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18+8战投”政策“刹车”早有迹象 57家上市公司再融资方案或需调整

2020年07月2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本报记者从投行、投资机构等人士处了解到,采用“18+8战投”定增模式的企业中,多数项目面临撤材料或修改方案。

采用锁定期为18个月、以基准日股价的8折锁价引入战略投资者方案(以下简称“18+8战投”方案)进行再融资的上市公司,迎来密集的方案修订潮。

7月22日晚,“定增新规战投第一单”凯莱英修订了再融资方案,将锁价引入战投方式修改为询价定增,认购对象也由高瓴资本“唯一认购”修改成“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在此之前,凯莱英对于“高瓴资本是否能被认定为战略投资者”已经展开了细致的论证。

7月23日,凯莱英低开逾4%,但随后跌幅收窄,结合当天收盘,凯莱英上涨0.78%。

这一信号,让不少市场人士大呼“投资风向变化”“18+8战投被按暂停键”。

事实上,早在6月初,九强生物、中成股份调整再融资方案,战略投资人自愿延长锁定期至36个月时,市场就已嗅到了如今的局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报道《A股再融资再起波澜:锁定期延长审批更快?认购对象“自愿”锁三年引争议》,曾透露,上市公司宣布战投锁定期变更是与监管部门沟通后的结果。

凯莱英定增生变再度引发市场哗然。

7月23日,华南一名中型券商投行人士也向记者确认:“是有窗口指导”“之前我们就感觉不对,改竞价了”。

早在7月13日晚,康辰药业、药石科技分别撤回了公司2月下旬、4月中下旬发布的“18+8战投”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图徐晖

企业密集改方案

凯莱英的遭遇只是“18+8战投”政策生变的一角。

早在7月13日晚,康辰药业、药石科技分别撤回了公司2月下旬、4月中下旬发布的“18+8战投”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

二者的终止原因均是“监管政策及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与公司目前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内外部因素后做出的审慎决策”。

同时,两家公司又同时发布了新的定增预案,其中,药石科技的发行方式从锁价定增调整为锁定期6个月的询价定增,发行对象由终止方案的“兴全基金”调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康辰药业的发行对象从“王锡娟、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调整为“王锡娟和CBC投资(康桥资本控制的康桥四期美元基金的全资孙公司)”,锁定期从18个月延长至36个月。

不过,彼时由于“员工持股计划”“公募基金”等能否与上市公司产生战略协同性存在一定的争议,这两家企业方案的变更并没有在市场上引发较大波澜。

近日,凯莱英、欧菲光等企业定增方案的调整,引发了巨大争议。

7月22日晚,欧菲光也调整早前发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同样是将锁价定增修改为询价定增,发行对象从“包括建投集团和合肥合屏在内的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修改为“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锁定期为6个月。

“高瓴对于凯莱英,建设集团对于欧菲光而言,是有比较强的战略协同意义的,这两家企业的方案也被打回来,风险肯定变了。”华南一家产业基金人士表示。

随着上述企业密集进入方案调整阶段,不少上市公司的再融资大概率也将面临变数。

Wind数据显示,再融资新规发布以来,已有617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再融资预案,其中处于正常审核状态,定增目的为“引入战略投资者”,且采用“18+8战投”方式的企业高达57家,其中涉及腾讯、阿里等多家大型企业。

而在这轮定增潮中,高瓴资本极为踊跃,除了凯莱英之外,高瓴资本还拟耗资约3.93亿元参与凯利泰的定增,锁定期也是18个月;拟斥资约100亿元入局宁德时代定增、拟包揽健康元21.73亿元定增、拟参与广联达锁定期为18个月的定增、拟斥资6.45亿元认购国瓷材料定增发行股票。

“18+8战投”定增的争议

本报记者从投行、投资机构等人士处了解到,采用“18+8战投”定增模式的企业中,多数项目面临撤材料或修改方案。

而已经提前将锁定期延长至36个月的九强生物、中成股份,再融资方案相继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

7月20日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的宁波港再融资项目,采用的虽然也是锁价定增,但发行价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九折”,锁定期为36个月。

种种迹象显示,关于再融资中“18+8战投”政策的监管风向已大变,随之而来的市场争议也四起。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监管风向变化或对市场预期造成一定干扰。

从前述案例来看,大多数企业修改再融资方案主要从两方面出发,一方面是延长锁定期,另一方面则是将锁价发行调整为6个月锁定期的竞价发行。

华南地区另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指出:“竞价发行看起来公平,但是会损失真正的长线投资人,尤其是引入国有资金、保险资金,价格不锁住流程没法过,这是一个市场效率问题。”

“定价发行是一个很好的制度,但是条件放得太宽了,造成市场无法区分‘以投机为目的的定价发行’和‘以投资为目的的定价发行’,才出现今天的局面。”前述负责人补充道。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指出:“再融资规则如果确实不合理,那也应该要调整,但是应该在制订规则时慎重,而不该在规则出台后打补丁,更不该退到窗口指导。”

在王骥跃看来,对于战投锁价发行,董事会基准日打8折锁36个月更合理些,用长期持股来确定战略投资者身份,比去认定资金性质或是否有实际产业扶持更靠谱。战略投资者应该是个通行概念,不应该因再融资和IPO品种不同而有差异,符合科创板创业板战投标准却不符合再融资战投标准,是不合理的。

“上市公司发展,可能需要产业链上下游的产业资本的战略投资,也可能需要专注于行业的金融资本或PE资本的投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投资当然是战略投资,而高瓴资本这样的也可以是战略投资者。”王骥跃补充表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