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创业板注册制启航 回望十一年核准制风雨

2020年06月1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莹,井然 

创业板注册制开门迎客,创业板向运行了近十一年的核准制挥手告别,注册制时代正式开启,A股注册制进入存量改革时代。

6月15日,深交所开门接受企业在注册制之下的发行、再融资、并购重组的申请,创业板向运行了近十一年的核准制挥手告别,注册制时代正式开启,A股注册制进入存量改革时代。

十一年磨一剑。2009年以来,核准制下,创业板共计诞生了815家上市公司,共计首发募集资金4265.04亿元。截至6月15日收盘,总市值达75654.38亿元。如今,这些存量企业都将一道并入注册制下的创业板发行退市交易等制度,迎接市场的检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6月15日,创业板共计受理1075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共计858家获发审委通过,过会率79.81%。

截至6月15日,共有815家企业在创业板成功上市。

815家企业中,来自机械设备、计算机、电子、医药生物、化工行业的最多,分别有122、114、85、85、81家。

创业板公司沉浮录

十一年前,随着钟声敲响,特锐德、爱尔眼科、华谊兄弟等28家企业先后在创业板上市,创业板“28星宿”诞生,总市值共计1400亿元。时间流转,如今的创业板已经吸引了815家企业,总市值超7万5千亿,是过去的50倍。这其中,有的公司扬帆远航,有的则折戟沉沙。

特锐德(300001.SZ)是“创业板第一股”,主营业务为以户外箱式电力设备为主、户内开关柜为辅的成套变配电产品,致力于研发设计制造220kV及以下的变配电一二次产品及相关技术服务。截至6月15日,其股价相比上市首日上涨244.39%,2019年净利润2.45亿元,位于行业前18%。

同是“28星宿”之一的爱尔眼科(300015.SZ)发展强劲,总市值位于创业板第三位,是上市首日的近24倍。

十一年以来,创业板的“市值一哥”几经易主。截至6月15日,位于榜首的是2018年6月上市的宁德时代(300750.SZ),其主营业务以动力电池系统和锂电池业务为主,市值超过3500亿元。而位于第二位的迈瑞医疗(300760.SZ),市值也超过3300亿元。蝉联2015年-2017年市值王的温氏股份(300498.SZ)目前位列第5位。在2015年首个市值突破千亿元的创业板公司东方财富(300059.SZ),目前位列市值榜第6位。

创业板十一年“造富效应”中,医药股涨幅居前。截至6月15日,2017年上市的康泰生物相比上市首日涨幅超过4528%,涨幅位于创业板第一位,总市值近940亿元,位于医药生物行业第四位。截至6月15日收盘,创业板生物医药赛道86家公司中,共计诞生8只10倍股,诸如康泰生物、爱尔眼科、泰格医药、兴齐眼药、欧普康视、万孚生物、药石科技、我武生物。

核准制的十一年,见证了创业板公司的沉沉浮浮。

也有曾经的“创业板市值一哥”,如今已行至退市边缘。

5月14日,深交所一纸公告宣告,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

6月5日,随着证券简称从“乐视网”变为“乐视退”,公司股票步入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三十个交易日。28万户股民出逃艰难。此后,乐视网将退至老三板。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是A股最早上市的视频公司。2015年,乐视网市值一度超过1700亿,登顶创业板。但随着公司业务的铺张,资金链的紧张,2016年以后,乐视网持续亏损。暂停上市前,乐视网收盘价为1.69元/股,市值67.42亿元。截至6月15日收盘,乐视退市值仅剩32.31亿元,高光时刻的千亿市值几乎已尽数灰飞烟灭。

也有筹谋“类借壳”资本运作者,如今落得一地鸡毛。

昔日10倍大牛股神雾环保,如今迎来面值退市的结局。

2014年,神雾集团曲线“借壳”天立环保在创业板上市,被一些市场人士视为“创业板借壳上市第一股”。作为一家对全球化石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及衍生燃料)节能环保与大气雾霾治理技术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其一度被认为是环保领域的“白马股”。但其在2018年“沦陷”,市值蒸发高达96%以上。2017年底,受国家金融去杠杆的政策影响,神雾集团因质押补仓、债务违约,最终深陷资金流断裂的困局。因涉及为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10亿元提供违规担保,次年,神雾环保也陷入了流动资金紧张的困境。去年9月,神雾环保还被查出涉嫌财务造假。公司2019年亏损19.90亿元。5月28日,神雾环保因触发面值退市公告停牌。5月29日,神雾环保公告,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创业板造假上市第一股”万福生科,则通过曲线“借壳”“起死回生”。

2011年9月27日,万福生科在创业板上市。2012年8月22日,万福生科发布上市后的第一份半年报,此时湖南证监局上市公司检查组正在万福生科进行上市后的例行现场检查,检查组很快发现了其2012半年报预付账款存在重大异常,“创业板造假上市第一案”的帷幕就此揭开。2008年到2012年四年半的时间,万福生科虚增收入9亿多,虚增利润2亿多,差不多相当于2008年至2011年四年的净利润总和。2017年,万福生科欺诈发行行为被司法机关依法作出刑事审判,上市公司被处以850万元罚金,董事长龚永福等多名责任人员均被判处4年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

2016年,万福生科通过一场民间“债转股”,通过司法裁判的方式绕道而行,成功避开了创业板不允许借壳上市的规定,并保住了上市公司地位。佳沃集团入主万福生科,万福生科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联想控股。

如今,万福生科已化身为佳沃股份(300268.SZ),近日因疫情之下的“三文鱼概念”吸引目光无数。

迈向注册制时代

创业板在设立之初便定位于为“自主创新企业及其他成长型创业企业”提供融资,但此后定位一度模糊。其间,发审制度也历经改变。

2009年10月23日,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批准,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了创业板并举行了开板仪式,历经十年酝酿的创业板市场终于推出。

由于证监会放开了新股发行价管制,在市场追捧下,首批创业板公司发行市盈率高企,平均市盈率高达55.26倍。28家公司上市首日遭到爆炒,在发行市盈率已经大多高达50倍以上的情况下,涨幅超过100%的依然比比皆是。

在2008年3月两会期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长的陈东征提出了创业板将倾向“三高五新”企业。“三高五新”,是指高成长、高科技、高附加值、新经济、新服务、新能源、新材料、新农业。

2009年3月31日正式公布的《创业板暂行办法》中,第一条就规定了创业板企业应该是“自主创新企业及其他成长型创业企业”。

2010年3月19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创业板推荐工作的指引》,其中明确提出了创业板应当推荐的九大重点行业:“保荐机构应重点推荐符合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方向的企业,特别是新能源、新材料、信息、生物与新医药、节能环保、航空航天、海洋、先进制造、高技术服务等领域的企业,以及其他领域中具有自主创新能力、成长性强的企业。”同时,也提出了应当考虑其自主创新能力而谨慎推荐的行业包括:“纺织、服装;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供应等公用事业;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土木工程建筑;交通运输;酒类、食品、饮料;金融;一般性服务业;国家产业政策明确抑制的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行业。”

除了强调创新性,创业板的第二大特色,是强调成长性。

关于这一点,创业板首发暂行办法规定的财务相关发行条件为“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且持续增长;或者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均不低于30%”。

到了2014年,证监会颁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废除了原来的《创业板暂行办法》和《关于进一步做好创业板推荐工作的指引》,原来鼓励推荐的九大创新型行业要求和连续盈利的成长性要求均被废止。

此后的三年间,对于拟创业板上市的企业而言,在核准制下,迎来了最为“宽松”的三年,直到 “大发审委”的面世。

2017年9月,创业板和主板发审委“合二为一”,“核准制”迎来了被市场称作“史上最严”的一届发审委。诸多拟申请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命运在高压严审之下被扭转,诸多 “6过1”、“7过1”乃至“零通过”的情形都屡见不鲜,被否企业数量一度远远超过通过数量。

2018年初,一大批业绩表现并不亮眼的拟IPO企业被卷入了集体撤材料之潮中,百余家企业含恨挥别申报队伍,其中大多数皆为创业板拟上市企业。但到了2018年下半年,随着科创板概念的提出,注册制试验推行的呼声高涨,紧锣密鼓的政策落地之下,在此逆转之情势下,创业板发审制度的改革再现契机。

实际上,在核准制的十一年间,市场对创业板新股发行改革的讨论一直未停止。早在2013年间,市场就有声音希望在创业板实行注册制。

2013年,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指出,从股权融资角度看,中小型高科技企业可以通过创业板进行融资,但是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有一定难度。而新三板以及区域性地方柜台的扩容将率先支撑中小型高科技企业的股权融资,这样将使中小型高科技企业获得更好的融资机会。其建议,在注册制没有实施的情况下,创业板应率先进行改革,目前创业板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主要在于IPO的设计理念、审批环节等都是比照主板的程序来制定的,并且与主板的程序十分雷同,但是由于大量排队企业的聚集而出现了“优中选优”的现象,这使创业板原本的低门槛被人为提高。

他认为,在创业板的IPO标准和规则方面,财务指标设立过高、过严致使创业型、创新型的公司没有资格进行IPO,需要对创业板的IPO程序进行修改和更新。

“创业板是以创业创新企业为主体的一个专属市场。对于创业板,如果还是按照主板传统工业的IPO标准来制定上市标准,来进行审核的话,创业板就变成了第二中小板,没有体现自己独特价值。对创业创新企业的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创业板要适应他们的IPO需要,他们都是轻资产型的,所以必须要改革。”6月15日,董登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