给均衡。

此外,抗疫特别国债考虑了国债收益率曲线,以10年期为主,适当搭配5年、7年期,进一步提升国债收益率曲线上关键点的有效性。

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办公厅同日公布另一份通知,为提高国债二级市场流动性,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决定开展国债做市支持操作,两期国债操作额分别为3.3亿元、3.4亿元,期限分别10年、7年。

上述债券人士表示,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以10年期为主,主要是因为10年期是目前市场需求最大、认可度最高的品种,预计10年期特别国债规模可以到7000亿元,5年期、7年期发行规模可以到2000亿元、1000亿元。

5月2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抓紧做好纾困和激发市场活力的规模性政策实施,该拨的钱尽快下拨、该发的债加快发行、该出的配套措施抓紧出台。

根据《通知》,前两期抗疫特别国债的具体安排是,6月18日招标,6月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发行手续费为承销面值的0.1%。

本月底前大概率降准

市场关注的是,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将对债市造成什么影响?

此前,在2007年,中国发行了1.5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旨在给成立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筹措资本金,采用的是定向发行和公开发行相结合的方式。央行通过农业银行,向财政部认购1.35万亿元特别国债。另向社会公众发行0.2万亿元,约占总额的八分之一,认购对象包括农行、中国人寿和社保基金等机构,也有个人投资者。

在2020年的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中,将全部面向记账式国债承销团成员公开招标发行,以进一步提升国债市场容量。

“从近年国债、地方债发行情况看,市场有能力平稳吸收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认为,2019年末国债存量约16.6万亿元,现券交易量为34.23万亿元,国债市场已经成为具有较大容量、能够充分满足财政筹资和投资者投资交易需求的重要场所。

6月15日,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5月,财政部指导地方政府密集发行了1.3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将发行工作适度“前置”,减轻了6-7月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任务。财政部也会在本阶段内相应减少一般国债的发行量,为特别国债发行腾出市场空间。

他认为,特别国债发行对债市短期有一定扰动,中期影响程度取决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债市长期来看仍是由宏观基本面决定的。

部分投资者认为,特别国债的市场化发行,会对债券市场形成供给冲击,或使市场的供需关系向着不利于供给端的方向发展。如果不考虑监管指标的约束,即使再大量的政府债券供给也完全可以被央行充足的流动性供给所吸收。从历史经验看,在政府债券密集发行阶段,央行都会营造出较为稳定的融资环境,这次很可能也不例外。

在此情况下,张旭表示,6月底前降准的概率较高。原因在于,2015年地方政府置换债密集发行阶段,央行多次降准进行配合;在今年1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密集发行前,也进行了降准。当前临近半年末,且在月底前有5400亿元公开市场资金到期。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政府债券融资规模较大,其中一部分资金会于6-7月支出,这部分资金的“解冻”也可以提高银行的超储水平,弥补特别国债发行所造成的流动性消耗。

抗疫特别国债等将用于“六保”。6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我国的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这2万亿元将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尤其是支持地方落实帮扶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困难群众的措施,加强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用于抗疫相关支出等。

(记者微信:xinwrite)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