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6月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830亿元 人民币汇率回升助推剂?

2020年07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中央结算公司最新发布的6月债券托管量最新数据显示,当月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达到21960.11亿元,较5月份增加约830亿元。

随着6月全球疫情再度扩散,人民币债券的避险属性再度升温。

中央结算公司最新发布的6月债券托管量最新数据显示,当月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达到21960.11亿元,较5月份增加约830亿元。

6月新兴市场资金骤增321亿美元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策略分析师Timothy Ash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认为,6月外资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得益于6月全球资本大举回流新兴市场。

国际金融协会(IFF)最新数据显示,6月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骤增至321亿美元,较5月份环比增加逾7倍,其中大部分流向中国等高信用评级新兴市场债券;另一方面,则是6月中美利差持续扩大至年内高点235个基点,进一步提振人民币国债的收益吸引力,令越来越多外资将人民币债券视为兼顾高收益与安全性的优质避险资产。

在他看来,尽管6月外资加仓人民币债券仍然以国债与国开行政金债为主,但随着境内债券市场产品类型、流动性、市场化程度的不断完善,加之境外机构投资范围放宽,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关注短期城投债与高信用评级企业债的投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6月海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债券约830亿元,也成为当月人民币汇率无视美元触底反弹,保持回升趋势的重要助推剂。

“我们注意到一个有趣的规律,就是外资大举增持人民币债券,与人民币汇率回升存在着较高的正相关性。”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向记者透露。过去数年以来,只要海外机构单月增持人民币债券规模超过600亿元,当月人民币汇率几乎都出现反弹回升趋势。

在他看来,这意味着只要美联储极低利率政策与无限量QE措施倒逼大量全球资本纷纷转投新兴市场资产怀抱,人民币汇率将在海外资本大举增持人民币债券的推动下,延续当前相对强势的回升走势,即人民币汇率重新突破7整数关口将变得“指日可待”。

人民币债券成“首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6月外资大举加仓人民币债券的驱动力,与5月存在较大差异。若5月外资加仓人民币债券,主要是鉴于当时中美关系趋紧令他们做出弃股投债的避险考量,6月他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最大驱动力,主要是美联储释放在相当长时间保持极低利率的信号,令全球资本纷纷转投新兴市场怀抱。

IIF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整个6月份,亚太新兴市场总计吸引了171亿美元全球资本,拉丁美洲则以73亿美元排名第二。这背后,是全球资本意识到新兴市场很多国家的资产估值被低估了——尤其是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正逐步摆脱疫情冲击迈入经济复苏期,吸引全球资本纷纷涌入被低估的市场淘金。

“其中,人民币债券依然是我们扩大新兴市场资产配置的首选。”一位欧洲大型债券投资型基金经理透露。6月份他们增持约1.5亿人民币国债与国开行政金债。究其原因,一是中国依然领跑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复苏进程,令债券资产呈现较高的收益率,二是相比巴西、印度等国家依然面临较高的疫情冲击,中国防疫工作成效显著,因此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安全性相对更高。

一家华尔街全球宏观经济型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6月他们削减了部分印度、巴西债券 ETF 头寸,转而买入人民币国债与国开行政金债。尽管此举令他们损失2-3个百分点的利差收益,但考虑到疫情冲击导致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汇率波动剧烈(相应的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较高),因此他们通过综合评估发现,持有人民币债券的实际收益风险比仍高于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债券资产。

Boris Schlossberg认为,6月海外资本之所以大举加仓人民币债券,无形间延续了5月以来的抄底思路——由于5月国债价格突然下跌,导致其收益率从2.5%一路上涨至如今的3.03%,吸引众多海外资本纷纷加仓人民币国债博取较高的持有到期回报率。

他直言,如今在发达国家债券市场,年化收益在3%的投资级国债正变得相当稀缺。因此具有同等高信用评级的人民币国债,反而是海外资本提升债券组合回报率的重要“替代者”。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中美利差保持在当前的235个基点左右,未来一段时间海外资本单月加仓人民币债券的规模仍将保持在千亿左右。”Boris Schlossberg强调说。

助推人民币汇率持续回升

海外资本持续青睐人民币债券,无形间成为人民币汇率大幅回升的新助推剂。

整个6月,尽管美元指数从4月以来最低点95.71企稳反弹,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仍然延续大幅回升走势,从月初的7.1393回升至月底的7.0641。

在他看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无惧美元反弹而保持升值趋势,一方面得益于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令中国资本项资本净流入持续增加,有效对冲贸易顺差收窄等压力,令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骤降;二是越来越多海外资本注意到,他们加仓人民币债券行为与人民币汇率回升存在着密切正相关性,因而降低汇率风险对冲操作额度,减轻了离岸市场远期人民币沽空压力,间接助推人民币汇率赢得更大幅度的回升空间。

“目前,不少海外对冲基金在加仓人民币债券时,不再开展汇率风险对冲操作。”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因为这些对冲基金认为只要海外资本源源不断地涌入人民币资产,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将不大会存在大幅贬值的压力。

“这背后,是6月以来美联储释放在较长时间保持极低利率的政策信号,令海外资本纷纷预期美元指数还将趋于下降,更加笃定人民币汇率延续平稳双向波动趋势。”他分析说。这反过来将吸引更多海外资本将人民币债券作为避险港,带动人民币汇率获得更大的回升空间。

记者注意到,受7月6日A股市场大幅上涨吸引大量北向资金淘金影响,截至7月6日20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日内涨幅一度超过500个基点,触及4月以来高点7.012;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日内涨幅也超过436个基点,触及日内高点7.0227。 (编辑:李伊琳)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