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丨注意疫情导致的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

2020年09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春顶,谢雨珂 

疫情直接冲击了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和对外贸易,带来金融和货币市场的动荡,正在引发和累积不断增长的债务风险。

李春顶谢雨珂

新冠疫情经历了第二波在欧美传播后,当前处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第三波全球扩散和蔓延中,印度、巴西、俄罗斯、墨西哥、阿根廷以及南非等新兴经济体都是疫情的重灾区。疫情直接冲击了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和对外贸易,带来金融和货币市场的动荡,正在引发和累积不断增长的债务风险。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6月份的预测,2020年的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印度的GDP将萎缩4.5%、俄罗斯的GDP将下降6.6%、南非的GDP将萎缩16%。另外,拉丁美洲地区的整体经济将萎缩9.4%,其中最大的两个新兴市场国家巴西和墨西哥的经济将分别萎缩9.1%和10.5%。债务风险方面,拉美第三大经济体阿根廷在8月初重组了650亿美元的主权债务,调整了部分重组后债务的付款日期,才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日益增长的债务压力。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欠下的外币债务已经超过8.4万亿美元,占发展中国家GDP的30%。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预测认为,从疫情暴发至2021年3月,约有13.7%的垃圾等级的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债可能会违约。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的核心原因是疫情冲击实体经济、贸易以及就业。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普遍存在对外依存度高、经济结构单一、依赖外需和大宗商品贸易的特点,尤其容易受到疫情的影响。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与贸易增长放缓,封关和锁国的措施带来货物和人员流动的限制,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等,不仅冲击新兴经济体的国内生产与供给,而且带来外向型经济的损失,更对俄罗斯等部分依赖能源的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打击。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的原因之二是疫情导致经常项目持续恶化。疫情冲击了全球产业链与供应链,以出口导向为主的新兴市场国家对外贸易遭受重创。同时石油期货价格暴跌,俄罗斯、沙特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原油出口在GDP中的占比高,受到严重影响;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也重挫了依赖资源出口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如巴西、印度、南非、印度尼西亚和智利等国家,导致经常项目逆差不断增加。经常项目的恶化,导致外汇储备下降,偿债能力下降,主权债务违约可能性提高,债务风险不断酝酿。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的原因之三是疫情导致资本项目持续恶化。疫情下市场对全球经济的预期走向悲观,恐慌情绪不断上升,导致外资流出和货币贬值,进而加重债务负担。另外,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高度自由化的金融市场,不仅容易遭到国际游资的投机做空,还将增加金融动荡和债务风险。

另外,美联储的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也带来了外溢效应,影响到印度、巴西、土耳其等数十个新兴经济体,都跟随美联储多次降息,导致本币利率降至历史最低点。同时出现的还有新兴经济体货币兑美元汇率的巨大波动,货币持续贬值导致偿债成本上升,抑制了投资支出,而国际资本对市场失去信心后会撤出市场。大量资本流出引发了股市、债市与汇市的下挫,更进一步加剧资本外流,增加债务危机的风险。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的原因之四是疫情导致新兴经济体的信用评级下降。在今年3月底,由于财政状况不断恶化,结构性增长缓慢,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由BAA3降至BA1。同时遭遇评级下调还有尼日利亚、哥伦比亚、阿根廷等。信用评级下调导致这些国家难以获得国际融资支持,大量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面临违约风险,加剧了债务危机来临的可能性。除了阿根廷之外,厄瓜多尔、黎巴嫩两国也出现了债务偿还延期。

可见,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抗风险能力弱,包括医疗体系薄弱、工业发展水平低、消费和出口不足,以及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压力。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存在外债水平较高的问题,在疫情下很容易滋生和加剧债务风险。新兴经济体和相关国际治理组织应该未雨绸缪,制定相关的应对政策,化解不断攀升的债务风险。

(编辑李靖云)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