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拆解深圳“金融科技走廊”:如何炼成HAT“创新帽”

2020年08月2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在代表未来趋势的金融科技领域,深圳走在了前面,金融科技专利储备量不仅领跑全球,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指数中超越香港和广州。得益于金融科技崛起,2019年首次跻身“全球十大金融中心”。

深圳的四季似乎永远炽热如夏,但来到平安金融中心17层,参观者还是会被“黑科技”般的景象所震撼。

中国平安(601318.SH、2318.HK)总部位于福田中心区,17层的科技展厅中,展示了利用微表情测谎和反欺诈,基于声纹识别、NLP技术实现人工智能客户服务,借助大数据、图片识别技术实现车险事故极速定损。

再向西,是位于车公庙的招商银行(600036.SH、3968.HK)总行大厦,招行有着大型银行最好的业绩之一,但全员都在念叨“金融科技银行”。位于更西边南山区的微众银行,背靠大股东腾讯控股(0700.HK),是国内首家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

近日,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前夕,官方披露了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行动方案,重点提出“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建成全球金融科技创新高地。

从罗湖、经福田到南山的一系列大型金融科技公司,以及散落其间的百余家中小Fintech(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犹如一道长长的“金融科技走廊”,奠基了深圳“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底气。

科技引领深圳金融发展

深圳市用了40年时间,从曾经的边陲渔村演变为亚洲第五大城市,全球第十一大金融中心城市。(2019年跻身前十,最新排名为第十一位)

但是,国际金融机构方面,深圳不及毗邻的香港;大型金融央企总部,又不及总部云集的北京;交易场所设置,不如政策青睐的上海。

然而,在代表未来趋势的金融科技领域,深圳走在了前面,金融科技专利储备量不仅领跑全球,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指数中超越香港和广州。得益于金融科技崛起,2019年首次跻身“全球十大金融中心”。

深圳市地方金融管理局局长何杰曾公开表示,“深圳已培养出一批优秀的金融科技领军企业,例如目前已是国内最大规模金融科技集团的中国平安,国内首家互联网民营银行微众银行,推出业内首家人工智能投顾服务的招商银行,唯一持牌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等。”

这些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构成了深圳“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底色,是深圳金融科技的真正载体。在中共中央、国务院2019年2月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中,深圳的定位之一是“支持深圳市建设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推进深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深澳特色金融合作,开展科技金融试点,加强金融科技载体建设。”

先天金融要素因素不足,但为什么是深圳?答案是充分的市场化。

受历史和政策原因,四大国有银行、多家大型股份制银行、保险公司总部位于北京。深圳虽拥有全国最大的金银首饰加工城市的称号,但黄金、期货、外汇等金融要素交易市场都位于上海。诸多要素不占优,反而倒逼出市场化和科技化。深圳金融企业要在全国竞争中领跑,只能利用自身市场化优势,全力发展金融科技。

深圳开展金融科技业务极早,在四大行股份制改造之前的上世纪末,中国平安、招商银行等深圳总部企业便已开始科技之路。如今极大节约人力成本的车险事故极速定损,在1998年就已采用这一思路。1998年,中国平安推出了国内第一个远程核保系统,实现产险业务地域数据集中管理,领先了其他保险公司五六年。1999年,中国平安筹建寿险管理信息系统、个人寿险电脑操作系统和个人寿险行销系统,仍继续领先行业。

疫情影响下,线下业务加速向线上迁移。实际上,几乎人人皆谈的“线下客户向线上迁徙”,在20年前的2000年,中国平安整合电话、互联网、门店和业务员四大体系,上线中国最早的在线金融产品超市PA18.com,实现车险和意外险的在线购买和续保。

2006年,中国平安创建亚洲最大的集中运营平台——中国平安全国运营管理中心,这为建立客户大数据库奠定基础。2008年,平安科技成立,2009年,一账通功能推出,一个账户就可以打通各个业务场景。到2013年,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正式提出“科技引领金融”。

得益于市场化,平安可以从微软、亚马逊、甲骨文、IBM等全球知名科技企业“挖来”顶尖人才,在智能认知、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领域皆有深厚人才和技术积累,这些人才也成为深圳这座年轻城市的建设力量。

马明哲曾在内部会议上说,“金融科技创新,必须是杀鸡用牛刀。过去十年,平安累计投入1000亿元建立领先科技能力,研发人员从几千人扩展至3.5万,科技人员近11万。平安看似用力过猛的战略,正是要打造一把金融科技‘牛刀’,先赋能自身,待业务经验与技术成熟后向外输出,利用金融科技从销售、产品、风控、客服、作业、经营、科技等各方面全面彻底替换、赋能和升级。”

持续的投入,使得深圳的传统金融公司不仅是一家传统的金融公司,更是能够在未来媲美互联网巨头的金融科技公司,从而带动深圳整体金融科技突飞猛进。

今年7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专利数据库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专利排行榜TOP100》中,前十家企业中有八家为中国企业,深圳本土企业独占5席,全球第一。其中,中国平安以1604项金融科技专利申请量位列全球第一,阿里巴巴以798项名列第二,紧随其后的也是来自深圳的腾讯,专利申请量为442项。

孕育“独角兽”不是例外

独木不成林。金融科技的发展有其特殊性,需要多轮融资、股权激励、扁平化管理等,如此才能支持其指数增长。这也使得金融科技的成长案例中,几乎没有传统金融机构发起,均为互联网机构发动,中国平安是一个例外。

从全国来看,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在上海、香港寻求同步上市;京东数科拟赴科创板上市;中国平安集团旗下陆金所也拟上市申请。与之相比,四大国有银行、部分大型保险公司纷纷加速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

互联网企业为何抢了传统金融机构的赛道?一位资深金融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企业的文化和传统金融机构是很不一样的。在组织架构上,要成立专门进行Fintech创新的组织,和原来的组织切割,从外部招聘跨界人才,必须直接汇报给高管层或创新总监;考核上,不能以利润或收入为导向,而要以估值、对潜在品牌价值或对带动创新贡献为导向。

中国平安成为少数中的例外,不仅自身总市值突破1.4万亿元,成为估值最高的金融企业之一,还孵化出平安好医生(1833.HK)、金融壹账通(OCFT.N)、陆金所和平安医保科技四只“独角兽”,其中前二者已经香港、美国上市,截至8月23日总市值分别达1147亿港元、80亿美元。

“走廊”的含义,本质是“生态”。不仅是大型金融科技企业的支撑,更是散布其间的各种初创企业构成的产业链。这一产业链互相配合,之于城市,是为由中国平安、招商银行、微众银行、金融壹账通、百行征信、腾讯金融科技构成的深圳“金融科技走廊”;之于企业,是为由陆金所、智慧城市、医疗科技、壹钱包、平安科技、汽车之家等构成的中国平安“五大生态圈”。

这其中,上市是对金融科技转型路径的认可,估值更是反映科技赋能金融的成效体现。中国平安作为1.4万亿总市值、掌舵逾8万亿资产、服务逾2亿个人客户的企业,未来方有可能成为金融科技的方向标。

深圳的Fintech公司,同时拥有规模和创新能力。在《深圳市贯彻落实<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行动方案》中,深圳提出了“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和“打造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的底气。

卓越的创新城市必然要有卓越的创新企业,“生态”是深圳金融、非金融企业的共识。今年“世界500强”企业中,深圳有8家企业入围。华为、平安、腾讯三家世界500强的深圳企业被赋予一个新称呼——HAT。

在世界500强榜单上,HAT“创新帽”表现抢眼。今年的榜单显示,平安去年营收1842.8亿美元,华为达到1243.16亿美元,腾讯则是472.73亿美元。在三家企业的年度财报中,“生态”成为高频词。三家企业不仅是产业的引领者,更是创新的组织者。HAT“创新帽”,已经位于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新产业的金字塔尖。华为、腾讯、平安的系列开发者大会,对行业的重要性几乎比肩微软、英特尔和谷歌。

世界级的城市群,需有世界级的企业支撑。在金融科技赛道上,以平安、腾讯为首的深圳龙头企业,不仅构建了自己的“金融科技走廊”更让金融科技出海,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

例如,金融壹账通和平安科技在2018年凭借区块链平台及专业技术,击败微软、IBM、埃森哲、R3等区块链行业巨头在内的11家竞标机构,中标香港金融管理局旗下的国际贸易融资平台项目,并得到香港政府部门以及七家国际银行的认可。中国平安成为国内首家区块链技术“出海”的金融科技企业。

8月11日,金融壹账通与瑞士再保险共同宣布了一项合作协议,双方将致力于共同向欧洲推出金融壹账通的智能闪赔解决方案,用于欧洲市场的汽车理赔服务。该解决方案利用金融壹账通基于AI的图像识别技术,以及瑞士再保险的风险专业知识和市场专业知识,可在几秒钟内提供高效、完全数字化的服务,显著改善用户体验。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