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深市上市公司迎来分类监管 “蹭热点”将被列入“非正常类”

2020年09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8月30日晚间,深交所发布《上市公司风险分类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分类办法》),指出将根据上市公司风险严重程度和受监管关注程度不同,将上市公司从高到低依次分为高风险类、次高风险类、关注类、正常类四个等级。

8月30日晚间,深交所发布《上市公司风险分类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分类办法》),指出将根据上市公司风险严重程度和受监管关注程度不同,将上市公司从高到低依次分为高风险类、次高风险类、关注类、正常类四个等级。

针对高风险类及次高风险类上市公司,交易所将重点配置监管资源,对其信息披露、并购重组、再融资等事项予以重点关注。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这次对上市公司风险等级分类,对资本市场监管有着非常好的指导意义,可以有效集中资源聚焦重点公司,通过各类指标对上市公司风险等级进行分类更好地进行差异化监管,将显著提升一线监管的效能。”8月31日,华南一家中型券商策略分析师人士受访指出。

“蹭热点”被列入“非正常类”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深交所从财务舞弊风险、经营风险、治理及运作风险、市场风险、退市风险五个维度对上市公司风险等级进行评估分类,评级指标包括基础类指标等。其中,基础类指标以上市公司日常运作及财务数据为基础并结合行业特点进行设置。

同时,深交所还通过对基础类指标进行不同的风险赋权,结合触发类指标计算各公司的风险值,并综合考虑公司所处行业特性、 公司特性、日常监管情况等调整、确定上市公司的分类等级。

具体来看,存在对上市公司日常经营影响较大的未决诉讼、出现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业绩承诺不达标业绩承诺期后一年业绩大幅下滑、高商誉、高质押、最近一年董监高频繁变动、被出具非标意见、被通报批评或重大行政处罚、“蹭热点”等企业,其分类等级不得为正常类。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如“期末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超过50%”,2019年年报数据中超过这一数值的深市上市公司合计有73家;而同样,触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质押比例超过80%”这一数据的深市上市公司,则有296家;触及“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以2019年年报为例)则有180家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异常的财务指标数据、经营风险外,此次被列入非正常类等级的指标中还包括了一项“公司涉嫌利用热点概念、信息披露炒作公司股价”的行为。在不少业内人士眼中,这一指标规则的列入将起到净化A股市场生态的作用。

此前,A股市场出现了不少上市公司通过公告、互动易回复以及微博微信等方式“蹭热点”,引发股价大幅波动的案例。

如年初的部分企业在公开场合表态存在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新能源汽车、网红经济等热点题材关联或业务合作,致使二级市场一片躁动,而公司高管却趁机抛出减持方案。

在行业人士看来,“蹭热点”、题材炒作等行为不利于市场稳定,容易滋生套利或内幕交易行为等,伤害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公信力,上市公司应该对市场怀有敬畏之心、投资者也应警惕“炒作”行为,监管层也须严厉防控相关行为,对违背信息披露原则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防止编概念、“蹭热点”,打击“忽悠式”“炒作式”披露。

“‘蹭热点’伤害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公信力,损害广大投资者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而且会误导投资者的判断,这其中隐藏了一些公司实施虚假陈述、打肿脸充胖子、炒作概念的失信行为;有的故意让投资者产生不必要的联想,这种不理性的联想会产生重大投资误判。蹭热点实际上就是滥用信息披露的自由,损害投资者权利,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受访指出。

而随着“蹭热点”企业被监管着重关注,在投资者看来,将有效打击这种不敬畏市场的行为。

高风险公司被重点“盯梢”

根据《分类办法》显示,深交所将上市公司划分为不同的分类等级,主要是根据分类结果进行差异化监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2003年,深交所便开始制定上市公司风险分类标准,动态评估上市公司风险分类等级,开始了分类监管的初步探索。目前,深交所已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技术搭建一套严谨的风险监测智能平台。

2019年年报审核前,深交所就利用此系统对2000余家公司进行“拉网式”排查,根据风险分类配备监管资源,对于信息披露质量较高、持续规范运作的优质上市公司,深交所在定期报告审核等日常监管工作中适当实施豁免审核。

而对于高风险公司,深交所实施“双重审核+行业组加审”的审核模式,还建立了会计、重组、公司治理等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复核机制,将监管资源向涉嫌存在财务造假、虚构交易掏空上市公司资金等情形的高风险公司倾斜。

根据《分类办法》显示,当触及“主营业务陷入停顿,主要经营性资产丧失”“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申请或被申请破产清算、破产重整”“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被出具否定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被立案调查或初步调查、移交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等十项指标之一的,将被判定为“高风险类等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部分可量化指标发现,2019年年报中有20家公司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但尚没有企业被出具“否定意见”;而近一年以来,公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企业合计54家;深市存在退市风险的ST或*ST股则有117家。

根据相关安排,被判定为高风险类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考核评级不得为A,不享有深交所信息披露直通车资格。深交所也将对其年度报告实行双重审查,并向市场公开年度报告问询函及公司回复内容。

前述分析师指出:“上市公司风险等级分类,将有助于提前发现和揭示上市公司的风险系数,助力市场参与各主体,监管部门、投资者、债权人、上市公司本身、地方政府等都提前做好风险应对,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有利于资本市场的稳健运行。”

国内一名资深市场人士也表示:“风险分类各项指标公开,有利于向市场传递‘扶优限劣’的监管导向,强化激励约束机制,促使上市公司自觉适应监管要求,积极化解风险,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维持市场良性运作。”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