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专访阿里巴巴副总裁、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海外线上零售迎转折点,跨境B2C是新外贸大势所趋

2020年06月1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缴翼飞 

阿里巴巴副总裁、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尽管中国传统外贸订单大幅下降,但跨境电商平台上成交额、用户流量、入驻商家均出现了大幅的逆势增长。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外贸企业海外订单急剧收缩,在此背景下,2010年全球速卖通从阿里巴巴最早的B2B业务中孵化出来。作为中国最大的B2C跨境电商平台,刚刚走过第十个年头的速卖通,正面临着全球疫情带来的新一轮外贸变局。

阿里巴巴副总裁、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尽管中国传统外贸订单大幅下降,但跨境电商平台上成交额、用户流量、入驻商家均出现了大幅的逆势增长。今年的疫情正在成为海外线上零售的一个转折点,加速了海外消费的线上迁移,跨境电商渗透率正在快速上升。

海外线上交易逆势激增

《21世纪》:2003年“非典”是国内网购崛起的一个重要起点,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跨境电商带来了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王明强:如果说2003年的“非典”让中国电商崛起,那么今年的疫情也正在成为海外线上零售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预计,疫情之后跨境电商的渗透率会出现快速、大幅的提升。

一方面,海外线上零售渗透率还很低,发达国家约为10%,发展中国家甚至不足5%。另一方面,近10年来,中国跨境电商B2C交易占比在不断提高,2011年,跨境B2C交易占出口比例仅2.5%,到2018年已有16.8%,提升近8倍。

一面是跨境B2C占比的高速增长,一面是海外线上零售市场的巨大空间,跨境B2C是新外贸的大势所趋,潜力巨大。

《21世纪》: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什么?疫情以来,你们平台数据表现如何?

王明强:疫情期间,平台上多个国家、多个品类的成交和入驻商家均出现了大幅的逆势增长。

比如,假发、家居、玩具、电子消费等用品在平台上的销量均大幅增长。其中,理发器增长了13倍,胶囊咖啡机增长了12倍,擦窗机器人增长了4倍。此外,家电类整体增长63%,其中智能电视的海外销量同比增长100倍,俄罗斯市场销量更是同比暴涨220倍。

疫情发生后,速卖通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访问流量同比增长了20%和14%。4月中旬,速卖通的一场“宅家消费新需求”专场活动成交额突破1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成交额月环比增长178%。

此外,新入驻平台的商家数量也出现了大幅增长,比如3月份速卖通新开店数环比增长了132%。

《21世纪》:跨境电商增长较快的一个原因是,线下零售受疫情冲击严重,随着疫情的缓和,各国解封之后,这一快速增长的趋势能否继续保持?

王明强:发达国家的线下商业非常发达,疫情前线下购物是海外消费者的一种稳定的生活方式,但是疫情期间线下卖场门店纷纷关闭,这使得消费者不得不开始尝试线上购物,疫情加速了线上消费习惯的培育,并将这些用户的行为长期沉淀下来。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习惯的变迁往往是不可逆的,历史表明,任何一个国家的线上购物比例上升之后就不可能再降下来了。这是因为,线上购物的黏性更大,当用户接触到线上购物后就会发现,线上购物种类众多,挑选余地更大,而且价格要更为便宜,在体验上,其便利程度也在不断提高。

我们预计,疫情之后,可能部分品类如防疫物资会有所回落,但线上零售的市场渗透率不但不会下降,而且会进一步提升。

更注重性价比与丰富度

《21世纪》:在电商领域,海外有亚马逊等电商巨头,一些国家也有不少本地化电商平台,作为中国的电商平台,如何应对来自他们的竞争?

王明强:首先,跨境电商并不是一个存量市场,大多数国家的线上购物渗透率还不到10%,在这10%中竞争意义并不大,未来更大的机遇来自90%的潜力用户。

其次,作为B2C跨境电商平台,我们与海外很多基于零售模式的电商平台完全是两种模式。海外很多平台并非纯粹的电商,而是一种“线上化零售”,在这种模式下,平台上商品价格过高,商品丰富性也不够。

《21世纪》:这两种模式有哪些不同?

王明强:我之所以把很多海外电商称作“线上化零售”,是因为它们是按照线下零售的方法在做自营采购、自建仓储物流,然后算上毛利线上加价销售,这会造成两个问题。

第一是价格太高,在仓储物流上,一些平台确实做到了极致的体验,但是由于这种模式较“重”,运营成本居高不下,而同样的商品,中国平台上的价格往往是其1/2、1/3,甚至更低。

第二是产品种类有限,因为这种模式较“重”,只有那种高毛利的“爆品”商品才适合在线上平台上卖,所以产品种类不够丰富,平台上卖得比较好的往往都是利润率较高的非标类产品。

相比这些平台,我们更注重性价比与产品丰富度。我们认为,大多数线上消费的逻辑首先是产品的可获得性与丰富度,其次是价格与性价比,其三是品质与质量,最后是物流服务能力。

我们没有把模式做得太“重”,在商家入驻上,我们开放平台引入大量第三方卖家,同时通过社会化的轻量化模式做物流,这大幅降低了货物触达消费者的中间环节成本,降低了商品价格。我们不要求当日达、次日达,但能保证用户在3到7天、偏远地方15天内收货,在此基础上,产品的性价比和丰富度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21世纪》:社会化的轻量化模式主要是指什么?采取这种方式是基于哪些考虑?

王明强:在物流上,我们和大量本地商家合作来构建物流的末端网络。在海外仓、干线包机等关键环节由我们自己来做,从而保证干线的时效。而在末端,欧美等当地的商业化快递、自提等业务已经非常发达,我们和当地公司合作,把它们的能力接入到平台上来。

在海外很多国家自建直达消费者的物流能力成本是很高的,尤其是欧美,人工等成本很高,而通过社会化的方法选择服务最好的公司来合作可以大幅降低成本,提高商品性价比。

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全球经济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即便是此前愿意支付更高溢价的发达国家的消费者,也开始更加注重产品的性价比。而此次疫情进一步冲击全球经济,并将为后者带来长期影响,这对商品性价比更高的B2C跨境电商平台以及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