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英美央行力推Libor“寿终正寝” 华尔街资管机构纠结“过渡方案”

2020年07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7月14日凌晨,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与纽约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在一场线上讨论会议均表示,在2021年底结束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计划不会延长。

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寿终正寝”,正变得不可避免。

7月14日凌晨,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与纽约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在一场线上讨论会议均表示,在2021年底结束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计划不会延长。

这令不少金融机构预期疫情导致Libor“寿命”延长的愿望彻底破灭。

贝利表示,尽管3月疫情全球扩散导致金融市场一度变得相当动荡,但与Libor相关的交易数据几乎全部消失,进一步增强金融监管部门放弃Libor的信心。

威廉姆斯则强调,Libor被替换的过渡工作正在迅速开展,各方需准备好应对脱离Libor的转变。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与Libor相关的金融交易规模持续缩水,但众多资管机构尚未做好Libor被替代的相关准备。

“仅在美国金融市场,从利率掉期产品到信贷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约200万亿美元金融产品与1.2万亿美元抵押贷款债券利率定价基准都与Libor挂钩,让我们如何贸然变更新的金融产品利率定价基准以替代Libor。”一家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利率产品交易主管向记者直言。目前他们最担心的是,若贸然替换Libor作为金融产品利率定价基准,可能触发固定收益类产品投资业绩“异动”,引发出资人问责压力。

在他看来,这也是华尔街众多资管机构一度期盼疫情能促使英美金融监管部门暂缓替代Libor进程,以便他们能有更宽裕的过渡时间进行固定收益类投资组合定价重估。

“目前而言,美联储与英国央行对此不会做出让步。”美银美林利率策略师Mark Cabana直言。

威廉姆斯甚至认定Libor是“不可靠的利率”,原因是银行提交的Libor报价主要是基于自身判断,而不是真实的数字,这令Libor利率依然容易受到操纵,在金融合同中使用Libor无疑增加了风险。

Mark Cabana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也在加快固定收益类金融产品定价基准与Libor脱钩的步伐,但他们的每一项过渡措施都格外小心,因为有些利率类产品将面临剧烈的定价重估,在当前疫情导致金融市场交易情绪多变的环境下,容易触发新的金融市场动荡,令他们承担额外的交易风险。

英美央行的底气

2012年起,Libor就因为银行操纵丑闻备受诟病。

当年6月,巴克莱银行(Barclays)同意向美国、英国银行监管机构支付4.55亿美元和解金,原因是美国与英国金融监管机构调查发现,自2005年起巴克莱银行“有系统地”企图操纵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Libor)和欧元区银行间拆借利率。

2015年,原瑞士银行、花旗银行交易员汤姆·哈耶斯因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一案罪名成立,被判14年监禁,成为全球因操纵Libor入狱的第一人。

“这背后,是因为全球金融市场逾300万亿美元金融合约的利率基准由Libor定价,且相当部分金融合约由西方国家大型银行签订执行,因此这些银行为了避免Libor定价异动触发自身信贷或衍生品业务遭遇巨亏,便利用其对Libor报价定价的话语权,合谋操纵Libor定价为己牟利。”上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利率产品交易主管向记者分析说。

这导致英美金融监管部门执意引入新的定价基准替代Libor。

2017年7月,英国央行决定到2021年底停止使用Libor进行报价作为金融产品利率定价基准,美联储则计划让Libor在2022年1月1日退出市场。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冲击,令华尔街金融机构纷纷猜测美联储与英国央行将推迟Libor替换进程。原因是3月疫情全球扩散导致美元荒状况出现,令整个金融市场利率定价大幅异动,因此他们认为近期美联储与英国央行可能选择“以稳为主”,通过延长Libor使用期限避免金融市场利率定价遭遇更剧烈的波动。

据透露,尽管疫情冲击导致美联储与英国央行不得不启动更大力度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恢复金融市场流动性与“引导”利率持续走低,但他们对Libor替换依然持强硬态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若Libor“寿命”延长,有可能在疫情持续冲击环境下触发更多Libor操纵事件,令金融市场信心再遭打击。

上周,全球监管机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发布最新报告警告称,鉴于众多金融合约将在2021年后到期,若英美金融监管部门不准备结束Libor,将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其中一项潜在负面冲击,就是华尔街大型银行继续借助对Libor报价定价的话语权,合谋操纵Libor价格避免自身巨额衍生品头寸亏损,留给金融市场巨大的争议。

在Mark Cabana看来,美联储与英国央行之所以敢于强硬落实Libor替换计划,另一个原因是疫情爆发以来,与Libor相关的金融交易规模持续缩水,令Libor在金融产品利率定价基准领域的影响力趋弱。

替代者尚未被市场全面接纳

随着Libor不可避免被替换,英美金融监管部门设定的替代品种能否尽快被金融市场接受,俨然成为一大问题。

目前,英国央行决定从7月起公布英镑隔夜指数平均利率(Sonia)的每日复合指数,以替代Libor并加快从Libor向Sonia转换的进程,美联储则引入基于美国国债回购市场实际交易利率的全新参考利率体系SOFR(隔夜担保融资利率)以取代Libor。

威廉姆斯表示,自3月美联储公布SOFR利率起,其表现相当不错,一是基于SOFR比Libor拥有更高的金融资产交易量,它更能代表市场资金供需最新变化状况,且不易遭受操纵,二是SOFR利率报价在参考汇率指数波动方面具有很高的弹性,三是在疫情引发金融市场剧烈动荡期间,纽约联储银行公布的各种隔夜有担保、无担保融资利率均和市场同步变动,表明SORF参考利率的市场价值。

记者了解到,当前美国财政部已着手研究发行与SOFR参考利率挂钩的美国国债。与此同时,美国两大房地产抵押贷款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与房地美(Freddie Mac)计划在下半年停止接受基于Libor的抵押贷款,转而接受基于SOFR的可调利率抵押贷款。

相比而言,华尔街资管机构对替换Libor的准备工作则慢了一拍。

对冲基金Axi Trader利率交易员James Hughes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尚未打算将金融产品利率定价基准脱钩Libor,因为今年的利率产品定价基准与业绩参考基准都是与Libor挂钩,且相关固定收益类投资组合的净值计算也与Libor挂钩,一旦中途变更新的参考利率以替代Libor,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资产重估定价混乱。此外他们发现中途变更参考利率会引发不小的沟通成本——因为很多出资人的资产配置收益模型也是以Libor作为定价基准,他们只要不更变参考利率,就会导致资管机构“寸步难行”。

“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担心贸然变更新的参考利率以替代Libor,可能触发大量固定收益类资产价格异动,触发程序化交易模型自动抛售资产,增加额外的交易损失风险。”他指出。因此他认为美联储若要引导华尔街众多资管机构顺利完成Libor替换工作,一是制定前瞻性SOFR汇率波动指引,以便资管机构能预判SOFR波动趋势而更有效地开展资产重估定价,逐步摆脱Libor;二是通过替代存款利率委员会(Alternative Reference Rates Committee)发布相关操作指引,对Libor向SOFR过渡期间所遗留的各类金融合同价差调整问题提供相关的指导建议。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