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美国股市与实体经济背离,反映其经济结构严重失衡

2020年06月0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这给我们强烈的警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既要通过创新和公平竞争提高市场效率,又要通过协调和共享保障社会公平。

在经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流行之后,在美国疫情尚未好转且复工进程尚未真正启动的时候,美国三大证券市场出现了V型反弹,道琼斯指数与标普500指数正在接近疫情前的历史高点,纳斯达克指数已经创下历史新高。

这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现象。因为美国历史上每一次灾难导致的股市大跌,都不曾在短时间内修复,而是随着经济艰难的改善而有所起色。这一次,美国有数千万人失业,国家经济几乎停止运转,大量企业出现债务问题,但是,股市却迅速修复。

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出现严重背离,是美联储激进的救市政策以及美国失衡的经济结构的特别产物。

首先,美联储以无底线的方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并通过大规模购买公司债券稳定市场,这种救助方式确保了大量企业不会因为债务危机而破产,即使事实已经破产的上市公司,也能够以极低廉的价格募资。

这导致了投资者一系列的决策变化。比如那些优质的上市公司趁机继续通过低成本债券融资回购股票,推升了股票的上涨。与此同时,大量投资者快速撤离美国国债市场,因为收益率极低,而市场又在猜美联储会执行负利率政策。这些从债市大规模流出的资金流入了股市。可以看出,从价格和数量上同时实施的救市政策,支撑了股市的V型反弹。反弹过程中又吸引了大量散户涌入,共同推升了股市脱离基本面的上涨。

其次,美国三大股指反弹并不是鸡犬升天,而是主要由五大科技股——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驱动。高盛将这5只股票称为“FAAMG”股票。除了这5家公司(还包含特斯拉等少数企业),其他绝大部分股票都跑输市场。而这5家企业的业务几乎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而且也是过去几年美国牛市的核心驱动力。因此,既然这些公司的业务没有因疫情而损失,甚至还会继续高增长,那么,投资者就有了安全预期。

于是,我们就看到,美国经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结构。在目前高达16%左右失业率的背景下,美国政府为了稳定经济和社会,通过巨额财政支出和极度宽松货币政策,救助失业者和中小企业,而且这些救助对象依然处于困境之中。但是,那些富有的投资者的股票已经涨上了天,而且濒临破产的上市公司们也拿到了巨额融资。在过去20多年里,美联储每一次救市政策都会成为贫富分化的放大器。

另一方面,美国经济中FAAMG所占比重越来越高,美国经济结构的失衡也会越来越严重。而且这些公司凭借全球性的垄断地位会进一步强化自己的优势。这会扼杀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以及创新活动,并导致分配上无法逆转的鸿沟。

次贷危机后,美国发生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并导致社会分裂和对立,民粹主义盛行。此次疫情尚未结束,史无前例的救市政策的财富效果还没有显现,但已经发生了波及整个西方的反种族主义运动。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反对社会不公。因为在过去20年,全球化与科技浪潮反而让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压力重重,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年轻人越来越失去梦想。

美国经济失衡状态长期固化,因此必然会出现周期性的结构性泡沫破裂,而随后美国采取的极度宽松货币政策,又会继续强化这种有缺陷的结构,同时成为贫富分化的放大器,最终产生贫富鸿沟,导致社会阶层固化,普通年轻人丧失向上流动的通道,也就失去希望。经济矛盾与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后,会变成政治矛盾;政治矛盾又会阻碍任何改革的可能性,进入恶性循环。

这给我们强烈的警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既要通过创新和公平竞争提高市场效率,又要通过协调和共享保障社会公平,避免过度依赖货币刺激,坚持以实体经济发展为核心,防止通过资产价格上涨放大贫富差距,尤其是要减轻楼市给予年轻人的压力,同时警惕互联网平台垄断效应对中小企业与制造业的侵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