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高风险股权投资包装成低风险固收产品 诺亚财富5亿私募产品踩雷始末

2020年07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一位参与销售此产品的前诺亚理财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款产品在销售时对理财师和客户确实都称其为类固收类产品,并未表明这是股权并购基金,对于具体的产品结构,以及关于优先、夹层、劣后出资金额和比例也是全然不知,理财师只是从区域经理处拿到名额和指标,就对客户行推荐。

7月1日,誉衡药业(002437.SZ)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所持部分公司股份司法拍卖过户完成的公告》,因债务违约于今年6月完成拍卖的1.05亿股公司股票已正式完成过户登记。

但对诺亚财富的投资人来说,这还远远称不上是一个好消息。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诺亚旗下子公司诺亚正行销售的一款私募基金出现逾期,这款私募基金名为创世安霖二号私募投资基金,成立于2017年4月,期限3年,应于2020年4月到期,其债务人就是誉衡药业的控股股东,誉衡集团。

但据该私募基金投资人表示,2018年8月份之后,该基金的兑付已经不正常,2019年更是一次都没有兑付过,但诺亚一直未对投资人告知真实情况,直到2020年3月20日,诺亚召开投资人说明会,投资人才知晓誉衡集团已经完全丧失流动性,该产品进入了无限期的逾期状态。

但对“踩雷”的数百名投资人而言,令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这款产品在对投资人进行宣传销售时,一直被当作低风险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其出现在诺亚APP中的类别也是固定收益类。直到2020年3月,诺亚与投资人的沟通会上,投资人才被告知这是一款高风险的股权并购基金。诺亚财富之后将该产品移出了类固收类别,并在后台更改了该款基金的名称和产品信息。

此外,多位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一直不知情,诺亚发行的该款基金属于中间级,优先级为出资30.6亿元的渤海银行,远超中间级和劣后级的金额,这导致诺亚即使赢了官司也并没有优先处置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产品违约事件向诺亚财富求证,诺亚财富官方回函表示,自基金遭遇风险,公司立即采取行动,积极通过多方途径包括法律诉讼要求誉衡集团履行责任,截止到目前,基金累计向投资人进行收益预分配的款项约为基金初始投资款的14.57%。而在未来,诺亚将继续履行管理人职责,尽全力继续推动基金退出。目前对风险资产处置需要以时间换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就此事向渤海银行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渤海银行尚未对此事对记者进行回复。

缘何爆雷?

从2019年起,诺亚似乎就频频因踩雷进入市场视野,承兴国际34亿踩雷风波未平,2020年3月又爆出踩雷口袋科技,间隔不过一月,4月又踩雷誉衡集团。

此次,诺亚财富缘何踩雷?

一切源于2017年,昔日黑龙江首富朱吉满主导誉衡集团进行的一起并购案。

2017年5月10日,信邦制药公告称,其实控人张观福将以每股8.424元价格,将其所持信邦制药约3.59亿股股份,出售给誉衡药业实控人朱吉满、白莉惠夫妇,交易总价约30亿元。

而并购所需的资金则来源于誉衡药业实控人夫妇为主筹集的并购基金。资料显示,该并购基金整体规模为46.6亿元,其中由渤海银行通过华西证券设立华西证券汇智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参与优先级投资,出资总计30.6亿元;共青城磐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与中间级,出资8亿元,其中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出资5亿元,北京磐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磐晟磐瀚投资基金一号出资3亿元。作为实控人出资方,上海乾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参与劣后级,出资8亿元,上海乾临是誉衡集团全资子公司。并购基金再通过信托通道,成立单一信托计划最后放款给哈尔滨誉衡集团。

这意味着,誉衡集团自己只出了8亿元,放大了近5倍杠杆,拿到了渤海银行、诺亚和磐晟共38.6亿元资金,而这起并购只花了30亿元左右,剩下的资金流向哪里,并不得而知。

一方是黑龙江首富,有名的“并购狂人”,一方是旗下拥有贵州8家医院的上市公司,这在诺亚理财经理对投资人宣传时,是低风险、前景看好的强强联合。

但诺亚财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受国际国内宏观形势及去杠杆政策深入实施的影响,A股市场大幅下挫,誉衡集团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导致其产生流动性危机。

事实也确实如此,收购之后,信邦制药股价经历短暂上涨后就开始一路下跌。2017年6月3日,信邦制药股价达到9.83元/股的高点后,就一路向下,截至7月3日收盘股价为4.56元/股。誉衡药业在2017年6月股价约在7元/股,截至7月3日收盘股价为3.32元/股。

而因为股价的下跌,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各债权人在触发违约条款后纷纷对誉衡集团持有的各项资产进行了司法冻结等保全措施。2018年誉衡药业三次遭遇质押强制平仓,2019年以来,誉衡药业股权已三次司法拍卖成交。

而对规模46.6亿元的并购基金而言,其风控措施中,一共质押了约3.587亿股信邦制药股票,约1.509亿股誉衡药业股票以及现金约1843万元。以目前股价计算,质押股票金额约为20亿元,尚不能覆盖优先级渤海银行的30.6亿元融资额,诺亚作为中间级更显被动。

而关于后续处置方案和可能结果,在记者获得的一份2020年3月20日誉衡并购基金投资者会议纪要中,诺亚对投资人表示,目前诉讼案件需积极推进判决及资产处置,较为理想的状况是誉衡集团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注入现金流,提升公司市值进而偿还并购基金的资金。而最坏的结果是,誉衡集团流动性短期内没有改善,契约基金延期,投资人继续持有基金份额,磐晖长期持有公司债权。

但投资人担心的是,即使今后誉衡集团质押股票股价上涨,如果作为优先级的渤海银行在股价足以覆盖优先级的金额时就处置了抵押物,中间级的资金就无法拿回。

是否存流程瑕疵?

对股权投资来说,本属于高风险投资。但投资人表示,诺亚在销售时一直将其当作固定收益类产品销售。并且在产品说明上,其收益兑付也有明确的描述,根据其投资认购金额,按照100万-300万,300万-1000万,1000万以上分为三个档,对应的第一年起始收益分别为9.3%,9.8%,10.3%,此后每年收益递增0.5%。具备明显的固定收益类产品特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多位接近诺亚人士求证,该款产品确实属于诺亚的固收类产品,在销售时也被宣传为保本保息的相对较低风险的产品。而该产品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中查询结果看,该私募基金的备案类型为股权投资基金。而在诺亚财富APP中,现在关于这款产品已显示为并购投资私募基金。但据投资人提供的前后截图对比,这一更正是在爆雷之后才做出的修改。

针对这一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诺亚财富提出疑问,但诺亚财富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一位参与销售此产品的前诺亚理财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款产品在销售时对理财师和客户确实都称其为类固收类产品,并未表明这是股权并购基金,对于具体的产品结构,以及关于优先、夹层、劣后出资金额和比例也是全然不知,理财师只是从区域经理处拿到名额和指标,就对客户行推荐。

因为该款产品是类固收,当时固收类产品平均投资回报在8%左右,这款产品因为收益率高,所以受到追捧。

一位投资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和理财师多年交情,才抢到了投资认购的名额,并且为了抢名额,2017年4月26日是合同日期,她4月21日就打款了。

该投资人还透露,从2017年4月合同生效开始,她一共收到三次收益兑付,虽然2018年下半年兑付就不正常,一直延期兑付,但是诺亚在2018年6月就对誉衡集团违约提出上诉,但诺亚从未对市场和投资人披露这一情况,直到2020年3月20日投资人说明会才知道产品的真实结构和债权人的真实情况,显然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充分的情况。

风控能力被质疑

诺亚频频踩雷,在投资人和市场眼中,其风控能力已经屡遭质疑。

一位接近诺亚财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风控,普遍来看是比较弱的,但是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募资能力很强,这就出现了资金量大但好标的并没有那么多的情况。当资金比项目多的时候,再怎么选,也会遇到不好的项目。

也有市场人士认为,随着中国经济高增长时代的结束,各行各业“高歌猛进”的发展势头亦开始减缓,有些“雷”是由于市场波动出现的,所以很多二级市场的产品会出现问题。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有些“爆雷”并不意味着一定亏钱。拿诺亚比较广为人知的一个爆雷案例悦榕项目来说,这个房地产私募在2016年因部分开发项目滞后,一度亏损30%,但是在2017年完成退出时,因为万科的接盘,投资人实际实现了1.3倍退出净值。

但从诺亚整体爆雷项目来看,这种案例仍属少数。一位诺亚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在诺亚投资的3个投资项目,有2个出现了问题。曾经投资了一个7年期限的房地产项目基金,最终9年时间只是拿回了本金。

诺亚披露的2019年财报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虽然2019年净利润达8.29亿元,同比增长2.2%,但整体来看其在2019年的收入呈逐季萎缩趋势,到2019年四季度收入环比下滑扩大到了6.4%。此外,2019年全年,诺亚财富投资亏损2860万元,而上一年投资收益为4910万元。投资收益下降明显。

一位接近诺亚人士指出,诺亚想要全面转型进入标准化资产领域,但无论是从风控能力还是投资能力上看,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转型的压力还是比较大。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