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跨国药企半年报:政策叠加疫情“拖累”增速,创新药成亮点

2020年08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卢杉 

不过尽管短期内销售受到影响,但对创新药物的需求仍在推动长期增长。从各家财报也能看出业绩愈发依赖重磅药物的上市和拉动,生物制药业务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今年跨国药企的半年成绩单更受关注。

截至8月11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大型跨国制药企业营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增速普遍放缓或下滑,甚至罗氏、辉瑞、吉利德、拜耳制药等都因为疫情等因素,销售额出现了下滑,这是近年少有的情况。

Evaluate Pharma预计COVID-19的影响将使2020年生物制药销售额减少78.5亿美元,其中前15家公司承担了60%的亏损。默沙东在二季报中称疫情的大流行将使其营收影响17亿美元。

不过尽管短期内销售受到影响,市场对创新药物的需求仍在推动长期增长。从各家财报也能看出业绩愈发依赖重磅药物的上市和拉动,生物制药业务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如罗氏的帕妥珠单抗、PD-L1药物Tecentriq、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血友病药物Hemlibra增长依旧亮眼。

在政策、疫情、专利药到期等一系列风险之下,Evaluate Pharma预计全球处方药的销售额将在2020年增长3.7%,达到9040亿美元,到2026年将达到近1.4万亿美元,其中肿瘤和孤儿药产品将是高性能市场。

新冠肺炎在全球的大流行给正在努力寻找治疗方法的制药行业以及正在适应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的人们都投下了长长的阴影。从药物研发、临床试验、审评审批到上市销售,一切的节奏在被打乱和重新规整中交替进行,大型制药企业在这场重塑运动中首当其冲,同时也获益其中。

多重因素叠加影响

尽管制药、诊断销售额下滑,罗氏仍旧坐上了上半年制药领域的营收冠军宝座。2020上半年,罗氏总收入293亿瑞士法郎,同比下滑4%,其中制药业务收入232亿瑞士法郎,同比下滑4%。罗氏Q2受疫情影响严重,销售额首次出现近年来的大幅下滑,5月严重下滑15%。

罗氏方面称在新上市药物的推动(+37%)下,制药销售额增长了1%,其中包括Tecentriq、Hemlibra、Ocrevus和Perjeta等创新药物。但2020年上半年,罗氏传统三大王牌药物销量均出现大幅下滑,Avastin下滑18%,MabThera/Rituxan下滑23%;Herceptin下滑28%。

由于俄罗斯和中国的推动,罗氏的国际市场增长11%,中国的增长归功于Perjeta和Alecensa,但由于医保谈判的价格大幅下调以及疫情对三大药物的销售影响,抵消了这一部分增长。

辉瑞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118亿美元,下滑9%;上半年营收238.29亿美元,下滑10%。但生物制药业务增长9%,营收达到198.02亿美元,主要由Vyndaqel/Vyndamax、Eliquis、Ibrance、Inlyta等药物推动。

其中,非专利药部门普强依旧在下滑,上半年同比大跌31%,主要原因是在美国丢掉了Lyrica的独家经营权;但惊人的是普强在中国增长了17%,居然还是得益于在带量采购中出局的立普妥(Lipitor)和络活喜(Norvasc)。

根据IQVIA2020一季度医院市场数据,从产品的季度销售额来看,曾经常年居“医院销量之王”的立普妥已经跌至第8位,同比跌19.5%。即便如此立普妥仍旧给辉瑞贡献了不俗的业绩。

另一家在财报中点明中国医药政策显著影响销量的是拜耳。二季度,拜耳制药营收下滑8.8%至39.92亿欧元。拜耳一方面指出由于COVID-19导致医院运营受限,一部分治疗被推迟导致产品销售受限;另一方面,中国的带量采购政策大幅降低了糖尿病药物阿卡波糖(拜唐苹)价格,当时拜耳以0.181元/片的低价成功中标,降幅达91.56%,这直接导致其销售额大幅下降了73.8%,且无法通过由此产生的销量增长来抵消。

榜单上出现下滑的还有今年上半年风头无两的吉利德。除了“抗新冠”的瑞德西韦,原有的药物组合中丙肝业务持续下滑,以及仿制药上市都对其销售产生了负影响。2020年二季度吉利德产品总销售额下降10%至51亿美元,上半年下降3%至105亿美元,2019年同期分别为56亿美元和108亿美元。

上半年还有一家新闻“缠身”的药企渤健,Q2营收36.82亿美元,同比增长2%,但上半年营收72.15亿美元,大幅下滑27.3%。其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药物Spinraza在Q2的销售额为4.95亿美元,仅增长1%,上半年销售额共计10.60亿美元。

渤健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了阿尔茨海默药物上,8月7日,渤健与卫材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受理阿尔茨海默病在研新药Aducanumab的生物制剂上市许可申请,并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

让药企财报上好看的一大因素是创新药物拉动,如诺华创新药物部营收189.43亿美元,同比增长5%,靠心衰药物Entresto、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药物Zolgensma、类风湿关节炎治疗药物Cosentyx和乳腺癌药物Kisqali等驱动;如强生在器械业务大幅下滑21.1%的情况下,制药业务依旧靠着创新药Imbruvica、Darzalex、Stelara等营收218.86亿美元,同比增长5.4%。

另一个让财报亮眼的驱动因素是并购。在完成对新基的并购后,百时美施贵宝(BMS)2020年二季度营收大涨61%,上半年大涨71%达到209.1亿美元。其中Revlimid(来那度胺)销售额57.99亿美元(+10%),Eliquis(阿哌沙班)销售额48.04亿美元(+21%),但Opdivo上半年营收下滑6%至34.19亿美元,远低于Keytruda的66.72亿美元(+38%)。“O、K大战”进一步拉开差距。

肿瘤和罕见病

二季度,全球生物制药的股价似乎已经摆脱了疫情的影响。

Evaluate Pharma分析了涵盖全球579家的上市制药公司,排除2020年才IPO的公司,2019年这些医药企业的总市值约为4.58万亿美元,2020年Q1下跌了4640亿美元,Q2则上涨了6540亿美元。

2020年上半年股票涨幅最大的大型制药企业分别是礼来、艾伯维和阿斯利康;跌幅最大的三家分别是辉瑞、默沙东和BMS。且由于新冠病毒持续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力,生物制药类股在进入下半年时还处于强势地位。

目前,对药物开发过程影响最坏的预测还没有完全显现。一些临床试验被暂停或推迟,但大多数工作已经回到正轨,更多企业正在接受远程办公。

还不清楚这种大流行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药物审批,而药物审批是制药行业的命脉。FDA在上半年批准了29种新药,与过去几年的运行速度保持一致。

全球的临床研究都面临着两大难点,一是临床研究项目的启动,二是提升运营效能。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王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疫情之下,“临床运营要居安思危,武田把全球正在进行的项目分类,有的项目主动叫停,避免和医院、医护人员产生资源竞争;有的项目是救命的,会继续密切关注,积极推动。武田全球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启动新的研究中心和新的临床试验。中国疫情的管控领先世界,在中国已经有5个临床试验启动或者在准备启动的过程中。从全球而言,至少在近期,将会是一个互相支持的过程。”

在未来的布局上,肿瘤依旧是“王者”,罕见病药物地位将不断上升。

Evaluate Pharma预计全球处方药在2020-2026年销售额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7.4%。罗氏将在2026年销售额达到610亿美元,坐上全球药企的头把交椅。

肿瘤学仍然是研发投资的领先领域,预计支出为820亿美元,是其他任何领域的三倍以上。预计这笔支出将在2026年获得152个FDA的新批准和3110亿美元的药品销售额。到2026年,肿瘤将占总药品销售额的21.7%,免疫肿瘤销售额在2019-2026年间增长到94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2%。

孤儿药市场预计将从2019年的1270亿美元增长一倍,到2026年达到2550亿美元,预计2020-202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0.8%。大型制药商们将瞄准患者人数较少、更垂直的疾病领域。

此外,在2020年至2026年之间有不少药物面临专利到期,2520亿美元的销售处于风险之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多年的药王修美乐(Humira),由于在欧洲、美国以及中国市场上多个阿达木单抗类似药的上市,到2026年,Humira将退出全球和美国前10名。

而重磅药物Perjeta、Prolia、Xgeva、Xeljanz、Farxiga和Yervoy的专利将在2025年到期,而Eliquis和Prevnar 13的专利将在2026年到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