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政府“风投”合肥样本:领投新兴产业,优化创新资本

2020年07月0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今年6月,一条合肥市政府是最牛VC的段子在社交网络蹿红。

今年6月,一条合肥市政府是最牛VC的段子在社交网络蹿红。

2007年的京东方到2011年的长鑫/兆易创新,再到2019年的蔚来汽车和大众新能源板块落地,曾经的全国最大“县城”不仅跻身新一线,还成了投资人谈论的“中国最牛VC”。

从产业集群建设的角度,合肥的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和人工智能均入选了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第一批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名单。

一众点赞和热闹背后,有人把结果归因为堪比投行的招商能力,也有人提示政府财政资金大规模投入产业带来的负债风险。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将其作为地方政府以资本和资源引入先进生产力落地的路径探索。

“没有基础的情况下,很难完全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发展新的产业。尤其在标的需要重投入的情况下,市场化资金出于短期回报的考虑是很难参与其中的。”一位长三角地区政府引导基金的合伙人分析说。

“投”出新产业

合肥因为政府投资的高回报而成为风投故事。

私募大佬但斌转发的段子中,2007年给京东方的投资赚了100多亿,2011年(注:实为2016年)投资的长鑫/兆易创新上市预计浮盈超过1000亿;2019年投资蔚来后,迎来了大众汽车新能源汽车板块的落户。

事实上,合肥模式在过去10多年能够走通不仅是合肥政府资金投入上的决心,还有其在产业服务配套方面的主动而为。如评论人士所说,“做到比商人们更懂商业,才能招来商人的投资。”

根据企业传记《光变:一个企业及其工业史》的记录,2008年京东方6代线项目的选址城市主要是在长三角、珠三角和渤海湾等地区,也有多个城市表达过既出钱又出力的决心。

京东方高管受邀回访合肥时发现,当地政府已经准备好建厂用的土地,还有相关的备选方案。他们先是“被当地领导的态度打动了”,后评估得知合肥在区域地理、水电供应、人才供给方面的优势,加上市委书记亲自挂帅、市长具体操盘做项目推进,最终让京东方下定决心进驻合肥。

资金投入方面,根据当年秋季签署的框架协议,合肥市为项目出资60亿元,并承诺在增发不成功时保底90亿元。

后来,同样为人乐道的是蔚来汽车。今年2月,蔚来汽车宣布与合肥市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将落户合肥,合肥市政府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并联合市场化投资人为项目投资超过100亿元。

向前追溯,蔚来在2016年即与合肥整车企业江淮汽车达成合作,建立全新的江淮蔚来工厂。将中国总部落户合肥,则将继续推动合肥汽车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

合肥人民政府的官方微博中写道,计划在5年内将蔚来打造为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 ,使其带动合肥乃至安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

产业培育“结果子”

除了新型显示产业的京东方、集成电路领域的长鑫半导体,以推动企业发展实现产业培育的还有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大讯飞。

京东方落户后,不仅补充了合肥的家电制造产业版图,还带动了配套的上游企业到合肥设厂;由长鑫存储管理和运营的长鑫晶圆项目,如今是中国大陆唯一拥有完整技术、工艺和生产运营团队的 DRAM 项目。

不同于京东方和长鑫存储的迁徙设厂故事,科大讯飞是生长在合肥的创新企业,也得到了来自省市政府的财政支持。如今,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集聚效应已经初显,工信部与安徽省共建的重点合作项目“中国声谷”已落户合肥。

如今,这些产业巨头已经开始反哺当地产业发展。合肥市今年5月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明确提出,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其中包括纵深推进“芯屏器合”产业发展,加快建设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人工智能三大国家战新产业集群。

不仅是合肥,“芯屏器合”也已成为安徽省新兴产业集群发展的一大思路,其中,“芯”为芯片产业、“屏”为平板显示产业、“器”为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合”为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对应的是电子信息、智能家电、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五大新兴产业。

“全新的产业很难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打造出来,因此需要政府资金在相对长的时间内陪伴企业和产业成长,进而发挥财政资金的社会效益。”前述引导基金管理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一分析也解释了合肥市政府从10余年前为何在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人工智能领域以“直投”方式开启产业建设的原因。

打造资本新高地

十余年后,合肥通过京东方、科大讯飞、长鑫存储为市场呈现了地方政府培育产业集群的故事。另一方面,合肥通过资本推动产业发展的资本故事才刚刚开始。

从无到有地培养一个产业更多要依靠政府财政资金的支持。当产业基础已经具备,地方政府就可以通过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到本区域产业建设中。

根据清科私募通的数据,在合肥地区注册的各级政府引导基金总目标规模超过1000亿元,这些基金在2016-2018年集中成立,平均的目标规模近60亿元。从全省范围来看,注册在安徽省的各级引导基金总目标规模已经超过4000亿元,近五年来每年都有超10家引导基金成立。

一位安徽省级政府引导基金的子基金合伙人告诉记者,“安徽把引导基金作为新型的招商引资手段,在条约方面不教条,也能承接好产能转移的需求。这兼顾了投资的安全性和产业发展的需求,事实证明是有效的。”

对安徽这个如今的科技创新大省来说,政府引导基金最大价值体现在优化安徽创新资本形成能力和机制。截至2020年3月底,安徽省备案基金达901只,管理机构214家,基金规模4162亿元,居中部首位、全国第十。

根据安徽省投资集团今年5月发布的《安徽省投资集团产业基金发展报告(2019)》,安徽省投资集团发起设立和管理产业基金69只,认缴规模915亿元人民币,基金覆盖省内14个地市、投资覆盖全省16个地级市。除此之外,其还参与了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国家先进制造基金、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等一批国家大基金,为安徽经济导入高端产业资源和资本。

从阶段成绩来看,截至今年5月,安徽省级政府产业基金所投企业已实现上市(过会)23家,其中科创板6家,通过基金引进上市公司2家,正在进行IPO审核排队的13家。

如此看来,一批皖资、皖企上市及储备的“梯形军团”正在形成。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