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沪深两市行业涨幅居首:钢铁股“老树开花”幕后

2020年06月1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6月18日,备受冷落的周期股突然崛起。申万钢铁指数本周累计涨幅超过8%,位居沪深两市行业涨幅首位。

申万钢铁指数盘中一度飙升逾5%。

6月18日,备受冷落的周期股突然崛起。

申万钢铁指数本周累计涨幅超过8%,位居沪深两市行业涨幅首位。

其中,刚刚完成管理层变动的重庆钢铁(601005.SH),本周更是接连三天涨停,更早启动的首钢股份(000959.SZ)6月累计涨幅更是超过62%,是什么带动钢铁股突然异动?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钢铁股异动的前半程与稍显无厘头的IDC(数据中心)概念加持有关,后半程则受到了不少基本面利好消息的带动。

如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要求继续深化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同日,被提及的煤炭行业当日也出现了明显上涨。

此外,当日淡水河谷也传出了伊塔比拉综合矿区禁令解除的消息,产能的恢复,也对国内钢铁业成本端构成了利好。

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自2018年行业盈利能力见顶后,钢铁股已经连续两年下跌,多只钢铁股跌破净资产,其中更有企业发生股价长期徘徊在1元退市红线的尴尬。

暴起探秘

早在2013年传统行业处于底部时,周期行业便曾出现卖方研究员换岗转行的一幕。

2020年的情况,差不了多少。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6年初开始的上升周期,已于2018年四季度告终。盈利能力的下滑,更是让钢铁业变得鲜被关注,除了少数特钢企业还稍有表现外,其他钢铁股一路下跌。

然而,在今年6月,被视为夕阳产业的钢铁股却突然火了,而且是火得莫名其妙……

6月8日,首钢股份突然涨停,并在随后几个交易日快速拉涨,18日盘中更是一度冲至5.47元。

两周前,该公司股价不过 3.07元。

奇怪的是,这期间公司基本面并无过多变化。一个是6月2日公司经营范围增加了“电信业务;保险代理业务;保险经纪业务……”,另一个是6 月13日发布的一份资产置换公告。

事情本身并无过多故事性可言,二级市场的想象力却异常丰富。

今年1至5月,钢铁股走势最强的是沙钢股份(002075.SZ)、杭钢股份(600126.SH),区间涨幅分别达117% 和101%。两家公司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介入到了IDC业务。

首钢股份营业范围增加“电信业务”,相应引发了二级市场的揣测,公司是否也要向IDC转型?

带着这份朦胧感,资金连续拉涨首钢股份。而这也并非毫无根据,至少卖方的钢铁研究员就给出了合理的逻辑支撑。

如华泰证券17日研报认为,钢企外延IDC业务是钢铁生产要素的再利用,其在能耗指标、土地、地理位置上均有优势,“原有产能搬迁或退出后土地多闲置;钢铁属于高能耗行业,能耗指标或可再利用;部分钢厂位于或周边有互联网产业发达城市。”

反映到盘面,近两日涨幅靠前的也多属于重要城市的钢企,首钢股份不必说,其他还有重庆钢铁、南钢股份(600282.SH)等。

等到6月18日,基本面再起变化。当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涉及钢铁煤炭去产能成果专项督查抽查、完善钢铁产能置换、推动钢铁企业实施兼并重组等方面内容。

受此影响,同样是低迷依旧的煤炭股趁势暴起,当天11只个股涨幅超过5%。

除了政策面的刺激外,钢铁业的基本面也有所好转,此前产能受限的淡水河谷同日传出消息,其伊塔比拉综合矿区禁令解除,全年指导产量不变。

在此之前,受上述矿区停产消息的影响,国内铁矿石期货5月开始大涨近三成。如今阴云退散,又对钢企成本端构成利好。

“可能有”的IDC概念,叠加政策、基本面的改善,共同造就了本周钢铁股的集体反弹。

退市红线的徘徊

业内人士认为,追踪到行业层面,景气度大趋势是向下,钢铁业经营情况更多只是在中短期内腾挪转变。

就今年二季度来看,除了铁矿石涨价的不利因素外,经营情况确实较一季度有所改善。

兰格钢铁提供数据显示,年初开始,方坯、螺纹等主要钢材品种吨钢利润连续走低,并于今年4月初见底后开始回升。至6月5日,七大钢材品种平均毛利已提升至370元/吨。

“今年5月焦炭、铁矿石持续上涨,6月焦炭已连续两轮提涨,同时普氏铁矿石指数也在100美元上方运行,原料成本上升将进一步挤压钢企利润空间,预计6月份钢企盈利空间将有所收缩。”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指出。

上述背景下,国内钢企也在上调钢材价格应对,多数品种涨幅在200元至300元之间,如河钢、鞍钢今年7月的热卷、螺纹价格便均上调了300元/吨。

但是,基本面映射到上市公司财报的过程需要时间,经营环比改善的幅度也不会特别明显。刺激钢铁股上行的主要动力,更多来自资本层面。

先看一组数据。以首钢股份起涨为界,年初至5月末,34只钢铁股中,29只期间下跌,平均跌幅18.82%。

股价的连续下跌,使得破净成为了常态。同样是以5月31日为准,按照当日收盘价计算,19只钢铁股破净,占比高达56%。

最为惨烈的是包钢股份(600010.SH)。

包钢股份最新每股净资产为1.15元,但是从今年4月15日开始,该公司就没有一天收盘价达到1.15元,直至6月18日钢铁股的大范围反弹。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行业景气度的下滑,另一方面也是自身问题所致,利润不足宝钢股份的十分之一,却拥有着后者两倍的总股本。

利润被极度摊薄之下,包钢股份股价连续两年徘徊在2元以下运行,今年4月底更是一度跌至1.04元,距1 元“退市红线”一步之遥,公司也成为了1元股中少数的非退市、非ST、非问题公司。

即便如此,钢铁股能否持续上涨仍然存疑,毕竟当前行业远无法与2018年吨钢利润超千元时的水平相比。

而从引领行情的资金角度来看,也尚未出现过于明显的一致性趋势,个股间存在非常明显的差异。

以北向资金为例,近期便连续增持沙钢股份,在该公司持股比例已创上市新高,其他流入明显的还包括南钢股份、宝钢股份等。

但是对于6月钢铁股涨幅排名第一的首钢股份,以及三连板的重庆钢铁,北向资金却呈阶段性卖出的特征。

在整个行业缺乏明显改善的预期下,近期钢铁股的集体异动,或许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编辑:李新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