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中央深改委强调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 工业互联网落地提速

2020年07月0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 

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2018-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分别为1.42万亿元、2.13万亿元,占GDP比重分别为1.5%、2.2%。预计今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规模将达3.1万亿元,占GDP比重提升为2.9%。

工业互联网创新再提速。

6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等文件,要求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加快制造业生产方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变革,夯实融合发展的基础支撑,健全法律法规,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

“《指导意见》的审议通过有助于作为关键基础设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的加速,对于工业数据、知识和智慧的沉淀、复用及重构具有重要意义。”7月1日,北大纵横特聘合伙人、中视福格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允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在有助于向下挖掘、承接更多产品装备及业务数据的同时还有助于向上支撑、赋能更优的应用程序开发及升级。

政策持续加码

这并不是第一次将加快工业互联网建设写进政府文件里。

2015年以来,国家各个层面密集出台政策,大力支持和发展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式发展,将工业互联网放在了支撑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位置上;2017年11月,国务院有关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发布,拉开了我国工业互联网建设的大幕;2018年,工信部先后密集出台《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8年工作计划》《工业互联网App培育工程方案(2018-2020年)等指导性政策。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具有正外部性,在行业加速发展的同时亦有助于企业的降本增效并有望实现进一步的良性循环。”李允洲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这种情况下,对于国内制造业企业的升级迭代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因此政策持续加码。

此前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CEO贺东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工业互联网,在“互联网+工业”的基础上充分理解工业客户的应用场景和需求痛点,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在新基建风口下,工业互联网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疫情影响下工业互联网依旧是增长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也倒逼更多的制造业认识到以“云、大数据、5G、AI等IT技术构成的工业互联网技术对于企业复工复产的重要性。

“由于疫情,不少企业开始关注智能化、互联化改造升级,我们的订单也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树根互联品牌中心总经理骆凌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限制了人员流动,制造业企业开始意识到在线化、网络化、智能化运营的重要性。

骆凌雯介绍称,自今年3月全国开始逐步复产复工,树根互联基于根云平台中40多万工程机械设备开工率等数据,生成“工程机械指数”,准确反映了各地工程设备开工数据,并向主管部门报送,为全国复工计划的推进及疫情期间的宏观经济分析提供有效参考。

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2018-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分别为1.42万亿元、2.13万亿元,占GDP比重分别为1.5%、2.2%。预计今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规模将达3.1万亿元,占GDP比重提升为2.9%。

重构商业模式

自去年6月工信部正式发放5G牌照以来,最近一年的时间里5G商用步伐不断加快。随着我国5G在今年实现规模商用,工业互联网有望实现快速落地。

近期如格力、海尔、富士康等传统制造业巨头的“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5G示范性项目密集落地。

李允洲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尤其是5G技术所具有的高速率、高容量和低延迟等特点,有助于保障工业互联网用户与工业设备之间、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联互通及连接稳定,也有助于工业互联网形成更多功能以及更强大的应用,从而推动工业互联网的加速发展。”

“这也使得工业互联网的生态圈更加的完整。5G的嫁接实际上是拓宽了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开拓了聚集到工业领域的一个新方向。例如去年由三一、华为、中国移动等联合打造的全球第一台5G遥控挖掘机,使得遥控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挖掘机成为可能。”骆凌雯如此表示。

骆凌雯认为,工业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生态圈,目前无论是平台,抑或是软件、设备等服务商,均基于各自的优势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工业互联网的落地实施还需要更多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参与进来。“实际落地靠的是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认知,从车间级局域网连接的传统观念中跳脱出来,能够将工业互联网的建模与数据分析做更高层次的应用。”

以树根互联根云平台服务过的一家企业为例,其作为电动车锂电池的生产厂商,通过分析出厂锂电池定位、运行效率等数据,最终发现其重度用户市场并非个人消费类的电动车客户,而是为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的物流快递企业,并以此调整了经营战略。

“更重要的是,此后这家企业通过与上下游的物流快递车生产厂商、第三方融资租赁机构合作,这家企业重构新的商业模式从卖产品转成新运力平台,共同服务物流快递企业。同时,该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的经营成本也得到降低。”在骆凌雯眼里,共享经济与商业模式的重构,这是工业互联网核心的价值所在。

不过,眼下工业互联网平台在迎来高速发展期的同时,仍旧面临着工控设备之间的网络协议、设备接口等底层通讯不统一问题。对此,国金证券指出,工业互联网加速推进的前提在于加速推进自动化生产能力,并解决工控设备之间的网络协议、设备接口等底层通讯不统一问题,下半年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项目的密集释放也将一定程度进一步提升工控需求。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