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独家专访香港检测和认证局主席于常海:大规模检测为经济重启创造条件 生物科技、检测公司及高校应参与

2020年08月2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丽娜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球性的敌人,而且是个传染病,因此是否接受检测并非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影响整个社会。因此越多人检测,效果越好。全民检测的目的是为了找出那些无症状的隐形患者,而且疫情受控之后,社会就可以安心重启经济。”于常海坦言。

香港第三波疫情持续蔓延,期待已久的全民核酸检测将于9月1日启动。

“香港的全民核酸检测是自愿形式,毕竟香港的体制与内地不同,我们需要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国外也没有类似的全民检测,因为政府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而且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全民检测的目的是为了切断病毒传播链,尽快重启经济。”香港检测和认证局主席、香港生物科技协会主席于常海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表示。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此前表示,根据日前为约13万人做的检测阳性比率推算,香港约有1500名隐形患者,仍然潜伏在社区之中。虽然香港近日确诊病例回落至两位数,但疫情仍未出现稳定的下降趋势,源头不明的个案数量仍然偏高,显示社区隐形传播链仍然存在。

于常海坦言,内地已经成功控制了疫情,值得香港借鉴。“救人如救火,疫情让全球都着火了,香港市民应该明白,房子已经着火了,你还不让别人来帮你忙,那你怎么办?全民检测在内地的机制下可以实现,但是以美国为例,全民强制戴口罩都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要把重点放在控制疫情上。”

在他看来,这次的疫情凸显了香港医学检测行业自身存在的一些瓶颈。2008年,香港经济机遇委员会认为香港有极大潜力发展检测及认证业,并认为检测及认证业可于中长期为香港经济带来裨益,将其定为香港优势产业之一。特区政府在2009年成立香港检测和认证局,旨在提高香港检测和认证服务的专业水平及国际认受性,并为业界开拓更多商机。

特区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香港检测及认证行业共有730家私营独立检测认证机构,这些机构大部分是私营实验所,其中从事医学/医疗化验的机构占比达到约30%,比重最大。林郑月娥日前透露,目前获得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认可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的私营化验所超过30家,每日检测能力已超过10万个。

检测参与比例偏低

自7月开始,特区政府已陆续为高危群组进行病毒检测,但部分群体的反应并不理想,例如运输署为出租车司机提供的两轮自愿检测仅有约1.4万名司机参与,占香港5.9万名出租车司机的比例不足24%。

据了解,有关部门向外佣群体派发约3800个样本瓶,目前仅有不到一半的样本已经检测。香港医管局至今共派出3.4万个样本瓶,收回约2.3万个,回收率约67%。

“在这个社会体系里,当你有太多选择反而会迷惘。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加强宣传,以科学的方法向公众进行解释沟通,鼓励更多的市民参与,不然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一知半解而作出错误的决定。”于常海说。

他坦言,在自愿检测计划中,必须要考虑市民的便利性,“比如向外佣、出租车司机群组派发的样本瓶收回比例不高,有些人可能害怕失去工作而有不愿检测的‘鸵鸟’心态。有些外佣是每周工作7天,根本没有时间去指定地点交回样本,因此在制定政策时必须要做好相应的配套措施”。

负责统筹此计划的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8月23日表示,特区政府已为普及社区检测计划在全港18区物色逾100个地点作检测场地,包括社区会堂、体育馆、学校等,这些地方空气流通,且有足够空间实施防感染措施。

混合检测可大幅降低成本

同时,于常海指出,在大规模检测中可以考虑采取自我采集咽喉试子样本的方式,以此大大减轻医务人员的负担。他领导的团队在4-8月期间曾进行了一项研究,涉及500多个样本,涵盖不同的年龄段、行业,表明自我采样完全可行,“咽喉试子在放入病毒保存液后,病毒就已经灭活了,在运输的过程中亦无传染性。而来自隐形患者的深喉唾液样本,本身是有传染性的”。

一直以来,香港主要采取深喉唾液检测的方式,样本分散在不同实验室进行逐个检测,导致检验的效率不高。对此,于常海表示,“社区阳性个案的比例极低,将被检验者分成多个小组,小组的样本被混合一次检测,一发现有阳性个案才逐个复检,可以大大提高检测效率。采用鼻液或咽喉拭子进行混合样本检测已被美国、德国、我国内地采用,目前在美国申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FDA)试剂审批,必须适用于混本样本的检测方式进行。”

他透露,这种“混合样本”的检测方式常用于血库,检测是否存在病毒感染,“这样的做法更快,需要的资源更少,但在医疗系统中不能用,因为在医学检测中,很多病人已经有病症,很大概率是确诊患者,阳性比率高,不适宜用混合样本。相比之下,大规模社区检测中,阳性比率较低。”

于常海建议,香港业界可以大范围应用“混合样本”检测,“如果原来一个样本的检测费用是1000港元,十个样本混合检测的成本就可以降低为每人100港元,这个价格很多企业和个人都可以负担来进行定期检测,有助于将来推出健康码以及经济进一步恢复”。

最大的敌人是病毒

尽管特区政府已经多次重申化验人员不会知道提供样本人士的个人资料,参与者个人资料和样本都不会被送到香港以外地方,但“揽炒派”仍无理抹黑,极力阻挠检测计划。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球性的敌人,而且是个传染病,因此是否接受检测并非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影响整个社会。因此越多人检测,效果越好。全民检测的目的是为了找出那些无症状的隐形患者,而且疫情受控之后,社会就可以安心重启经济。”于常海坦言。

他直言,目前香港经济步入严重衰退,由于疫情反复,粤港两地不能正常通关,导致各行各业遭遇空前危机。因此,大规模普及检测将为香港重启经济和恢复两地正常交往创造必要条件。

有意见认为即使检测阴性后亦有可能感染,对此,于常海表示,“我们应该理性科学地来看待,如果一个人检测阴性,那么他可以说我可以证实我不是一个无症状的隐形患者,不会传染给我的家人和周围的人,全民检测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亦是每个市民的责任。”

“香港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有些人本末倒置。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意见不合的人,不是争论到底用哪桶水去灭火。我们应该用科学的方法来做,这是一个新的病毒,全世界的科学家现在都在努力找出更多的检测方法,找到传染的源头;同时积极开发研究疫苗和治疗的方法,但后两者远水救不了近火。”他指出。

他强调,大规模社区检测是目前控制疫情的最佳方法,全民检测需要解决人手、设备等技术问题,“由于确诊人数不断增加,香港目前的医疗系统已经饱和,没有能力针对无症状的人进行大规模的筛查。香港有很多的生物科技公司、高校等不同机构也可以参与进来。”

于常海笑着打比方说,生物科技公司、检测公司、高校、私人实验室等,都可以担任抗疫的“民兵、雇佣兵”,去支援公立医院的“正规军”。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