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药企高管密集变动:行业生态变化倒逼企业组织变革

2020年07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姚煜岚 

随着新医改进入深水区,医药行业生存压力骤增,2020年上半年药企高管出现密集变动。

随着新医改进入深水区,医药行业生存压力骤增,2020年上半年药企高管出现密集变动。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在2019年营收超亿元的上市药企中,有68家企业高管层有所调整,涉及中国医药、复星医药、人福医药、海正药业、哈药股份、华润双鹤等多家知名药企。其中,6月份至今,已有近30位高管申请离职,其中5位年薪超百万。如华海药业7月3日发布公告称其公司副总裁张家艾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据华海药业2019年财报显示,张家艾税前薪酬为182.98万元,未持有公司股份。

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公布的关键节点,高管出现密集辞职,这让药企的发展问题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对此,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于往年同期,因为疫情缘故今年药企经营压力更大。“在业绩无法达标的情况下职业经理人容易出现一走了之的情况。目前医药行业改革进入深水期,企业需要有足够的定力去调整公司组织架构和人才结构,唯有拥抱变化才能抓住行业发展机遇。”

业绩承压

今年上半年,不少药企在市场环境变化和疫情冲击之下遭遇业绩跳水。

多家药企2020年一季报营收和利润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如人福医药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13.08%,净利润同比减少20.9%;复星医药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12.62%,净利润同比增长-18.97%;汉森制药公司主营收入同比增长-18.48%,净利率同比增长-8.15%。

值得注意的是,汉森制药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其营业收入为8.87亿,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74%,是五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在今年5月27日,汉森制药股价创7年以来历史新低,在任22年的公司董事刘令安辞职。

史立臣指出,此番人事变动和业绩目标的达成不及预期有直接关系。“药企管理人员的经营思维模式已经不适合现在医药企业的竞争状况。在变动时期,高管的决策能力和对于市场、政策的认知能力,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药企的生死存亡。如果公司高管无法突破原有思维定式,给公司业绩带来新的增长点,必然导致其黯然离场。”

带量采购政策的推行,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业绩。2019年医保准入谈判中,70个新增药品纳入医保乙类,价格平均降幅60.7%,另有27个原谈判药品续约成功,平均降幅26.4%。目前,第三批带量采购启动在即。此前,广东省已经完成首轮药店集采,首轮试点共有17家零售药店参与,报量金额超过1.1亿元,多个厂家以4+7中标价格甚至低于中标价向药店供货,药价平均降幅达61.2%。

随着集采常态化,药企为了保有市场份额,就不得不顺应薄利趋势,维持较低的价格水平。而在此过程中,直接的策略是降低销售费用,改变以往医药代表推广营销的战术,这也容易引起组织架构调整。

实际上,随着带量采购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不仅是国内药企,国际巨头也在着手调整架构,如辉瑞普强在近期拿掉首席运营官的位置,曾在百时美施贵宝任职主导“O药”在中国上市的赵萍转投基石药业担任大中华区总经理。

未来待解

按照目前的医药行业监管政策及行业发展趋势,医药行业的人才需求结构或将发生较大变化。

尚贤达猎头公司医药行业猎头顾问提出,未来医药研发类人才需求将显著增多。“2020年我国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CRO企业的快速发展和相应人才的大量扩充,同时尚贤达猎头公司近两年医药研发类的猎头职位分别有18%和21%的增幅,这些都反映了这一趋势。同时复合型高管管理人才需求也会增加,药企人员选拔将由重企业阅历和工作经验到对行业政策的观察力、战略眼光的综合考量。”

这种变化也从侧面反映了医药行业向更成熟的方向发展。根据荣正咨询发布的《中国企业家价值报告(2020)》显示,截至5月20日,医药生物行业已经成为市值仅次于银行的第二大行业。2019年A股上市公司高管最高年薪平均值达到147.17万元,较上一年上涨12%。其中,江西超过北上广深成为上市公司高管薪资均值最高的地区。而最高薪酬排行前10中医疗健康企业占三席,分别是迈瑞医疗、汤臣倍健、药明康德。

史立臣补充道:“高管密集离职背后更多的是药企在当下发展语境中的内在刚需。药企需要改变目前的人才应用模式,职业经理人应向职业合伙人转化。其主要特点就是合伙人按照《合伙协议》共同承担责任风险。职业合伙人是合伙创业的个人,与企业是合伙关系,企业提供创业平台、资源及股份,合伙人的事业就是创造价值、分享利益。”

在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具有与生俱来的合伙创业基因;在零售业,华润万家、苏果、永辉超市等企业,也在一线人员中推广全员合伙人机制;在餐饮行业,西贝、海底捞等,也或多或少地将合伙人的理念用于员工文化氛围的打造中;在物流行业,如德邦和顺丰等,通过员工合伙来扩大事业版图;此外,出身于传统制造业的海尔,也推出了具备合伙人机制精髓的小微生态圈。

目前药企主要的激励机制有业绩激励和股权激励,但激励对象不够明确,针对激励对象的权责界定也相对模糊。在药企建立合伙人制度有利于职业经理人掌握自己的命运,与企业形成背靠背的信任,实现股东与职业经理人团队的双赢。

此外,药企内部存在的系统性问题单凭职业经理人之力难以扭转,产品架构和管理模式问题必须依靠政策进行系统性改革。

在兴中猎头陈怡心看来,随着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高管的变化无疑体现出行业正从高速野蛮式增长换挡到中速重质化发展阶段,无论是高管还是药企决策层都需要调整好心态,健康稳定发展。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