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中国国债大概率“入富”:海外资本押注债市熊转牛

2020年09月2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据渣打银行估算,当前跟踪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的全球资金总量约在2.5万亿-3万亿美元,若按中国政府债券纳入权重约5.7%计算,中国债券市场将迎来1400亿-1700亿美元的增量资金。

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会在9月25日决定是否纳入中国政府债券,海外资本早已提前行动。

图甘俊摄

“这几天通过债券通加仓中国国债的海外机构明显增加。”一位香港银行债券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相比以往,本周以来通过债券通渠道流入中国国债的海外机构资金量高出逾20%,其中不少欧美主动管理型投资机构首次加仓人民币国债“待涨而沽”。

据渣打银行估算,当前跟踪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的全球资金总量约在2.5万亿-3万亿美元,若按中国政府债券纳入权重约5.7%计算,中国债券市场将迎来1400亿-1700亿美元的增量资金。即便WGBI将中国政府债券的纳入周期达到20个月,其给中国债券市场带来的新增资金量,也会高于彭博巴克莱指数。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海外投资机构正热烈讨论上述新增资金入场,能否扭转当前中国国债市场持续调整的局面。

由于中国央行采取相对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其货币宽松力度低于欧美国家),导致10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从4月底的年内低点2.512%一路回升至3.105%(相应的债券价格持续走低)。

“目前,多数海外投资机构认为若WGBI将中国政府债券纳入,加之人民币汇率持续坚挺,年底前仍将吸引逾4000亿海外资本加仓中国国债,有望触发国债价格触底反弹。”一家美国大型债券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申万宏源证券则发布最新报告指出,海外资本加仓中国国债规模速度增加,与中国国债收益率走势波动的相关度并不高。究其原因,一是截至今年8月,尽管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国债的占比达到约9.2%,但整体占比依然较低,不足以影响债券价格波动走势,二是从边际影响力分析,海外资本增持中国国债的占比依然低于商业银行,导致前者对中国国债价格波动的话语权依然偏弱。

“事实上,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中国国债所带来的,是多元化交易策略与交易活跃度,中国国债的价格走势波动,仍然取决于中国经济持续反弹基本面,以及宏观货币政策是否出现较大变化。”一位国内大型银行资深债券交易员向记者表示。

买涨获利的“急先锋”

“每逢中国国债即将被纳入全球主流债券指数,都会引发海外资本的买涨套利。”上述美国大型债券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

他透露,本周以来他所在的机构一直按每天1000万-1200万元的买入量加仓中国国债,因为他们内部的投资模型预测,若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成功纳入中国政府债券,将给中国国债价格带来约30-40个基点的上涨空间。

鉴于其动用3.5倍资金杠杆投资人民币债券,因此他估算本周以来的加仓中国国债举措将额外带来约105-114个基点的交易性获利空间(高抛低吸赚取价差收益)。

在对冲基金Axi Trader债券交易员James Hughes看来,目前采取类似提前买入待涨而沽策略的海外债券投资型对冲基金不在少数。他们之所以认为中国政府债券会成功被纳入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一个重要原因是近日相关部门发布《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资金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银行间债券市场现券买卖交易时段延长至20:00以及境外投资者直接交易服务模式的引入,有效打消了WGBI对资金跨境兑换进出、交易时间适用性、资金结算、交易流动性的诸多顾虑。

James Hughes表示,本周以来大幅加仓中国国债待涨而沽的海外投资机构,以主动管理型机构为主。此前,中美利差持续徘徊在240个基点高点、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已大幅提振他们配置人民币债券的兴趣,如今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大概率纳入中国政府债券,又让他们看到新的买涨获利操作空间。

受此影响,多位海外大型资管机构认为9月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规模将突破1700亿元,创下历史以来最高值。

“即便中国国债被纳入WGBI引发价格上涨,我们也未必迅速获利了结。”一家美国主动管理型多策略对冲基金负责人向记者直言。在当前全球加码货币宽松政策导致负利率国债规模突破14.7万亿美元后,目前多数全球资管机构很难再找到信用评级AAA,年化收益率在3%以上的主权债券资产,因此当前10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徘徊在3.105%,足以吸引他们采取持有到期策略,何况金融市场普遍预期未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均涨幅约2%,因此持有人民币债券还能额外获得2%的年化汇兑收益,令持仓实际回报率超过5%。

“我们只会将最多10%中国国债持仓用于交易性获利(高抛低吸赚取价差收益),其余90%持仓则延续持有到期策略。”他强调说。

未必扭转债市调整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大概率将中国政府债券纳入,也引发部分海外投资机构对中国国债由熊转牛的预期。

“由于大量境内商业银行采取国债持有到期策略,因此我们预计若WGBI能给中国债券市场带来逾1400亿美元增量资金,将会驱动中国国债交投更加活跃与国债价格趋于触底反弹。”Weeden & Co.策略分析师Michael Purves向记者透露。不少海外主动投资型机构之所以提前加仓中国国债,某种程度也是在“押注”中国国债由熊转牛。

海外投资机构的热烈期盼,却被国内金融机构泼了冷水。

申万宏源证券发布最新报告指出,尽管今年以来海外机构持有中国国债的增速持续加大,却未必能有效扭转5月份以来债市调整的趋势。

“为了博取更高的收益率,不少海外投资机构不再一味追捧中国国债,反而选择同等信用评级,收益率更高的政策性银行金融债。”前述国内大型银行资深债券交易员向记者透露。今年前8个月,海外机构配置国债,政策性银行金融债与中票比重分别为47.6%,48.7%和4.1%,这意味着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若没有将政策性银行金融债视为政府债券纳入,流入中国国债的新增海外资金规模将会相当有限,未必有能力逆转当前债市调整局面。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海外资本对此早已制定双面下注策略——若中国国债价格持续走低导致收益率走高,他们将逢低加仓博取更高的持有到期收益率;反之国债价格走高,他们则采取高抛策略锁定价差收益,择机逢低买入,继续获取持有到期的高收益率。

“只要人民币汇率持续坚挺与中国经济复苏基本面稳健,我们就会从战略层面加仓人民币债券,因为当前高信用评级、相对高收益率的优质主权债资产实在不多了。”前述美国大型债券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