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丨美国“退群”之后,世卫组织仍将继续全球卫生治理之路

2020年07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汤蓓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不断恶化,特朗普政府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就开始处于紧张状态。

汤蓓(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不断恶化,特朗普政府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就开始处于紧张状态。4月份时,特朗普就表示要中断对世卫组织的财政支持,5月29日态度更加强硬地表示要“中断”(terminate)与该组织的关系。虽然很多专家都猜测,特朗普的意思是中断提供经费而不是退出(withdraw),但他显然打算更进一步——近日联合国秘书长正式收到了美国“退群”的通知,如果这一决定被坚决贯彻,2021年7月6日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内应对公共卫生问题的专门性机构。长期以来,美国以其在技术与财政上的压倒性优势主导了国际卫生领域内的合作格局。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范围”主要被限定在制定疾病命名、诊断与治疗规范以及消除疟疾、黄热、天花等传染性疾病的“技术性领域”。在影响人们健康状况的社会与经济问题上,例如国家的医保体系设计、大型食品与药品企业的广告与营销活动等,世卫组织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能够产生的影响事实上非常有限。

尽管如此,各国还是普遍认可世卫组织存在的必要性。一来,各国需要一个集中了全球医学优质智力资源,并且可以独立于政治与经济利益考量,就疾病应对和卫生政策制定给出中肯之言的专业机构;二来,世卫组织作为覆盖世界各国的卫生信息搜集和通报中枢,合作效能超越双边机制;三来,正如在此次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中表现出的那样,当卫生危机发生时,世卫组织能够募集资源,为卫生体系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物资支持,支起一张“保护网”。

退出世卫组织将直接损害美国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工作。在掌握全球疫情发展趋势、病毒研究、疫苗研发与未来的接种策略制定等问题上,美国可以通过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获益。从长远看来,美国政府的资金撤出将进一步加剧世卫组织的财政困难局面,许多正在开展的卫生项目,如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计划,可能因此中断,产生的负面影响难以预估。美国虽然依然拥有庞大的双边卫生援助计划,但是与多边合作相比,这些卫生项目更加容易受到美国国内特殊利益集团的影响而折损援助效能。例如,只要共和党政府上台,美国就会实行所谓“墨西哥城政策”,禁止将卫生援助用于堕胎相关服务,很多非政府机构因此失去了受资助的资格;而且,在双边援助中,美国更加倾向购买由本国制药巨头生产的专利药物,而不是价格低廉的仿制药。

全球卫生状况恶化的后果不止于此。疾病泛滥将带来巨大的经济后果,不仅冲击卫生系统,带来更高的医疗开支,而且导致患者与看护人不能工作,破坏生产力。据估算,每年仅大规模流感造成的损失预计就达到5000亿美元,约占全球收入的0.6%,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世界经济估计将收缩5.2%。在发展停滞的阴影下,国家内部与国家之间的矛盾将会被进一步放大,冲突甚至恐怖主义事件发生的概率增大。小布什政府曾经将全球艾滋病、疟疾与结核病的流行称为“疾病轴心”,认为其与恐怖主义一道构成美国国家安全威胁。而世卫组织成立的初衷之一,也是因为来自中国与巴西的有识之士呼吁“健康乃系和平之支柱”。若美国真的放弃全球卫生合作,能够从中受益的,恐怕只有极端分子与恐怖组织。

毫无疑问,世卫组织不是完美无缺的,它尚未完全发挥保障全球卫生安全的潜力。但是,特朗普政府不愿意严肃反思自身的疫情应对措施,也没有针对世卫组织提出改革诉求或具体方案。虽然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但是在一损俱损的全球卫生领域,“退群”与实现美国利益之间其实是南辕北辙。因而,不仅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世界各国,而且许多美国国会议员与卫生专家都反对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甚至宣布,一旦当选将立刻终止退出程序。虽然依然存在变数,但若美国真的选择退出,其他大国就需要通力合作填补美国留下的领导力空洞,世界卫生组织改革之路还是要继续,世卫组织也要维护其与其他国际组织和机构的伙伴关系,减少因美国退出而受到影响,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未雨绸缪,为“霸权之后”的全球卫生治理做好规划。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