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西门子医疗164亿美元收购瓦里安背后:赛道巨头的整合和疫情后的议价优势

2020年08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卢杉 

接下来下半年医疗器械的交易趋势,一方面受限于疫情走向而影响交易量,但另一方面,一些在疫情中受益而获得大量现金流的细分领域,也许会出现新的并购热点。

接下来下半年医疗器械的交易趋势,一方面受限于疫情走向而影响交易量,但另一方面,一些在疫情中受益而获得大量现金流的细分领域,也许会出现新的并购热点。

因疫情冷清了一段时间的全球医疗器械领域,迎来了第一笔大交易。

2020年8月2日,西门子医疗和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Varian)宣布,双方已签订协议,西门子医疗将以每股177.50美元现金收购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的所有股份,折合收购总价达164亿美元,与截至2020年7月31日瓦里安普通股30天成交量加权平均收盘价相比溢价约42%。

西门子医疗方面表示,对瓦里安的收购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最终须经瓦里安股东及监管部门的批准,并满足其他约定俗成的收购条件。交易完成后,作为西门子医疗的品牌,瓦里安将继续以其原有名义运营。

这是两家医疗器械行业在各自赛道上的巨头的“强强联合”,是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的结果,选择的时间点也有些许耐人寻味。

“此次并购感觉有些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高特佳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张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一是两家公司都是全球性的巨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很正常的,之后要评估的就是未来能否一加一大于二;二是这个交易肯定不是临时起意,是经过长期评估和考量,但选择这个时间点跟全球疫情有关系,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市场,如果不是跟疫情强相关的医疗细分领域,估值上有较大的议价空间;第三是市场格局,本身放疗领域在全球只有两家巨头,除了瓦里安占了七成市场,接下来就看医科达会怎么走了。”

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让医疗行业内部整齐地分成了赢家和输家,出行限制让并购交易也一度按下暂停键:据Evaluate Vantage数据,2020上半年已完成并购的平均规模低于过去10年的任何时候。2020年前6个月,平均收购规模仅为1.08亿美元,这是自2015年以来首次出现全面下滑。交易数量仅为57,近十年来巅峰时期的交易量为2015年的251、2016年的263起。

接下来下半年医疗器械的交易趋势,一方面受限于疫情走向而影响交易量,但另一方面,一些在疫情中受益而获得大量现金流的细分领域,也许会出现新的并购热点。

产业链整合

8月3日,西门子医疗公布2020年4月1日至6月30日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营收33.12亿欧元,同比下降6.9%:影像业务营收同比下降3.3%;临床治疗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8%;受医疗机构常规检测量下降影响导致盈利下降,诊断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5.9%。

西门子医疗首席执行官Bernd Montag预计与第三季度相比,第四季度业绩将显著改善。

但西门子医疗依旧是影像诊断、体外诊断、介入治疗等领域的医疗器械巨头。2018年,西门子集团完成对医疗业务的分拆及独立上市,西门子医疗成为独立上市的公司。2019财年(截至2019年9月30日),主要获益于影像和临床治疗业务板块,西门子医疗总营收145亿欧元,同比增长5.8%,调整后利润额为25亿欧元。

相较于西门子的知名度,瓦里安是更为“低调”的细分领域的龙头:在放射领域占据约70%的市场。

瓦里安进入中国市场已有三十多年,于2007年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中国工厂及地区总部,设立了在北美地区以外唯一的直线加速器生产基地。2008年在北京设立其亚太地区培训中心。

瓦里安主要提供癌症及其他疾病放射治疗、放射外科、质子治疗和近距离放射治疗设备及相关软件,也是影像部件及安全检测相关设备的供应商。2019财年营收32亿美元,调整后的营业利润率约为17%。

如果按2019年营收计算,西门子医疗与瓦里安营收相加超过GE医疗的199.42亿美元营收;如果以2020上半财年营收计算,瓦里安营收16.23亿美元,西门子营收85.62亿美元,加起来101.85亿美元,也超过GE医疗的86.26亿美元。

“从西门子来看,曾经也有放疗业务,但可能由于增长不如预期就被砍掉了。隔了几年之后又把这块业务做回来。”张鹏认为,此次收购一方面很可能基于财务目标上的考虑,“另一方面现有的影像跟放疗业务结合越来越紧密,实际上二者业务是融合的。之后能不能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预期目标,取决于内部的体系的管理。对于西门子来说,有大集团的优势也有决策链长的短板,灵活性比较差一点。”

对于瓦里安来说,与西门子医疗在产品层面的整合是比较容易实现的,“从产品层面上可以做影像加放疗整体解决方案。瓦里安除了仪器,现在也逐渐做服务,比如放疗中心。从销售渠道的成熟度上来说,西门子医疗更强一些。”

在时间点上来说,疫情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加速了这一并购的发生。相对于西门子,由于业务与肿瘤高度相关,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冲击更为直接。8月2日,瓦里安公布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肿瘤领域的总订单下降了14%;营收下滑16%为6.94亿美元。

“疫情强相关医疗细分领域,比如体外诊断的公司市值水涨船高,收购方是很难去议价的。”张鹏认为,但瓦里安的放疗业务相关的肿瘤科室,“在国内一季度基本属于放假状态或者医生调配状态,医科达、瓦里安这样的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这时候出手收购肯定是比较好的时间点。”

器械并购的复苏

瓦里安的收购让人对另一家放疗龙头医科达的走向充满好奇和想象。

2019年1月17日,飞利浦宣布与医科达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针对中国市场的实际需求聚焦肿瘤精准放疗进行合作。

在西门子医疗与瓦里安合并之后,飞利浦与医科达是否会扩大合作?张鹏认为这取决于相互管理层的认同,“飞利浦与医科达2019年在中国市场的合作可能是一种试水,因为目前中国医疗市场确实是全球最繁华的市场,看双方结合的程度,再看全球市场的可能性。但从这个领域来看,全球垄断性的局面是越来越严重了。”

对于中国本土企业来说,这次并购可能也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对本土企业的压力比较大。现在中国的放疗企业还是单打独斗的。对于上下游整合的意图不可能不存在,但具备整合能力,完成组织架构、文化、管理系统上并购和管理的主导方其实不多。分拆、剥离、并购这种成熟的商业行为,国内企业还是相对保守。”

但从全球来看,由于疫情暂停的并购已经逐渐在复苏。

2020年上半年,影响大型医疗器械公司股价表现的主要因素与其他行业一样也是疫情。呼吸机制造商和检测厂商纷纷增加,整形外科和心血管减少,因为疫情迫使医院重新安排工作重点。

下跌趋势很容易描绘:相关公司用于手术的产品如矫形、心脏和牙科受到了较大的打击。即便是机器人手术市场的领军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市场追捧的Intuitive Surgical,在半年时间里也下跌了4%。医科达也是器械大公司下滑前五名之一,今年上半年医科达市值下滑30%。

今年下半年医疗器械行业并购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情况。对相对成熟的公司进行大轮融资的趋势,最好的例子是Grail公司5月份获得的3.9亿美元D轮融资。这家肿瘤早筛的独角兽公司拥有巨额融资的记录,尤其是2017和2018年的两次融资共12亿美元。最近的现金注入部分来自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和Illumina,后者是测序巨头Grail的前身。

“全球的医疗器械并购可能更多基于长线,类似的并购下半年可能还是会发生。”张鹏认为,“ 国内来说,体外诊断IVD企业疫情期间在二级市场表现太好了,闲余资金丰富,某种意义上很多企业都有这种外扩的想法,包括高耗值耗材,市场上都有一些苗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