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富力回A止步 H股全流通 能否化解高负债之忧?

2020年07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晓玲,曹安浔 

7月15日,华南五虎之首——富力的H股全流通计划获批,境内的63.15%股份将转至港交所上市,实现全流通,这是又一家受益于全流通政策的企业。

2019年底开启的H股全流通政策,让富力的资本之路意外迎来转机。

7月15日,华南五虎之首——富力的H股全流通计划获批,境内的63.15%股份将转至港交所上市,实现全流通,这是又一家受益于全流通政策的企业。

但与此同时,富力也放弃了A股的IPO排队之路,终止了申请。这意味着,富力筹划多年的A+H策略宣告搁置。

H股的全流通有助于富力的融资通畅,但这对富力连年高企的净负债率而言,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尚不得而知。

在今年房企融资仍收紧,又面临偿债高峰的背景下,所有房企都将“销售至上,现金为王”,然而今年上半年,富力权益销售510亿,仅完成年度目标的34%,下半年仍需加大销售力度,以获得足够的偿债、营运资金,缓解现金流的压力。

H股全流通的机会

在上交所门口兜兜转转13年后,富力还是放弃了。

7月15日,富力地产公告称,H股全流通计划申请获证监会批准。富力可以将约22.07亿股、占总股本63.15%的境内未上市股份转换为境外上市股份,在港交所上市流通,这项批准自7月9日起12个月内有效。

此前,7月10日,富力的名字出现证监会发布的《2020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7月9日已终止审查,“终止审查”前,富力在IPO排队表中位列第四位。

富力的资本之路命途多舛。13年前,已在香港上市的富力属意“回A”、登陆上交所,形成“A+H”的架构。

最早于2007年披露的招股书中,富力向上交所申请在A股发行4.5亿股,将所得资金用于发展内地物业,同时拓展新的融资渠道,缓解资金流动性压力。

但2008-2009年,房地产市场过热,不少房企在资本市场融资后高价拿地,因此证监会开始放缓房企IPO审批进度,此后数年,房地产公司资本市场再融资一直受限。

2015年初,证监会明确,房企在资本市场再融资不再需要国土资源部门意见,似乎稍微放松。同年6月,富力宣布重新启动A股上市申请,拟发行10.8亿新股,募集350亿资金。

此后几年富力一直在IPO排队中。但5年后,富力还是终止了这一事项。

从2007年开始布局,其间多次延期、中止,到如今的“终止审查”,富力13年回A征途止步。

市场消息认为,这是富力主动申请终止。证监会文件显示,在2020年2月,富力便提交了H股全流通的申请材料,3月份正式受理,这从侧面说明,富力很早就在做两手准备了。

这是一场新政春风引来的约会。作为2019年11月开启的改革,H股全流通政策落地后,采用H股架构上市的内地公司,原不能在港交所流通的内资股得以全部上市流通。

显然,此举将打破H股内资股股东与港股流通股股东“同股同权却不同利”不公现象,同时,企业的融资成本、估值、流动性等也将大大提升。

安信证券天津分公司投资顾问负责人祁泽金认为,H股全流通计划获得批准对富力来说是重大利好,可以降低融资成本、缓解偿债压力,变现能力也会有所提升。

中原失鹿,群雄共逐之。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地产、物业公司闻风而动,尝鲜“H股全流通”。近两个月,富力之外,还有蓝光发展子公司蓝光嘉宝服务、雅居乐雅生活的H股全流通计划获批,首创置业申请H股全流通计划也正在受理。

富力往何处去?

能够再度奔赴港交所,实现股份全流通,对富力来说,可谓“雪中送炭”。

近年,由于接连踏错风口、又吞下万达酒店,曾为华南五虎之首的富力2019年已经跌出TOP20,且净负债率始终偏高。2015年以来,富力净负债率持续在100%以上,2019年末更接近200%。

亿翰智库数据显示,富力2019 年末的净负债率上升14.8个百分点增至 198.9%(行业均值的近两倍),存在长期偿债压力。现金短债比降至 0.6 倍,货币资金无法完全覆盖短期有息负债。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富力地产的负债规模达到3518亿,流动负债2245亿,短期负债828亿,而富力地产账面的货币资金只有337亿,资金无法覆盖短期债务,且现金流连续七年告负。

富力也意识到降负债的紧迫性,2019年下半年便暂停拿地。富力联席董事长李思廉表示,希望通过加快销售速度,以及平稳买地的方式,将负债率慢慢下降。

2020年以来,富力已有多次融资,总额超过200亿。5月19日,富力地产100亿小公募公司债券在深交所提交注册,用于偿还或回售2020年到期的7只债券。

H股全流通后,将有助于富力获得新的融资。祈泽金表示,在A股上市融资渠道更多,依然会有不少优质的企业坚持等待回A,但因为内地监管要求等因素,等待时间较长,对于富力这样急需资金的企业来说,在H股全流通股份能更快地融到资金。

富力早已通过资本市场找钱。2019年12月,富力配售2.73亿股新H股,共募集资金37.35亿港元,用以偿还海外债务。

作为行业唯一的“双老板”制公司,富力由李思廉和张力共同持有相近比例的股份,但两人在近年来运营这家公司时似乎精力有所分散。

富力之外,两人也皆有自己的其他平台和事业。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销售额仅为119.6亿的实地地产拟赴港上市,实地是张力的儿子张量所有。

实地招股说明书显示,98家关联公司中,有不少跟富力有关,其中,广州天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近三年分别贡献了1.084亿元、0.2548亿元、0.1664亿元营收。

两位老板还把目光放到了物业公司上。去年底至今,正是物业股股价热火朝天之时,富力进行了一系列关联交易,将旗下多个物业公司出售给李思廉、张力。

2019年12月底至今,富力先后将大同恒富物业、天津华信物业、广州天力物业全部股份出售给了李思廉及张力分别持股50%的富星投资,前两家物业公司均作价500万元。而主要负责承接富力物业管理业务的天力物业仅作价3亿元,估值不到6倍市盈率。

银河联昌证券表示,3亿元的作价,如果按富力物业管理2019年业绩来算大概约6倍的市盈率,与目前市场的平均市盈率约23倍相差颇大,其认为该交易损害小股东的利益,且引起市场对富力公司管治的忧虑。

眼下对富力而言最要的仍然是流动性问题。亿翰智库认为,随着行业形势的严峻,富力未来需调整负债结构,保持稳健,降低流动性风险尤为重要。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