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优等生”深圳的“最难财政年”:盘活出让政府资产收入150亿

2020年08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潇枭 

疫情这类突发事件,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应急处理和资源调配能力。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如何推动经济快速恢复,财政短收下如何平衡预算,也需要智慧。

“今年是特区成立以来,财政经济形势最为严峻复杂的一年”,深圳市财政局局长汤暑葵近日对记者表示。

百年未遇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面临较大压力,“史上最难”所言非虚。得益于特区政策,持续多年高速发展的深圳,在40年内从小渔村变成国际化大都市,经济财政优势明显。但是,深圳也面临着一些特有的压力,有疫情输入压力,还有外向型、科技型企业受冲击的压力。

目前来看,深圳经受住了外部冲击,上半年经济表现可圈可点。上半年深圳GDP约1.26万亿元,在一季度下降6.6%的情况下,增长0.1%。上半年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31亿元,同比下降4.7%,降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也低于多数沿海外向型城市。

疫情这类突发事件,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应急处理和资源调配能力。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如何推动经济快速恢复,财政短收下如何平衡预算,也需要智慧。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深圳相关部门及部分企业,得以窥见一二。

200多亿财政缺口

“税务局给我们的初步预计是,全年税收收入可能会下降2%,但年初(疫情前)预计税收是正增长,这里有200多亿元的缺口”,汤暑葵指出。

2020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从特区成立到2016年之间,深圳财政收入年平均增幅在30%左右。2016年之后,随着“营改增”、减税降费政策等相继落地,深圳的财政收入增速降到个位数。收入个位数增长,支出惯性仍在,财政开始有压力。

汤暑葵作为30年的老财政人,直言今年受到的冲击不一样,是深圳特区建立以来最难的一年。据介绍,近年深圳人口净流入量很大,住房、学校等基本公共服务支出压力很大。深圳在产业转型、科技创新等方面还需要加大投入。2019年财政已经比较困难,收入实现6.5%的增长,还是通过盘活资产实现的。

以深圳福田区为例,2020年上半年,福田区GDP在深圳各区排名第二,属于第一梯队的富裕区,“三保”支出保障压力并不大。而在我国中西部一些区县,财政支出需要上级政府接济,地方财力主要用于基本运行开支,所谓“吃饭财政”。

不过,福田区财政收入受影响较大。上半年,该区全口径税收完成785亿元,下降26%,在深圳各区中降幅最大。这里既有疫情的影响,也有减税降费政策的影响。比如,由于福田区是金融业聚集区,针对保险业的减税政策,产生了约一半的减收额度。

政府采购出台应急办法

“从事财政工作20年,今年是最特殊的一年。基层财政的队伍,三分之一抽到一线做防疫,三分之一在做疫后经济增长工作,三分之一在做传统财政工作”,龙华区财政局局长费晓愈感慨。

在正常年份里,深圳每年会预留2000万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经费,这显然不足以应对新冠疫情。

由于深圳与湖北人员往来较多,深圳社区较早通报了确诊病例,初期病例增长较快。经深圳市委市政府决策,春节期间追加了预算,并率先明确新冠肺炎筛查和治疗费用由财政兜底。后统计发现,仅春节期间深圳抗疫相关支出就达到7500万。

深圳最初病例增长较快,后得到较好控制,离不开财政资金的支持——深圳很快启动应急资金拨付机制,并出台了政府采购应急办法。

深圳市卫健委财务处处长侯力群表示,当时医疗物资要靠“抢”,应急物资处于“战时”状态,晚几个小时就没了。政府采购政策简化了审批、招标等流程,允许提前决策,后续再补资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黄生文对应急物资采购印象深刻。疫情初期,医疗救治一线、社区防控一线所需的口罩、防护服等应急物资采购,落在市场监管局头上。

“政府派出的评估组与企业谈判,最终我们的购买价格低于市场价格。受疫情影响,企业用工、材料、运输等价格上涨很多,我们调出了这些应急物资往年平均价格,以及当时监测到的市场价格,在给予企业合理利润的基础上,通过谈判让企业让步,争取少花钱”,黄生文表示。

TCL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财务高级副总裁杨安明表示,他们公司在深圳的工厂有几千名员工,之所以在疫情最严重期间,工厂产能依然超过90%,要感谢深圳市政府的协助。

“复工复产初期,工厂口罩需求量很大。当时口罩的市场价格是4.5元一片,深圳市政府提供给我们的口罩是1元一片”,杨安明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支出,除了应急物资采购,还有医疗设备购买、实验室建设、发热门诊改造升级、人员补贴经费等,常规年份里的2000万元公共卫生应急经费不够用。深圳市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安排疫情防控资金41.5亿元。

助力企业加快复工复产

疫情期间,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深圳很快实现了市场供应,这推动了市场更全面的复苏。

“今年2-3月份,公司100%产能供给湖北、广东。二季度,随着海外疫情暴发,防疫物资出口欧洲、美洲等地激增。目前,我们公司以及子公司仍处于满负荷运作状态,海外订单已经排到9月份”,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吴克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据吴克震介绍,疫情期间,企业购买原材料、设备等需要预付100%资金。国家出台的专项再贷款政策,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很好地支持企业扩大产能。早在今年2月2日,稳健医疗就收到了工商银行等低息贷款,年化利率在2%左右。

迈瑞医疗也是医疗物资重点供应企业,大年初二紧急复工,除了公司员工的努力,深圳市政府也积极协调解决生产人员短缺、关键物料短缺等问题。截至5月中旬,迈瑞医疗累计为全球交付20余万台抗疫急需的呼吸机、监护仪等核心设备。

深圳迈瑞生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高级经理叶盛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海外疫情的暴发,3月底到6月份,海外订单呈现爆发式增长。至于下半年海外订单,虽然不像二季度那般激增,但仍会保持稳定增长。

“深圳市一季度对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的减免,捐赠医疗设备可享受增值税减免,公司给个人发放防护用品可享受个税减免等,这些优惠政策为我们公司减税近千万元,能有效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叶盛茂表示。

据统计,上半年深圳落实中央减税降费政策,为企业减负近530亿元,其中减税185亿元。深圳市企业经营状况也在不断好转,深圳市350万户纳税人的增值税发票数据显示,二季度在加快回升,上半年销售收入已经恢复至上年同期水平。

盘活出让政府资产收入150亿

上述医疗、电子信息类公司,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为地方贡献税收增量。但总体来看,疫情对财政收入增长仍有拖累作用,叠加上减税降费政策,上半年深圳市税收收入下降9%。

为了推动财政更稳健运行,地方政府一方面在过紧日子,压缩非必要开支,优化支出结构,保障重点支出;另一方面在积极盘活存量,不增加企业负担的前提下弥补财政收支缺口。

深圳上半年非税收入增长14.7%,盘活政府资产资源是重要来源。深圳市政府全面梳理了办公、住宅、产业用房、商业物业等全市各类政府家底,对于行政事业单位履职无关、运行低效的政府资产,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盘活增收,对冲财政减收压力。

上半年深圳市区两级政府盘活资产,带来一次性收入150亿元,拉动财政收入增长7个百分点。比如,将市本级保障性住房约30万平方米配套商业设施,有偿转让给市属国企,增加财政收入60亿元。

“像保障房的商业配套,原来属于事业单位的资产,不大注重资产的保值增值。通过有偿转让给企业,企业有激励机制,能更好地盘活这部分资产”,汤暑葵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上半年深圳有偿转让了深圳会展中心的政府产权,还推动部分市属行政事业单位下属企业脱钩,以释放经营性土地及房产的价值。此外,上半年深圳还通过盘活资产,实现了利息等收入的增加。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