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3.632亿美元+8项拍卖纪录 苏富比首场“云拍卖”大捷

2020年07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梁信 

尽管疫情期间人们消费意愿降低,但艺术品二级市场“免疫力”良好、韧性十足,通过全新的线上拍卖模式给全球买家提振了信心。

北京时间6月30日,苏富比印象派、现代艺术及当代艺术夜间拍卖首次以网上直播的形式,横跨时区联动纽约、伦敦、香港三地同步举槌进行。经过五个小时的激烈鏖战,最终以3.632亿美元(约合25.64亿元人民币)的拍卖总成交价圆满落幕,同时还创下了多项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尽管疫情期间人们消费意愿降低,但艺术品二级市场“免疫力”良好、韧性十足,通过全新的线上拍卖模式给全球买家提振了信心。

苏富比首场大规模“云拍卖”联动纽约、伦敦、香港三地同时举槌。资料图

技术加持拍卖直播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兼拍卖师Oliver Baker一身西装笔挺,面对着像中央控制室一样的八块巨型屏幕,一行“未来的拍卖就在这里”的字样在荧屏上闪过。他知道,今晚进行的拍卖跟他以往主持过的任何一场都不一样。屏幕上,投影着身在纽约、伦敦、香港直播间的拍卖代理人和线上竞价实时数据。整场直播下来,报价、竞投、落槌、成交,画面清晰流畅,一气呵成,带给观众一次全球多媒体实时互动初体验。连Oliver Barker都忍不住惊叹:“站在拍卖台上看,犹如置身电影场景之中。”

本场拍卖会的成交数据也没有辜负强大的技术支持。拍卖从已故美国慈善家Ginny Williams的收藏专场开始,随后分别是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三个专场拍前预估总价在2.621亿美元至3.684亿美元之间。最后收获的3.632亿美元尽管着陆在估价范围内,甚至还要低于去年5月纽约苏富比印象派、现代与当代艺术晚间实体拍卖会上收获的6.919亿美元,但考虑到本场云上拍卖拍品质量高,竞标强度大,这个数据也足以对市场释放出预期乐观的信号。三个专场共拍出69件拍品,总成交率高达93%,整场夜拍只有五幅作品未能成功售出。值得一提的是,Ginny Williams专场的18件拍品斩获了100%的成功拍出率,共拍得6550万美元。

受疫情影响,近几个月来卖家和买家总体表现谨慎。据Artnet数据统计,单就在5月,被取消和推迟的拍卖活动就导致了拍卖行平均总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5%。而作为线下拍卖的补充形式,本次令人眼前一亮的成绩单证明了全新混合拍卖模式的可行性,也让第一次大范围试水直播拍卖的苏富比松了一口气。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在接受《艺术客》采访时解释道,近年来苏富比致力于发展网上竞投、电子图录和网上互动资讯等,让专家和客户对现代科技应用的适应度大大提升。因此,这次推出传统现场拍卖与现今市场需要结合的创新混合拍卖模式,买卖双方都普遍能够接受。

高价纪录频出

一场拍卖会成功与否,通常取决于有多少拍品能达到七至八位数美元拍卖成交价。而就本场拍卖会的成果而言,不少优质的艺术大师杰作都经受住了考验。而且由于本场次拍品精品程度高,有不少艺术品更是知名藏家珍藏数十年后才首次释出,因此在开始竞价之前,很多拍品都已经被实行了第三方保证模式,对拍品进行了“不可撤销竞价”的预售保证(即一旦拍品流拍,场外第三方买家必须以拍卖前保证的价格买下这件作品)。

从成功拍出的艺术品可见,最容易被交易的拍品大多兼具了时下流行、价格合理且供不应求这三个条件。本场拍卖会中最亮眼的作品,当属Francis Bacon的《启发自艾斯奇勒<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该作品自1993年以来就在挪威的城市奥斯陆一家私人博物馆展出,然而博物馆一直试图以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私洽出售这幅三联画,屡遭失败。但在这次的苏富比拍卖会上,这件作品凭借更为平易近人的6000万美元估价,促使一位中国的线上竞标者用时十多分钟跟其他竞标者展开了叫价拉锯战。然而最终这位中国竞标者还是以7310万美元的竞价,惜败于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负责人Grégoire Billault所代理客户提出的84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8亿元),成为该艺术家有史以来拍卖纪录的第三高价。

《启发自艾斯奇勒<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资料图

此外,有八件艺术品成交价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其中包括,Jean-Michel Basquiat的《无题(头像)(Untitled(Head))》(1982)不负众望,作品以15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刷新了艺术家个人纸面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同时也打破了苏富比网上拍卖有史以来的最高拍卖价。

加拿大华裔已故画家王俊杰(Matthew Wong)的作品《外观的边界(The Realm of Appearances)》(2018)拍前估价为6至8万美元,但在现场香港和纽约直播间两厢激烈电话竞标后,最终以180万美元的价格落槌,超过此前最高估价的18倍,并打破其历史最高拍卖价6.25万美元。

已故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Helen Frankenthaler的作品《皇家烟花(Royal Fireworks)》(1975),在Ginny Williams专场中以790万美元落槌,最终成交价比预估价的200万美元几乎翻了两倍。打破了2018年5月苏富比当代艺术日拍中300万美元的成交价。

而古巴现代主义画家Wifredo Lam在1943年创作的《Omi Obini》以96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成为了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专场中有史以来的第二高价,仅次于毕加索以1120万美元价格拍出的《睡着的女人头部(Têtede femme endrmie)》。此外,智利已故艺术家Mario Carreño创作于1943年的《Cortadores decaña》以270万美元成交,轻微地超越了其创下的260万美元拍卖纪录。而Vija Celmins的大型油画作品《Night Sky#7》最近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拉脱维亚裔美国艺术家回顾展中展出,尽管并没有达到苏富比估价专家预计的800万美元的高价,但仍超过了艺术家此前42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以660万美元成交。

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也延续了此前女性艺术家受到买家热烈追捧的市场大势,超现实主义女性艺术家Leonor Fini和Remedios Varo分别打破了各自个人拍卖纪录,她们的七幅作品总成交额达1370万美元,突显了超现实主义运动对女性贡献价值的重新评估。

相比之下,更具审美挑战性的作品几乎很难出售。例如,Clyfford Still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重要人物之一,艺术家几乎将自己毕生的作品都捐给了博物馆,因此很少在市面流通。尽管是这样一位大师级人物,他的职业生涯巅峰之作《PH-144(1947-Y-No.1)》最终在拍卖会中只吸引到一位竞标者,由一位美国的收藏家以最低估价2500万美元夺得。

云拍卖的未来如何

对拍卖行而言,在线竞拍相比于传统竞拍操作更简单、成本更低廉,而且又易于管理,是线下拍卖会十分重要的补充形式。

从市场方面看,全球各地买家的购买潜力依然巨大。但要长久并且深入地发展“云拍卖”,关键仍然在于建立起客户对线上平台的信任。高端艺术市场一直以来都十分依赖现场销售和亲临现场观看,因此以往线上拍卖的收入只占很小一部分。以2019年苏富比全年48亿美元的总收入为例,网络销售仅占8000万美元,为1.6%。伦敦艺术咨询公司Fine Art Group常务董事Guy Jennings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从这场拍卖会开始,事情变得不一样了,我们看到买家对线上竞拍更有信心。过去的线上拍卖,竞价天花板都是在几十万美元左右。”苏富比还透露,在过去的一年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新客户都是从在线竞价者转化而来的。本次参与线上直播拍卖的观众是以往参与线下夜拍活动平均人数的五倍。多项刷新拍卖纪录的成交价也说明了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人们对高质量且稀少的蓝筹艺术品的兴趣仍然存在。纽约艺术顾问Wendy Cromwell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在世界各地拍卖销售全线下滑的当下,仍有大量金钱涌入拍卖行业竞逐最稀有的资产,这是因为在受到疫情影响的人群和免疫于疫情影响的人群之间存在着脱节,被压抑的需求依然有很多。”

苏富比或许是第一家进行大笔拍卖交易直播的拍卖行,但我们深知,它绝不是最后一个。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