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银行、对冲基金、外贸企业“齐助攻” 人民币汇率创2月以来新高

2020年09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随着美联储引入平均通胀目标令美元持续跌向过去两年最低点,人民币汇率再迎新的上涨动能。

随着美联储引入平均通胀目标令美元持续跌向过去两年最低点,人民币汇率再迎新的上涨动能。

截至8月31日21时30分,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8442,盘中触及2月以来最高点6.8423;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8466,盘中也创下今年以来最高值6.83865。

上周五,人民币汇率突破6.9整数关口之后,对冲基金掀起了空头回补潮。此前在7.05附近沽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一见6.9止损点失守,意识到原先沽空人民币策略宣告失败,纷纷止损空头头寸并加入看涨人民币阵营。甚至部分对冲基金已买入执行价在6.65-6.7的3个月看涨人民币汇率外汇期权,因为他们认为美联储引入平均通胀目标将开启美元新一轮下跌周期,令人民币有望收复6.6-6.7一线。

PIMCO驻香港的投资组合经理Stephen Chang表示,尽管按贸易加权计算,美元仍上涨约2%,但在市场预期美联储将更长时间延续零利率的氛围下,美元仍处于贬值轨迹的初期。除非美国第四阶段财政刺激方案面世遭遇巨大波折,也可能引发避险资金回流与美元上涨状况。

不过,他的提醒未能阻止对冲基金持续加大沽空美元力度。

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对冲基金持有的美元净空头头寸逼近20万手,一直徘徊在今年以来最高值附近。

“这背后,是大量对冲基金还担心美国大选不确定性(拜登胜出)将令美国经济政策出现重大变更,驱动美元持续跌跌不休,进而带动人民币迎来更强劲的上涨势头。”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向记者分析说。

外贸企业正接棒银行“买涨”

部分沽空美元风格激进的对冲基金还做了比较——2008年美联储启动QE与零利率政策,令美元指数累计跌幅达到约17.6%,如今美联储的QE力度与零利率政策持续时间(可能长达7-8年)远远超过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间,相应的美元指数累计跌幅将更大。如今美元指数从3月年内高点仅仅下跌10%,若按累计跌幅25%计算,它还有约15%的下跌空间。

因此,这些对冲基金纷纷押注美元指数最终跌至82-85的同时,大举买涨人民币套利。

一名香港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31日当天参与买涨人民币的银行与对冲基金资金规模至少达到25亿美元。

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越来越多拥有美元头寸的外贸企业不得不紧急结汇以减少汇兑损失。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交易员透露,在8月31日人民币汇率上涨突破6.85后,外贸企业紧急结汇操作明显增加,他们担心若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突破6.8整数关口,结汇操作的汇兑损失反而更大。

在这位交易员看来,当前人民币汇率上涨与企业结汇率抬高保持着紧密的正相关性。外管局数据显示,7月份,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达到64%,环比提升7个百分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7月以来人民币汇率从7.06一路上涨至6.85附近,令大量企业加大结汇力度以避免更大的汇兑损失。因此,越来越多需要美元付款的外贸企业也采取延后购汇措施。

丰厚汇兑收益引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同样在助推海外资本加快人民币资产配置的步伐。

一位计划配置人民币债券的全球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透露,他们内部测算过,当前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在250个基点高位徘徊。若未来6个月人民币兑美元至少还有3%的涨幅,那么持有人民币债券策略的实际无风险利差回报将达到550个基点,足以满足机构全球债券投资组合年化回报3.5%的预期。目前他所在的全球资管机构正打算拿出3%基金资产用于配置人民币国债。“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因外债压力增加、疫情反复、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可能触发本国货币汇率大幅冲高回落,中国经济稳健复苏基本面与逾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足以令人民币汇率保持相对平稳的双向波动,因此我们根本不担心人民币汇率会突然大幅下跌。”

多位正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海外对冲基金经理普遍认为,持续加仓人民币资产的“新动能”是,因为人民币汇率升值所带来的汇兑收益,已超过持有人民币国债的利息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市场普遍预期美元持续贬值,这些海外对冲基金在加仓人民币资产的同时,均不打算买入汇率风险对冲衍生品,进而最大限度提高人民币资产配置的实际回报率。

在Peter Tchir看来,这些对冲基金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他们可以迅速买入外汇衍生品帮助他们规避人民币汇率突发性波动风险。比如他们正密切关注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与远期掉期交易报价变化,若他们发现人民币汇率出现短期冲高回落迹象,或中美关系趋紧令人民币承压,就迅速在新加坡外汇市场买入人民币外汇期货期权等衍生品对冲汇率异常波动风险。

“相比而言,外贸企业的市场反应明显偏慢。”前述股份制银行间金融市场部外汇交易员直言,人民币持续上涨,不少外贸企业要么大幅延后购汇,要么加大紧急结汇力度,或在外汇市场大举买涨人民币汇率,但若市场出现“突发性反转”,企业内部较慢的决策机制反而令他们的补救措施“为时已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两天不少银行跨境业务部门正积极向众多外贸企业推荐风险逆转型人民币外汇期权组合,引导他们竖立风险中性套保理念。 (编辑:李伊琳)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