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药企与资本联袂:全球新冠疫苗研发加速度

2020年06月2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卢杉 

新冠肺炎病毒至今没有特效药,疫苗将成为唯一的希望,近半年来新冠疫苗概念股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新冠肺炎病毒至今没有特效药,疫苗将成为唯一的希望,近半年来新冠疫苗概念股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继康希诺、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科兴生物等公司纷纷公布新冠疫苗临床进展之后,6月23日,国内疫苗公司智飞生物公司公告其子公司新冠疫苗临床试验获批,消息一出,智飞生物股价翻红,在两分钟内直线涨停,股价报108.01元,再创新高。

国际上,6月19日,GSK宣布与三叶草合作开发的COVID-19疫苗也已进入临床试验,该试验得到了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的资助。6月9日,希腊政府宣布投资160万美元支持CEPI针对COVID-19疫苗的开发。

虽然疫苗研制一直是一个漫长、风险大且成本巨大的过程,但也挡不住各路人马的热情。在4月底,已经有二十余家大大小小的相关企业宣布开展病毒株的筛选和疫苗研发。同时,各国政府机构出手资助,各路机构和联盟斡旋合作,大小制药企业合纵连横,不同资本不断入场,让这场疫苗竞速变得更加眼花缭乱。

“现在去看一些参与疫苗研发公司的商业逻辑,一是未来新冠可能变成流感一样的存在,疫苗或许有一定的商业前景。”华菁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赵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二是一些公司的参与,可能对于股价的诉求大过于商业动机,我们也看到疫苗相关的股票价格上涨了不少;三是科研性的驱动;还有一些疫苗巨头出于战略布局和品牌投资,也参与到这场寻找疫苗的竞赛中。”

资本“竞速”

除了公布最新动向的智飞生物,6月17日,受益于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揭盲结果向好,国药集团旗下6家上市公司的股价集体上涨,A股生物疫苗板块也应声上涨。

今年新冠疫情以来,搅动资本市场的疫苗“明星”企业还有康希诺,在不同时间节点上,康希诺股价过山车了几个来回。

对于资本市场热捧疫苗,赵冰分析指出,现在做疫苗的几家上市公司集体上涨,“实际上新冠疫苗只是一个催化剂。整个疫苗行业在长春生物疫苗事件之后,直到新的疫苗管理法出台,管控愈发严格,意味着新进者要进入这个行业,门槛变得越来越高。有点像之前的血制品行业,换句话说,原先在其中的公司都变成受益者”。

一方面,疫苗不能全依赖进口,另一方面,国产疫苗行业水准还在,不能一棒子打死,也要以国产为主,“其实在2019年初的时候,整个行业的股价就开始反转了,一路向上,疫情催化了疫苗行业资本市场上涨的速度。”

但资本不会放弃追逐。对于新型的创新药公司来说,拥有新技术的同时,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筹集资金。一个很好的例子是Moderna,这家公司在5月中旬公布志愿者早期数据时市值暴涨20%,至近300亿美元。

今年四月,Moderna宣布获得美国政府机构BARDA高达4.83亿美元的资助,以加速开发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mRNA疫苗。

5月5日,辉瑞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合作开发的新冠mRNA疫苗宣布在美国完成第一批临床试验的受试者给药。BioNTech此前用8500万美元的许可费将中国市场独家开发和商业化卖给了复星医药。

这也是“非疫苗企业”参与的另一种形式。

复星国际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启宇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春节前我们开会讨论怎么应对新冠疫情,大家比较一致的看法是mRNA疫苗可能会是一个技术上的机会。虽然我们自己还没来得及做,但是对这个技术平台还是有关注和跟踪。所以马上启动了跟全球在这个领域领先的公司的合作沟通。我们没有去接触传统技术的疫苗,全部是新技术的疫苗,全部是核酸技术的公司,都谈了一遍。未来实际上mRNA这只是一个切入,它是一个平台,会诞生很多产品。我们还是会继续深度地关注。”

复星医药负责该疫苗于中国区的临床试验、注册和销售,并承担相应的成本和费用,BioNTech将负责区域内临床试验及商业化所需产品的供货。

4月22日,BioNTech宣布获得德国监管机构Paul-Ehrlich-Institut批准,可以开始进行其mRNA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

全球合作“生态系统”

从人力和经济角度来讲,新型传染病对全球卫生安全构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全球抗击大流行的成本巨大。CEPI称,COVID-19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4.1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5%。而疫苗是战胜流行病的最有力工具之一。

梅奥诊所疫苗研究部主任、《疫苗》(Vaccine)杂志的主编Gregory Poland此前表示,面对新冠病毒,我们的优势是“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技术。建立了相关技术平台,也积累了可以利用的数据。然而与其他抗病毒研究一样,这些对疫苗的研究没有得到投资人持久的支持。”

例如为SARS开发的多种候选疫苗从未进展到临床1期之后,但他同样认为,在SARS疫苗研发中开发了一些制造疫苗的方法:包括腺病毒疫苗、痘苗病毒疫苗、病毒样颗粒(VLP)、全病毒疫苗、重组DNA疫苗等。

拥有更多经验的大型制药企业是最先作出快速反应的群体,也积极进入了寻找疫苗的过程,除传统的疫苗巨头GSK、赛诺菲,强生、辉瑞、阿斯利康等跨国药企也先后宣布多项合作疫苗开发项目。

有效的治疗方法或疫苗将改变游戏规则,许多生物制药公司都在追求这一目标,这也直接导致企业、学术机构和非营利组织之间的合作正在迅速发展:如两大巨头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之间的疫苗合作是全球竞争对手联合起来整合技术和专业的杰出例子。

从市场规模来看,“这种急性的传染病的疫苗到底未来有多大市场,是跟疫情控制有关的。”赵冰认为,如果是像国内目前疫情控制比较好的情况下,是不太可能全民接种的,因为大规模疫苗接种必然会有人过敏,尽管比例很低,乘以我们国家的人口基数还是会影响很多人。

而即便小公司能够研发出成功的疫苗,世界上大多数传统疫苗生产能力都由相当少数的公司拥有。如果找到针对COVID-19的预防性疗法,为了在全球范围内交付和分发,世界卫生组织可能会转向将这种能力集中到几家大型全球制药公司手中。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