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在线学习服务师登场:千万大学毕业生拥抱新职业

2020年07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王鑫 

在线学习服务师成为9个新职业之一,尽管刚刚兴起,但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招聘岗位。在2020年春招季,一些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了万人招聘计划,辅导老师在其中占相当比重。

2015年3月,刘芳进入了一家在线教育机构VIPKID。当时,VIPKID刚刚上线半年多时间,但因在教育行业率先推出北美外教一对一教学,迅速在业界上掀起了一股热潮。

刘芳成为VIPKID的第一位辅导老师,她的工作职责包括为学员排课,帮助选外教,了解学员学情并针对性辅导等。当时,不仅刘芳本人,即使在整个教育培训行业,辅导老师都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她们既不是授课教师,又不同于客服,对于工作职责,更多人愿意简单描述为“服务”。

几乎与刘芳同时,杜炳霏成为学而思网校的一名班主任老师,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当时,在线直播大班网课模式兴起,动辄几千人在线的大班网课,更需要采取“双师”模式进行个性化辅导,班主任老师成为在线教育的标配。

7月6日,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其中包括在线学习服务师,这是指运用数字化学习平台(工具),为学习者提供个性、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人员。

一名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他估计行业内在线学习服务师的规模已达千万人。

招聘季,在线教育机构掀起了一股招聘辅导老师的旋风,一些头部机构的招聘规模预计高达万人。但K12在线教育辅导老师也被认为是大学毕业生的“血汗工厂”,被贴上了熬夜加班、工作繁琐、收入低等标签。对于广大大学毕业生来说,这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新职业?

主要职责是服务

刘芳以前的工作是在线下教育机构做规划师,也就是帮家长为学员做课程规划,这与她现在的工作有些类似。不同的是,在线教学环境下,辅导老师事实上成了家长、学员与教育机构之间的桥梁。

“孩子报名以后,我们会通过观看孩子的试听课视频,与家长沟通等方式,一方面给家长介绍课程,另一方面给孩子的英语水平定级,并根据目前的水平和时间安排介绍外教。”刘芳说。

在学员学习过程中,辅导老师也需要观看上课视频掌握学生学情。“学生有哪些亮点值得鼓励,出现哪些问题需要克服,都得和家长或学生本人沟通。”刘芳介绍,平均下来每名学员每个月要沟通一次。

这是一个服务性很强的职业,当出现软件升级不知道怎么操作,想给孩子换个老师或不同级别的课程时,家长都会来找辅导老师。家长投诉对辅导老师的考核也极为关键,关系着是否会被罚绩效,甚至被换班。

杜炳霏也介绍,她会与学员一起跟班上课。“毕竟主讲老师面对的学员很多,无法照顾到每个学员,如果上课时我能够多与学员互动,学习体验会很不一样。”

刘芳目前辅导的学员人数在300人左右,有很多学员已经带了四五年,甚至孩子小升初要注意什么事项,要不要去国外读高中这样的问题,家长也会咨询辅导老师的意见。

作为在线教育班主任老师,杜炳霏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她下午1点半上班,晚上9点半下班。“因为很大部分工作内容是与家长沟通,而晚上是家长最空闲的时候。”白天除了跟班上课,她还要参加集体备课。

目前正是K12机构的教学空档期,春季班已经结束,暑假班还没开始,但班主任老师却没闲着。

“我们会和暑期班学员一对一视频交流,了解他们关注什么,提前熟悉,这样的交流更有温度。”杜炳霏说。

需要在晚上工作,又要与孩子打成一片,杜炳霏说,也许这正适合“95后”的生活习惯。杜炳霏1995年出生,在同事中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班主任老师了。

这是个琐碎的工作,刘芳一方面要学习公司的各种新课程,另一方面要和家长保持频繁沟通。“及时回复家长的问题非常重要,会让家长觉得有安全和满意感,所以我们对回复及时率有要求,即使是周末也要保证,因为家长平时上班比较忙,周末是他们有空闲与老师交流的时候。”

“95后”的新选择

尽管刚刚兴起,但在线学习服务师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招聘岗位。在2020年春招季,一些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了万人招聘计划,辅导老师在其中占相当比重。

麦可思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最大的行业类是教育业,就业比例达15.9%。具体来看,在“教育业”的就业增长主要是“民办中小学及教辅机构”,就业比例达7.6%,且较2017届增长了20.6%。

毕业生涌入教育培训行业的趋势还将继续。麦可思研究院报告显示,教育培训人员位列2019届本科毕业生社会需求量较大的职业的第9位,在它前面,除了教师只有文员、会计、互联网开发人员这样各行业都需要的职业。

在线教育相比于普通教师的职业优势也已经体现出来。长期以来,教师在社会公众中的印象都是工作稳定但收入不高。根据麦可思研究院的调查,2016届本科毕业生从事的三年后月收入较低的职业类中,中小学教育排在第二位,月收入只有5918元,比全国本科平均月收入少1963元。比中小学教育收入还低的是幼儿与学前教育,月收入只有5669元。

不过,在2019届本科毕业生从事的半年后月收入较高的前50位职业中,出现了在线教育讲师这个职业,月收入为5730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90元。在前几届统计中,这个职业从未上榜,也或许因为没有足够的样本数量而未被统计。

在线教育辅导老师迅速得到大学毕业生的热捧,除了招聘规模较大,还与其招聘条件有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学而思网校、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招聘的大量辅导老师岗位,全部不限专业。这无疑大大提高了辅导老师在招聘市场的“渗透率”。

此外,这些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完成了在新一线城市或二线城市的布局,招聘的辅导老师也主要布局在武汉、郑州、南京、合肥、杭州、石家庄、太原、南昌等城市。这些城市的生活成本相比于一线城市较低,但生活舒适度和未来职业发展空间良好,对于“95后”毕业生是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水涨船高之下,头部公司的招聘门槛已经提高了。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今年6月公开介绍,“今年我们校招辅导老师时,只招大学前20%的学生,并且很多时候我们的面试通过率只有10%。”学而思网校在招聘时则已经不设固定通过率。

新职业能否长期稳定

“太累了,感觉身体吃不消。”几天前王炫(化名)从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离职了。她在去年春天上大四时,通过校园春招到这家机构做辅导老师。

陈向东今年6月时也曾公开表示,“行业中都知道跟谁学的辅导老师是最奋斗、最拼搏的,不少报道中都用‘见过夜里12点的西二旗’形容。为什么我们的辅导老师是最拼的辅导老师?对于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第一年工作做得好,年薪肯定不止10万,我们做得最好的辅导老师,一个月能拿到4万块钱。”

“对于刚刚工作的毕业生来说,辅导老师的收入确实可以,只要你愿意拼,会搞销售,工资不会低。”王炫说。其中的关键在于续报率这个考核指标,也就是辅导老师的学员有多少续报了以后的课程。

但她觉得,自己曾经工作的机构对毕业生并不友好。“机构往往把暑假、寒假特价班的学员分配给新入职的辅导老师,这些家长的续报意愿并不强。”

在日趋激烈的行业竞争下,头部K12在线教育机构将特价课从49元下调到了9元,亏损售课的目的,是为了留住报名学员完成续报。“但9元的超低价格下,很多家长只是体验一下,并不愿意续报正价课。”王炫说。

这也体现了在线学习服务师身份的复杂性,他们不仅进行教学,提供服务,还有一定的市场职能。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在线学习服务师这个新职业能否稳定、长期存在,还有赖于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以往开展电化教育时,也催生了专门从事相关业务的人,但最终没能固定成为一个职业。”

他认为,人社部等部门推出在线学习服务师这个新职业,更多是在目前的就业形势下,引导就业的方向。

近年来国家推动在线教育规范发展,一个问题随即出现。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要求,从事语文、数学、英语、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人员应当具有国家规定的相应教师资格。但这是否应该包括辅导教师?

在线学习服务师这个全新名称的提出,或将把辅导老师确定为教师之外的独立岗位。储朝晖也认为,“如果这个新职业不能稳定下来,也没办法要求从业人员考取相关资质,至于能否针对在线学习服务师制定专门的从业资质标准,更需要一个过程。”

刘芳告诉记者,她希望在辅导老师岗位上一直做下去,并没觉得自己要比作为主讲教师的那些北美外教低一等,而只是角色不同。“我觉得应该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谁擅长什么就去做什么。”

“刚入职时,因为自己年轻,主讲老师是自己的前辈,心里确实觉得自己不如主讲老师。但现在,我觉得班主任老师与主讲老师的价值不能直接对比,我现在很自信,因为很多孩子是因为喜欢班主任老师而留下来继续学习。”杜炳霏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