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在线平台加码短视频 B站腾讯能否打破“时长”瓶颈?

2020年08月0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陶力,洛赛 

犹豫了一年半后,视频平台开始在短视频市场发力。任何视频形态的推出,都离不开创作者。对于长、中时长的视频而言,发展已经进入了冷静期,短视频无疑是眼下的热点。

犹豫了一年半后,视频平台开始在短视频市场发力。任何视频形态的推出,都离不开创作者。对于长、中时长的视频而言,发展已经进入了冷静期,短视频无疑是眼下的热点。

蓝海中的密集渔网,是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现实竞争格局。角逐激烈以及红利期将尽,让视频生产、制作以及发行环节举步维艰,改变不能是未来预期,必须是现在进行时。

就在上周ChinaJoy期间,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在该公司年度发布会上表示,视频行业经过懵懂的学习期和高速发展期,现在已经进入了相对理性发展的新阶段。不过,上半年的疫情,导致一段时间影视剧停工停产,节目录制困难,造成了排播和内容生产的压力。

毫不意外的是,腾讯视频将下一阶段的重点之一落在了短视频上面。平台将推出独立的腾讯视频号,不断开放商业化能力,优化变现模式。相较于B站而言,腾讯视频号似乎来得有点晚。连年亏损的视频平台,能否借此打破时长和内容的瓶颈?

B站、腾讯视频等平台开始在短视频市场发力-徐晖摄

打造闭环

犹豫了一年半后,视频平台开始在短视频市场发力。任何视频形态的推出,都离不开创作者。对于长、中时长的视频而言,发展已经进入了冷静期,短视频无疑是眼下的热点。

腾讯也早已经开始试水,腾讯微视就是例证。自2013年被推出后,微视的日活一度达到4500万,但市场环境让其搁浅。等到腾讯计划在2018年复活微视时,短视频赛道已经出现抖音、快手等强势选手。据《中国网络视频精品报告(2020)》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含短视频)规模达到8.5亿,占网民整体的94.1%,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

其中,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新业态异军突起,短视频用户高达7.73亿,在网络视频中占比接近91%,在所有网民中占比85.5%,也就是说,平均每100个人就有85个人刷短视频。根据官方数据,抖音DAU(日活跃用户数)已破4亿。而腾讯2020年为微视规定的目标是5000万DAU。

在这一赛道竞争,压力显而易见。而对于主打中等长度视频的哔哩哔哩而言,短视频首先是竞争者,但同样也是需要纳入发展版图中的一员。哔哩哔哩曾不止一次经历了与短视频平台的近身战。

2020年3月初,包括渔人阿烽、老四赶海、渔戈兄弟等一批UP主就集体宣布独家签约西瓜视频。而早在2019年,游戏区知名UP主“敖厂长”与B站独家协议期结束后,便与西瓜视频签约,打造了多个独播节目。对此,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回应称,现在大家竞争的是平台的综合能力和自身生态布局,包括创作者能否在这个生态里获得长期持续的事业目标。

竞争的同时,也是在破解行业的困局。据悉,2018年12月上线的轻视频App在今年6月正式接入哔哩哔哩主站,开始导流。尽管来得有点晚,但腾讯视频提供的是一整套的闭环。

孙忠怀称,腾讯视频将提供从内容创作到分发变现的闭环服务,帮助用户便捷地表达创意、分享生活、建立影响力。同时,平台还将面向创作者开放三大权益,通过倾斜资源,开放商业化能力,优化变现模式,全方位扶持创作者。

变现还早

收入增长神话成为过去式,亏损依然是视频平台迈不过的坎。公开数据显示,爱奇艺已经连续11年亏损,其中近五年的亏损总额超过320亿元。腾讯虽在2019年缩减亏损,但数额也到达了30亿元。以优酷为核心的阿里大文娱亏损额度也在2019年接近160亿元。

将视点落在中等长度视频的哔哩哔哩也难逃亏损泥沼。2015年至2018年,B站净亏分别为3.74亿、9.12亿、1.84亿、5.65亿元。亏损来源于行业发展的瓶颈,平台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人口红利见顶。

Quest 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移动端用户数量增长幅度同比下滑超过100%,用户时长增速也从2018年的22.6%下降至6%。流量池的饱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视频平台的增量空间压缩,获得用户的成本也在增加。

为寻求增量,平台的现有出路,只能是增加内容制作成本,亏损是可预见的结局。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到达222亿元,占总营收的77%。同时,腾讯视频的内容成本也超过30亿元。

收益跟着流量走。更为重要的是,2019年互联网广告流量首次出现同比下降,总流量全年下滑10.6%。平台会员的权益与广告商需求的冲突,也让平台的广告收益萎缩。腾讯视频采信数据显示,广告商的营销预算已从27%下降到19%,长视频平台可扩展的广告增长空间同样受到限制。

与此同时,一大批内容创作者也开始发力短视频。资深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郝智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在主流媒体平台深耕13年,目前也在知识类视频领域挖掘。“由于我做的是偏知识解读类视频,更加适合今日头条和B站,这一块内容也是B站和西瓜视频目前在抢的资源。但是,对于创作者来说,要求也比图文展示的成本高得多,最起码粉丝数要达到5万以上才有可能获得收益。如果视频播放量在10万以下,收益可以忽略不计。除非你和平台签约,有补贴才能有固定的收益。”

即便是亏损,平台在加大内容的投入上依然不留余力。毕竟,用户的粘度和停留时长至关重要。孙忠怀认为,这次疫情只是行业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小关口,不能因为疫情就悲观地只做短期打算,而放弃了更深入的思考。“我们会动态衡量投入和产出比,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持续投入,探索更多元化的收入模式,立足未来,持续地构建对用户、对合作伙伴和行业有长远价值的综合型视频平台。”

腾讯视频最新官方数据透露,腾讯视频2月移动月活达到2018年以来的新高,上半年新会员同比去年增速提升超25%。此外,WeTV 6月日均活跃用户数量同比增长了近12倍。

只不过,对于审美和认知越来越高的用户而言,传统视频平台在思维上还需要升级。郝智伟坦言,希望平台不要那么多荷尔蒙,而是更加严肃一点,挑起很多人对严肃内容的兴趣。“这种解读实际上是对普通人认知的提升,对人生的抉择都是有好处的。不能光有荷尔蒙的内容,大家看完了内心更空虚,更疲乏,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