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王东京专栏丨怎样稳住经济基本盘

2020年07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东京 

以“六保”促“六稳”,是党中央基于底线思维作出的重大战略,旨在稳住经济基本盘。

以“六保”促“六稳”,是党中央基于底线思维作出的重大战略,旨在稳住经济基本盘。何为“经济基本盘”?从经济学角度讲,就是政府宏观调控所希望达到的四大基本目标:充分就业、稳定物价、国际收支平衡、适度经济增长。若将这四大目标再具体分解,就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对“四大目标”与“六稳”的关系,倒转过来会更容易理解:稳就业,目的是实现充分就业;稳金融,是为了稳物价;稳外贸、稳外资,旨在维持国际收支平衡;而稳投资、稳预期,则是为了稳增长。迄今为止,经济学家对宏观调控有四大目标并无异议;分歧在于,以上四大目标如何排序?或者说,应以哪一个目标为先?

早在上世纪50年代,西方学者就对政府调控目标排序产生过争论。凯恩斯学派主张增长优先,货币学派却主张稳定物价优先。10多年前,国内有学者提出政府应优先“促进经济增长”。前年底,中央明确提出“实施就业优先政策”。表面上看,以上分歧只是排序不同而已,无碍大局,但其实政府调控目标排序不同,宏观调控政策的发力点与着力点也会大为不同。

从操作上讲,对政府调控目标排序,首先需要确定“排序规则”。规则确定了,排序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那么,应该用什么作排序规则呢?对政府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稳定”。邓小平同志有句名言:“稳定压倒一切”。中央提出“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也是强调“稳”。由此说,政府调控目标应将“稳定”作为排序规则。

前面说过,关于政府调控目标排序,目前焦点是如何处理两组关系:一是充分就业与稳定物价的关系;二是稳定物价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若按“稳定规则”排序,“充分就业”理所当然应排在“稳定物价”之前。通胀发生后,虽然人们实际收入会普遍下降,但损失最大的却是高收入者;而失业不同,失业者大多是低收入者,一旦出现大面积失业,必会危及社会稳定。

同样道理,“稳定物价”应该排在“经济增长”之前。如果把经济增长排在前面,政府会采用扩张性货币政策。货币大水漫灌,会引发通胀,这样也势必影响社会稳定。一个国家失去稳定,经济也就不可能持续增长。所以,“六稳”首先是稳就业,其次是稳金融(物价),再次是稳外贸、外资(国际收支),最后才是稳投资和预期(增长)。

有一种看法需要澄清:人们主张“增长”优先,据说理由是“发展是执政兴国第一要务”。我认为这是混淆了“增长”与“发展”。在经济学里,增长是指GDP总量增加,而发展则是指社会全面进步。经济学家金德尔伯格曾对此作过形象的解释:增长是指人的身体长高,发展是指素质的提升。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发展理念”,就是对“发展”的最好诠释。

中央提出“六稳”,是对政府调控目标的科学排序,也是经济基本盘。要稳住经济基本盘,必须优先保就业和民生。为此,还必须同时要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保基层运转。有数据显示,我国中小企业已占到市场主体的90%,创造了80%以上就业。这是说,保就业、保民生重点是保中小企业。

无须讳言,目前一些中小企业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主要是税费负担和经营成本仍待进一步降低,以及融资贵、融资难问题。为助力企业纾困,国务院已经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比如减税降费,今年要在去年基础上,再新增减税降费5000亿元,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将超过2.5万亿元。其力度之大,可说是前所未有。

为了帮助企业降成本,国务院要求将工商业电价降低5%的政策延长至今年年底,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同时减免国有房产租金,并在政策上鼓励和支持各类业主减免或缓收房租。实施以上措施无疑可降低企业成本,不过操作方式应作改进。以电价为例,工商企业可先按市场价买电,然后再由税务部门予以税收抵扣。这样不会扭曲市场信号,而且供电企业也不会有政策性亏损。

中小企业面临的另一突出问题,是融资贵、融资难。有学者认为责任主要在银行,并批评银行嫌贫爱富。这种批评并不客观。银行其实也是企业,不仅要盈利,还得考虑储户存款安全。若中小企业贷款没有资产抵押,日后银行收不回贷款怎么办?可见银行也有自己的苦衷。

困难就在这里:一方面,银行希望贷款安全;而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却又无资产可作抵押。这个困局怎样破解?政府现行的办法,是鼓励银行发放信用贷、首贷、无还本续贷。这些办法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缓解贷款难,但也应考虑银行的安全保障。我认为两全之策,是政府出资组建担保公司。一手托两家,为企业提供融资担保的同时,也为银行免去后顾之忧。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