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巴西疫情严峻!死亡病例破5万 风险急升

2020年06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和佳 

巴西城市化率较高(约85%)、贫困人口众多并高度聚集、边境人员流动管理困难,不确定性较大。

截至北京时间6月22日22时13分,巴西新冠感染累计确诊1086990例,累计死亡50659例。

5月份以来,巴西成为全球疫情新焦点,如今累计确诊和死亡病例数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由于缺乏广泛的检测,业界估计巴西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远超官方数字。有专家指出,巴西疫情将在几周之内达到高峰。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预计,巴西有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巴西(防疫)薄弱环节很多,从中短期来看,其风险可能比美国还高。”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周志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巴西疫情蔓延呈明显提速趋势,存量庞大,并且拐点尚未出现。此外,巴西城市化率较高(约85%)、贫困人口众多并高度聚集、边境人员流动管理困难,不确定性较大。

6月21日,人们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海边休闲。-新华社

“新的危险阶段”

6月19日,巴西成为第二个新冠病例破百万的国家,单日新增病例超过5万例,世界卫生组织发出警告,称新冠疫情进入“新的危险阶段”。目前,新冠疫情已覆盖巴西80%以上的城市,并在向贫困社区和偏远地区加速蔓延,而这些地区的卫生系统不堪一击。

巴西国内的应对始终令人担忧。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疫情的处理方式饱受诟病,他公开反对居家隔离令,称这一措施对经济的危害比病毒本身更危险。疫情暴发以来,因与他意见不合,已有两名卫生部长相继去职。

周志伟分析称,“联邦政府无法形成有效、统一的应对策略,没有起到第一道‘闸口’的作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分歧,也使地方政府抗疫效果大打折扣,并且扰乱了民心。”

由于实施了几个月隔离措施效果不佳、怨声载道,再加上来自博索纳罗的压力,近日,巴西地方政府开始解除对商业和其他经济活动的限制。据巴西购物中心协会(Abrasce)的数据,巴西401家购物中心已恢复营业,占全国购物中心总数(577家)的69.5%。

公共卫生专家警告称,过早放松限制有加速传染和增加死亡病例的危险。然而对不少地方政府而言,也是不得已之举。有报道称,里约热内卢州的卫生官员说,如果经济不重启、税收不恢复的话,该州很快就会没有钱付给医生了。

据报道,一些州已重新收紧部分开放措施,重拾“居家隔离令”的讨论也在进行。周志伟称,重启经济与疫情发展速度失配,使得巴西前期几个月的居家隔离效果大打折扣,而在疫情未见好转的情况下开工,巴西经济很可能出现卡顿而被迫重按“暂停键”。

近日,在巴西多地爆发了支持和反对博索纳罗的示威游行活动。6月初,联邦政府下令删除了卫生部网站上公布的累计新冠疫情的信息数据,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州政府官员一直在虚报数字,以获得更多联邦资金,对此,巴西最高法院命令其恢复之前的数据披露。

巴西雷亚尔汇率动荡

新冠疫情使巴西经济遭受沉重的打击。巴西雷亚尔一度成为全球贬值幅度最大的货币之一。目前,雷亚尔是全球波动性最高的货币。“当市场情绪低落时,雷亚尔的跌幅比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都要大,而当市场情绪良好时,相反的情况也会发生。”B&T交易行的商业主管Tulio Portella说。此外,巴西股市今年以来市值已缩水近20%。

据经合组织预测,由于面临卫生系统的严峻挑战,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崩溃的冲击, 如果第二波疫情爆发,今年巴西经济将下降9.1%,若能避免第二波疫情,则下降7.4%;世界银行预测,由于大面积停工对企业和消费者都造成了压力,巴西经济今年将收缩8%。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Monica de Bolle认为,巴西经济下滑可能多达10%。

周志伟分析称,服务业在巴西经济中的占比将近75%,“隔离令”和疫情的不确定性对服务业造成“摧毁性”打击。疫情也导致一些工业部门停工停产,农业尽管保持了一定的增长,但也受到全球贸易环境的不利影响。为防止第二波疫情暴发,各国海关的卫生检疫将会更加严格,出口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同时投资、消费对经济的支撑也在下降。

“目前各大机构对巴西经济的预测,都是基于疫情相对可控的情形进行的。但巴西疫情失控的风险较大,对经济究竟产生多大影响,很难评估,所以我个人的预期更加悲观。” 周志伟说。

分析认为,GDP如此下滑,将引发巴西一大波企业破产、政府债务和失业率飙升。巴西地理与统计研究所数据显示,从今年2月起的三个月里,巴西新增失业人数490万,截至4月底全国失业人数累计达1280万,失业率达12.6%,为去年3月以来最高。庞大的非正式部门吸纳了约4000万名劳动者,而这部分人并没有被纳入官方失业统计数据。根据联合国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所一项研究,新冠疫情可能使多达1440万巴西人陷入贫困。

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经济学教授Dalia Maimon Schiray指出,与2008年和1929年的危机不同,如今这场危机发生在巴西的实体经济中。

巴西的小企业处于危机的“风暴中心”,它们创造了超过一半的就业岗位,占GDP的30%,然而多数小企业却没能获得信贷。据报道,疫情期间,巴西政府推出了一项70亿美元的计划,帮助中小企业向员工支付工资,但银行迄今只拨出这笔资金的5%。巴西小企业促进中心(SEBRAE)调查发现,在向银行申请金融救助的600万小企业中,只有不到一半获得了贷款,这加大了出现破产潮的风险。

随着疫情加剧失业和医院的负担,政府的重心从紧缩开支转向紧急支出。高盛预测,巴西今年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19%。巴西财长阿尔梅达(Mansueto Almeida)称,到2020年底,巴西债务占GDP的比例将达到94%。5月,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将巴西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称评级下调反映了巴西经济和财政前景的恶化,以及其国内政治局势、新冠疫情的风险。

阿尔梅达称,如要降低债务水平,巴西需要实施更多的改革。然而,当前巴西疲于应付国内的政治斗争和新冠疫情,改革议程已被搁置。有分析指出,经济改革计划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恢复。巴西经济部长保罗·格德斯警告称,如果不当心,由疫情引起的经济衰退可能演变成经济萧条。为支持经济,6月17日,巴西央行降息75个基点至2.25%,为近20年来最低值。这也是巴西央行自去年7月以来连续第8次降息,央行表示仍有进一步推行货币刺激措施的空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