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药企震荡“前行”:政策市下淘汰赛升级 多家药企申请破产重组

2020年07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萍 

导读:医药产业结构已经在发生变化,以往“重销售、轻研发”模式为主导的时代已经过去,需要企业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经多方消息证实,第三批国家带量采购即将在本月启动。据业内人士透露,此轮带量采购报价、结算等规则均有改变,对企业来说压力较此前更大。

实际上,受带量采购、两票制、重点监控目录、医保控费等诸多医改新政叠加影响,一些药企受到较大冲击。如不久前,誉衡药业、信邦制药双双发布公告称,哈尔滨市中院已受理誉衡集团债权人对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是否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变动存在不确定性。

誉衡药业在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近年来,医药监管机构政策变革给医药行业政策环境带来了重大变化,公司主要产品销量及价格不断下降,经营业绩大幅下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至今,已经有十余家知名药企(子公司)宣布破产重组。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分析称,医药产业结构已经在发生变化,以往“重销售、轻研发”模式为主导的时代已经过去,需要企业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随着新一轮医改进入深水区,药企转型升级迫在眉睫。视觉中国

医药商业公司成破产主力

7月7日,誉衡药业、信邦制药双双发布公告称,哈尔滨市中院已受理誉衡集团债权人对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是否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变动存在不确定性。此外,誉衡集团筹划了近一年的转让其所持誉衡药业15%股权,亦宣告终止。

7月11日,誉衡药业公告称,誉衡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已对誉衡集团所持公司股票进行保护性轮候冻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已有十多家知名药企因各种原因申请破产清算或宣告破产。其中,在2019年12月第一周就有5家药企宣布申请破产。与此同时,医药领域的降薪、裁员等消息也频繁传出。

另据启信宝数据显示,经营范围前30字含有 “医药、制药、药材、药品、药片、抗生素、中成药、西药”和 “生产、制造、研发”,或主营业务含有“医药、制药、药材、药品、药片、抗生素、中成药、西药”或国标二级行业是“医药制造业”,破产公告时间在2019年1月1日及以后的药企共有114家,注销/吊销的有6037家。

史立臣分析称,不能适应政策调整的药企属于被淘汰的“前浪”。从类型看,医药商业公司成为近两年破产的主力。

一位目前正在做防疫物资生产的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此前是华南地区的医药商,但自从两票制落地后,业务开展困难,目前“一票制”又在加速落地中,中小型医药商业公司的生存直接受到挑战。

2016年在全面推行“两票制”的两个月后,受多个政策叠加影响,粤北最大医药公司广东为尔康医药有限公司宣布公司解散倒闭。另有统计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上半年,河南有近100家小规模药品流通企业或倒闭或被收购。

就在不久前,6月18日,山东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公布民事裁判书,上海雷允上药业对民营医药批发企业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也提出了破产申请。不过,最终法院认为雷允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未予受理。

另有业内资深人士认为,一些在带量采购中失去市场资格的企业也面临着巨大压力。目前药品、医用耗材的集中带量采购已经逐渐进入常态化阶段,品种和范围都将逐步铺开,在这种趋势下,业绩依靠单品种或者可能纳入采购范围的产品占比较大的药企生存将承压。“此次第三批带量采购即将到来,规则较以往更为严苛,药企将面临的压力更大。”

医药企业转型时间紧迫

据了解,誉衡药业受累于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开始频繁甩卖核心资产、砍重点布局项目。但实际上,誉衡药业此前频繁并购的业务“雷点”居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其主要利润贡献的核心子公司及核心业务都踩在医药政策的“雷”上,如其多个产品都属于重点监控目录中的产品。

誉衡药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也表示,近年来,医药监管机构政策变革给医药行业政策环境带来了重大变化,受两票制政策、重点监控目录、医保控费等多重政策因素影响,公司以前年度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南京万川、普德药业主要产品销量及价格不断下降,经营业绩大幅下滑。

上海华拓及南京万川的主营产品注射用磷酸肌酸钠属于《重点监控目录》所列20个产品之一。注射用磷酸肌酸钠原被列入17个省区地方医保目录,截至2020年5月底,已有11个省区将注射用磷酸肌酸钠调出地方医保目录。

随着各省重点监控目录的出台以及配套政策的执行、地方医保目录的调整,注射用磷酸肌酸钠销量呈现快速下降趋势。受此影响,公司注射用磷酸肌酸钠(莱博通)的销售量由2018年的929.95万克下降到2019年的714.50万克,同比下降23.17%;注射用磷酸肌酸钠(唯嘉能)的销售量由2018年的735.84万克下降到2019年的335.50万克,同比下降54.41%。

誉衡药业称早在三年前就意识到存在的问题,也在做相关布局,但因并购等问题频繁“爆雷”,产品老化、市场萎缩等多个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其布局的生物医药PD-1也已经处在竞争的红海。

誉衡药业表示,只能及时调整思路、收缩业务规模、聚焦业务转型,在确保公司平稳运营的前提下,尽量延缓现有产品市场份额下降的趋势,积极稳健地推动公司转型工作。

在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医保支付改革等倒逼整个行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市场留给像誉衡药业这样的企业转型时间已不多了。

博思雅管理咨询CEO王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合规压力升级,多个医改政策叠加,中国医药行业发展环境已经发生改变的情况下,未来药企应该聚焦核心业务或加速转型升级。此前,一直处于观望、未进行转型升级的企业淘汰赛将逐渐开始。

“企业必须进行研发投入,仿制药在带量采购等政策下,已经进入了微利时代,只有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才能适应市场发展,越早布局创新药和高端仿制药,后续优势将越能体现。”史立臣指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