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上半年金融业增加值占比被动升至9.3% 增量动力来自股票交易放量

2020年07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从长远看,随着中国储蓄率下降、直接融资的发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力度加大,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总体上也将趋于下降。

7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二季度和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核算结果。核算数据显示,二季度实现金融业增加值2.09万亿,同比增速为7.2%。这一增速相比一季度有所回升,同时高于同期GDP增速4个百分点。

根据Wind数据计算显示,今年上半年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9.3%。

记者采访了解到,金融业增加值增速回升主要因为二季度股票交易放量影响。上半年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主要因为疫情防控特殊背景下不少行业增加值收缩,由此造成金融业增加值占比被动放大。短期内,随着其他行业持续恢复运行,金融业占比将有所下降。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课题组去年发布的一篇报告表示,从长远看,随着中国储蓄率下降、直接融资的发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力度加大,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总体上也将趋于下降。

股票交易放量推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年金融业增速高点出现在2014-2015年。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各季度同比增速均超过14%,其中2015年二季度增速达到19.5%。2016年季度同比增速出现下滑,至当年四季度达到2.6%的低点,此后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增速波动回升至6%左右。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增速为7.2%,相比一季度回升1.2个百分点,是2019年三季度以来的高点。

沪上某中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这与去杠杆的政策节奏和力度调整有关。前两年去杠杆力度比较大给金融业带来一定压力;今年稳增长压力加大,金融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实体部门的杠杆率回升,体现为金融业增加值增长。

“现在实体经济景气度较低,工业制造业盈利增速下降,更多的盈利集中到金融行业也可能是一个原因。”前述券商固收分析师表示。

根据统计核算方法,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主要依据相关指标进行推算。具体而言,统计核算时将金融业分为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三类,分别以人民币存贷款余额增速、股票交易额增速和保费收入增速为相关指标对季度金融业增加值进行推算。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保险业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位于55.0%及以上,景气指数较高。具体来看,二季度银行业贷款增速及保险业保费收入增速相对平稳,金融业增加值主要由股票交易放量推动。

央行数据显示,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65.2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增速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总体上来讲银行业也有变化,但这个量波动不是特别大,金融业增加值的剧烈波动主要来自于股票的成交量。”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

股票方面,Wind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股票交易总额为39万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0%,而去年同期的增速仅为14%。

占比被动上升

所谓“金融业增加值”,是指国民经济体系中的金融部门在一定时期内通过提供金融服务创造的国民财富价值总量。和其他行业一样,金融业增加值同样为国民经济创造GDP。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金融业增加值4.23万亿,同比增长6.6%。从国民经济11个大类行业来看,这一增速仅低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4.5%)。这可能因为疫情影响之下,很多行业“停摆”,但信息业、金融业很多业务可以通过网络办理,影响相对较小。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统计司司长杜希双表示,服务业预期不断改善。6月份,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4%,高于上月1.1个百分点。在调查的21个行业中,有15个行业商务活动指数高于临界点。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处于59.0%及以上,业务量有所加大。

在多数行业增加值下降的背景下,金融业增加值占比被动放大。根据Wind数据计算显示,今年上半年金融业增加值4.23万亿,占GDP的比重为9.3%。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上半年金融体系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尤其是银行业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上半年信贷、社融增速在13%左右,远远超过GDP增速,所以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出现上升。

拉长时间看,改革开放以来,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总体呈上升趋势,至2015年达到峰值(8.4%)。2016-2018年连续三年下降至7.7%,累计下降了0.7个百分点,不过2019年占比回升至7.8%。今年上半年在多数行业增加值下降后,金融业占比大幅攀升。

近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超过了部分欧美发达国家,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去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课题组发表《我国金融业增加值规模较大的原因和效果》一文称,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在国际上仍处于较高水平。这种偏高与我国经济结构特点和发展阶段有关。

文章指出三个原因:一是储蓄率高,金融机构将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规模大。

二是中国金融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金融机构在其中承担的风险多,提供的服务也多,由此带来较多的金融业增加值。三是,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时未考虑潜在的损失,因而存在高估的可能。

“近些年来我国金融业的高增长是在工业企业盈利下滑的情况下发生的,金融业发展速度可能超出了实体经济承受能力,需要谨防金融空转和泡沫风险。”前述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金融可持续发展尤为重要,这意味着需要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继续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促使金融业回归本源,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