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2020银行评级调整扫描:27家商业银行上调5家农商行下调

2020年08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从区域来看,浙江省内共有11家银行评级上调,是银行评级上调最多的省份。

在企业年报披露完毕后,5-7月迎来发债主体评级调整的高峰期。今年因为疫情,商业银行经营受到较大影响,因此市场也关注今年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评级调整情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梳理,截至8月6日,共有27家商业银行主体评级上调,相比上年同期减少9家;共有5家商业银行主体评级下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8家,5家银行全都为农商行。需要说明的是,部分中小银行推迟了年报公布及评级时间,因此未来可能还会出现中小银行评级调降的案例。

“目前发行人付费模式下,评级机构和发行人的地位决定了评级调整‘易上难下’。”某评级公司信用评级负责人坦言,“今年银行业受到疫情影响,所以上调评级的案例减少。下调评级减少可能是因为去年中小银行风险事件引起市场对中小银行偿债能力的担忧,导致去年评级下调较多,基数略高。”

梳理发现,评级上调原因主要为:盈利能力保持稳定、存贷款占有率有所上升、贷款质量改善。而评级下调的原因主要有三类,资产质量下滑、负债稳定性降低、盈利能力及安全性下降,三类指标有时同时恶化。

上调评级银行集中于浙江

在债券市场上,商业银行会发行二级资本债、同业存单等债券,以补充资本或筹资,相应需要对银行主体及所发行的债券进行评级。资信等级是一家银行履约状况和偿债能力的综合反映,低等级的主体较难获得其他金融机构的支持。因此,某种程度上评级是筹资的通行证,而评级提高则可以降低发债成本。

记者根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8月6日共有27家商业银行主体评级上调,相比上年同期减少9家。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评级机构上调银行评级的案例相应减少。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4个百分点。不良方面,银行业协会数据显示,6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1%,相比去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逐步传导,银行不良贷款上升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从调整前后银行评级级别来看,调整前评级为AA+的居多,共计11家,占比达到四成,这些银行资产规模大多在2000亿以上。换言之,评级调整后,这11家银行主体评级将升至AAA。从银行类型来看,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二者占比达81%。

从区域来看,浙江省内共有11家银行评级上调,是银行评级上调最多的省份。“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之下,深耕小微业务、区域经济发达且风控过硬的中小行可能会相对受益,而浙江很多银行在服务小微方面各有特色。”前述评级公司信用评级负责人表示。

以台州银行为例,该银行评级由AA+调整为AAA。评级公司调整的理由为,台州银行定位“三农”和小微企业,息差处于较高水平,在同业竞争加剧和拨备力度加大等不利因素影响下,盈利能力依然保持在城商行同业领先水平。同时,资产质量和流动性保持良好。

据记者梳理,银行评级上调原因主要为:盈利能力保持稳定、存贷款占有率有所上升、贷款质量改善、上市成功拓宽资本渠道等。

比如,贵州银行评级由此前的AA+提升至目前的AAA。“贵州银行上市成功,拓宽了资本补充渠道、增强了资本实力并有助于公司治理水平的持续提升。”评级公司称。

5家农商行评级下调

评级下调方面,共有5家银行被下调评级,分别是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山东荣成农村商业银行、烟台农村商业银行、贵州乌当农村商业银行、山东阳谷农村商业银行,五家银行均为农商行。

相比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农商行和当地区域经济关系更为紧密,同时农商行的定位往往是服务三农和中小企业。近年受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影响,部分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增加较多。

据记者梳理,银行评级下调原因主要为资产质量下滑、负债稳定性降低、盈利能力及安全性下降三大类。事实上,银行可能多项指标同时出现恶化。比如烟台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评级公司指出,担保圈链风险不断暴露,该行不良贷款持续较快上升,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且大幅低于监管要求。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3.4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1.72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大幅上升4.23个百分点至8.82%,拨备覆盖率仅为76.70%。受资产质量下滑和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2019年该行净息差较上年大幅下降0.44个百分点至2.90%。

“在银行评级被下调的案例中,不良贷款率上升是出现次数最多的原因。”广发固收首席分析师刘郁表示,“资产质量下滑表现方式较多,如不良贷款率及不良贷款规模出现大幅上升,逾期贷款与关注类贷款占比高,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非标投资占比较高且存在信用风险等。”再如,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评级由BBB+调整为BBB。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末该行不良率为4.89%,相比上年上升0.19个百分点。但评级报告指出,截至2019年末,该行逾期贷款规模为10.85亿元,较2018年末上升10.15%,资产质量较差。同时,该行逾期贷款以逾期90天以内贷款为主,信用风险仍将持续暴露,贷款质量向下迁徙的可能性较大。

此外,延边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维持为AA-,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严格来说,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并不算评级下调,但是调整为负面对银行影响不利。比如,有些公司账户会有限制,不让拿主体展望为负面的债券。”前述评级公司信用评级负责人坦言。

7月16日,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副主任洪小平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农商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总体良好,尤其是存款基础稳定,流动性风险可控。同时他表示,长期以来,农村中小银行资金来源总体充裕,整体流动性水平较为平稳。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