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中国应尽快推动产业链的完整、安全以及高级化

2020年08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拥有供应链产业链高度聚集与世界最大市场的双重优势,在不断科技创新的推动下,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将会持续。

据媒体报道,鸿海精密工业董事长刘扬伟表示,将逐步在中国以外增加产能。目前鸿海在国外的产能比例为30%,随着富士康将部分制造业转移到东南亚和其他地区,这一比例将上升。媒体援引刘扬伟的话说,无论是印度、东南亚还是美洲,每个国家都有制造业生态系统。

鸿海精密(在中国大陆子公司是富士康)是为美国电子产品代工的企业,其7成产能设在中国大陆,并在印度、巴西、墨西哥、越南、印尼、捷克、澳大利亚等国都设有工厂。目前,鸿海的举动有自身一些考虑,而且苹果也有意扶持大陆代工企业以增加竞争,但这不等于中国会失去世界工厂地位,事实可能更加复杂。

首先,一部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程已经持续了5年多,国内一些成本的上升导致劳动密集型产业出现迁移,这不是秘密。这种转移主要流向了越南和墨西哥等国家。美国的关税威胁加速了部分对成本较为敏感的企业转移。

其次,特朗普刚刚就任之初,就呼吁苹果将制造环节回流美国,并施压鸿海、台积电等去美国建厂,至今,虽然这些企业答应投资,但均未生产运转。因为,信息电子产品具有复杂的供应链系统,并需要大量的技术熟练工程师,这些都是美国所不具备的。但是,由于美国政府要求政府采购或关键企业比较重要的元器件不能有“中国制造”,导致在大陆的部分台企将一部分出口美国的产能转回中国台湾生产,但规模最大的消费电子依然留在中国大陆。

其三,今年全球疫情暴发后,美国趁机以供应链安全为由,呼吁供应链企业迁出中国,到“经济繁荣网络”计划中的“美国盟友”那里去生产。有些企业开始实行“中国+1”策略,在其他国家设立备份性产能。

在电子领域,越南成为一个热门选择。比如苹果耳机、微软笔记本电脑、谷歌手机等都将在越南生产。但是,选择越南很重要的原因是它离中国的供应链体系很近,越南主要从事组装环节,而零部件还依赖中国供应,比如在越南建立庞大制造帝国的三星集团,年初因为疫情造成中越交通中断而无法生产。

其四,疫情期间,印度制定了“自力更生”的国策,并以66.5亿美元奖励吸引手机厂商到印度投资,据悉有22家三星电子及苹果的手机组装代工厂,包括鸿海、纬创、和硕等已经申请加入,其中,鸿海、纬创在印度南部已经设有工厂。印度以接近中国的人口组成的手机市场潜力巨大,但印度以高关税施压手机制造商在印度生产,目前其80%的市场份额为中国品牌手机。应当说,这些代工企业进军印度主要着眼于未来市场,但印度为世界制造手机的可能性目前还很低,因为其供应链系统依然依赖东亚地区,并且制造业环境并不友好。

可以看出,刨除成本因素产生的转移,由于美国和印度的经济保护主义使得在中国的制造企业针对这两个市场进行了部分产能分流。但其中流向东南亚的较大部分依然处于中国供应链体系之内,印度的电子、医药等产业至少目前也严重依赖中国供应链。此外,不管是东南亚还是印度,中国台湾的代工厂严重依赖大陆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

随着中国积极部署5G通讯基础设施以及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业信息化、自动化与智能化趋势会持续提高生产效率与创新能力,劳动力成本因素会被削弱。目前制造业分流主要是中国产业升级以及非市场因素造成的,拥有供应链产业链高度聚集与世界最大市场的双重优势,在不断科技创新的推动下,中国制造业的全球优势将会得到维持。当然,即使有部分制造业出口产能发生转移,对中国影响也很小,因为中国已经成为内需驱动的经济体,中国更加关注产业链的完整、安全以及高级化。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