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格局与趋势:北京车展对话六大车企CEO

2020年09月2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巧梅,彭苏平 

9月26日,延迟5个月的北京国际车展迎来开幕。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外车企无一幸免受到巨大冲击。

9月26日,延迟5个月的北京国际车展迎来开幕。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外车企无一幸免受到巨大冲击。下半年,慢慢恢复元气中的它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包括赶超时间、争抢销量,努力实现年初目标和战略蓝图等。作为今年唯一落地的国际A级车展,此时举办的北京车展也被赋予了超越以往的重要意义。

本届车展以“智电未来”为主题,正反映出电动化时代和智能汽车加速到来的这一事实。纵观本届车展,一个很容易被感知的事实是,无论是跨国车企、本土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在智能网联、电动化、无人驾驶等技术应用上的加速布局正迎来开花和结果时刻。“智电未来”给了挑战者、跨界者赶超和引领的机会,也给了传统企业沉淀转型、再次突破的历练。

车展期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围绕中国车市未来发展趋势、新四化尤其是电动化方面的布局、企业的转型之路等话题,分别与长安、福特、广汽、吉利、沃尔沃、现代六家车企高管进行了对话,以此为如何在新四化浪潮下、在变革加速的中国市场更好地发展,提供新的视角和借鉴。

六大车企CEO:

长安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朱华荣

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总裁安聪慧

福特汽车公司集团副总裁、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安宁

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李峰

沃尔沃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沃尔沃汽车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

陈安宁。资料图

《21世纪》:如何看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

陈安宁:今年的市场,确实出现分化和竞争加剧的格局。低端细分市场、售价在15万以下品牌的挑战很大,客户的消费升级趋势明显。但未来15万以下车型的细分市场还会重新激活。这个过程中也不排除是电动车来激活市场的可能。

今年长安福特的车型市占率比去年有所上升,今年上市的两款新产品表现都很好。特别是6、7月份以来,市场表现都不错。长安福特的表现,至少是“良好”。

朱华荣。资料图

朱华荣:未来只有少数几家自主品牌能活下来。第一世界上本来不需要用到如此多的品牌,根据二八原理,80%的企业会牺牲在前进的道路上;同时,这次疫情加速了经济下滑,经济情况和竞争格局加速了市场淘汰的速度。

对于长安来说,今年实现了逆势增长。因此,保持全年销量目标不变。

袁小林。资料图

袁小林:对中国汽车业的发展趋势,我不会用一个词去做判断,因为它永远都是一个相对的东西,你说快慢也好,还是乐观、悲观,这都是相对的东西。

进入2020年,即便没有新冠疫情,汽车行业也进入了一个转型时期,从2018年时开始,由增量市场变成了存量市场,由卖方市场转向了买方市场,这是必然经历的阶段。这个市场,一定是千帆竞技的局面,大家都有蛋糕吃,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会产生分化,因为市场竞争比较激烈,要想存活下来,就只有做大做强。

现在还是处于加速分化的过程中,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加速分化的速度更快一些。

我不是特别认同一二三线的说法,太概括了。无论你在哪个竞争区间,无论你的客户群体是什么样,永远有做得比较好的市场,也有做得不好的市场。从各个企业自身来讲,不仅要看今年的销售状况,还要看长期、看架构、看体系。

李峰。资料图

李峰:现在的中国车市,豪华品牌、合资品牌、自主品牌都在两极化。谁是一线、谁是二线有一个划分标准——在月销过万的50款车里有没有自己的车型?如果没有,一定是在二线里面。现在汽车行业是淘汰赛,二线生存不下去的就成了三线。东风悦达起亚目前的状态就是处在合资里面的二线位置,面临着要么活下去,要么被市场淘汰的局面。

《21世纪》:未来在中国汽车市场如何布局?

陈安宁:“更福特,更中国”,将福特的特点和中国的特点结合在一起。“更福特”,强调的是发挥福特全球的技术、产品、人才及体系的强项,“更中国”是把握中国市场和客户的特点,包括中国年轻客户追求产品智能化、高端化的诉求。

福特有很多领先的地方,皮卡和SUV是强项之一。福特全球首款先锋纯电SUV—Mustang Mach-E、先锋创新、“更福特,更中国”以及智能高端电气化,这是福特品牌焕新和业务转型最核心的改变和成果。

福特中国正在加速落实“福特中国2.0计划”,这是由中国主导和推进、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战略。

此外,福特也在围绕“新四化”加速相关业务的创新,尤其是针对电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方面的业务也在和相关伙伴共同推进。

李峰:东风悦达起亚现在确实是处在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消费升级、品牌两极化,对品牌来说是一个非常难破的题。我来东风悦达起亚的一年,着重做了三件事:一是制定基础规则,就是把规则透明化、去人为化;二是进行经销商关系的管理;三是确保每一款新车都能够成功上市,这是企业未来活下去的基础。

2020年是突破年,最核心的是凯酷(ALL NEW K5)这款车,我们豁出去,有多大劲使多大劲,不管怎样要保证这款车上市成功。现在新车太多了,尤其中级车绝对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圈,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中级车俱乐部,像堡垒一样。怎么样把它炸开?我们的方法是另立门户,另起炉灶,尽管同一级别、同一价位,但是通过车型、沟通差、营销的差异化,能够把市场调动起来。

《21世纪》:未来在新能源领域如何布局?

朱华荣:无论国家战略还是企业占比,还是用户的体验,新能源是不可阻挡的大趋势。但是在电动化转型过程当中确实遇到一些困难。长安汽车面临着上市公司指标压力,需要协调当期经济压力、财务、收益和长远的发展投入之间的关系。

去年将长安新能源剥离,成立了新能源科技公司,目的是剥离以后可以加大对未来投入,这是长安采取的策略。同时长安也在进行全新平台的开发打造,包括和科技公司、电池公司共同打造高端的生产平台。

未来新能源汽车领域,长安判断,新能源货车将是未来最大一个发展方向,包括城市的新型货车、物流车等。

冯兴亚。资料图

冯兴亚:首先是对整个新能源市场发展路径的判断,技术上最成熟的是节能汽车和混合动力车型,接下来是电动车,因为电动车作为国家战略,无论是从能量密度、燃料电池的管理水平、充电基础设施来看,都对电动车的推广和增长有了一定的基础。

接下来就是氢燃料电池,氢燃料电池相对于纯电动汽车需要突破的技术和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本身离商业化的应用还是有距离的。对氢燃料电池的研究主要还在前期的研发,示范性运行,还要在掌握各项技术,保证质量水平上再下功夫。

广汽集团的氢能源的技术是以乘用车作为平台进行开发,氢能源的产品也很快会进入到示范运行的阶段,通过示范运行介入,一旦氢能源的使用环境成熟了就可以马上推进商业化的生产,主要还是发展阶段的问题。

安聪慧。资料图

安聪慧:今年电动车结果好的是两端,一个是小型的,一个是大型的,大型的以新势力为主,小型的很多传统汽车企业在做。吉利的几何主要聚集在A级车市场,去年开始出来比较好,因为2B的市场比较多,去年、前年整个网约车、出租车大量使用,今年疫情对这一块市场冲击很大,所以在2B这块市场上,或者说一些运营车辆大幅度降低,所以吉利的几何相对来讲受的冲击比较大。当然我相信这是眼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不同的细分市场都会有产品。

李峰:起亚提出,到2025年纯电动车销售比例达到18%,这是短期的目标。长期目标是在2030年新能源汽车销售比例超过30%,从ICE内燃机切换到NEV新能源方向。

未来,起亚将不再推出派生车EV,全部采用专用E-GMP平台,这个平台不会生产传统燃油车,燃油车基于i-GMP平台打造。

从明年开始,在全球每年投放一款基于E-GMP平台打造的车型,到2027年总计投入7款车型。中国的第一款车会延迟半年以上,在2022年推出,内部研发代号是“CV”,正式的产品名称还没确定,其国产版本将于2022年国内正式推出。

《21世纪》:面对市场挑战和新四化趋势,企业如何转型?

朱华荣:企业最大的困难就是创新、转型。在新的一轮市场竞争中,随着芯片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等快速发展,汽车产业的格局正在重组。在这一轮或者新的重组格局里面会发生后进变先进,先进变后进,这是一个重构的过程。

长安长期坚持技术投入,包括智能化、网联化,向科技公司转型。在转型过程中,从技术创新中迅速变现给产品创新。无论是在智能驾驶领域或者智能语音交互领域,都能迅速向客户提供他们所喜爱的产品。

长安的智能化向三个方向转型:第一产品智能化,可以看到全新产品序列UNI;第二个智能制造,降低成本、提升质量、提升效率;第三个智能管理。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