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瑞思涉险之后:“后疫情”时代线下教育开启新一轮扩张

2020年09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慧 

瑞思通过OMO模式大大提高了教室的利用率,比如高年级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学生在线上学习,等于空出了瑞思的教室,瑞思可以招更多学生。

疫情之下,线下教育培训头部企业如何走出至暗时刻?

在近日举行的瑞思英语(以下简称瑞思)2020年合作伙伴年会上,王励弘向合作伙伴和媒体阐述了疫情以来的8个月里,他们是如何应对的。这距离她履新瑞思董事长兼CEO刚好八个半月。

8月14日,中国青少儿英语教育机构瑞思英语(NASDAQ:REDU)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疫情给瑞思造成的重创余威仍在。财报显示,2020财年第二季度,瑞思总营收为1.65亿元,同比下降55.1%;归属于瑞思的净亏损为5800万元,而去年同期的净收益为2120万元。

但环比来看,2020年第二季度,瑞思的总收入环比增长51.4%,净亏损也环比减少了4580万元,实现反弹。

王励弘对二季度的业绩评价为“恢复到了疫情发生前2020年1月的水平”。瑞思方面表示,瑞思2020财年第二季度业务全面恢复,已进入“后疫情”时代。值得注意的是,瑞思在涉险过关后随即启动扩张,二季度新增11个加盟学习中心,并表示下半年计划开设3个新的直营学习中心。

不只是瑞思,一些青少儿英语、K12辅导线下机构在熬过“疫情寒冬”后,不约而同地选择线下扩张。疫情反而给活下来的线下教育头部企业以契机,竞相开始了“后疫情”时代的布局。

疫情倒逼出线上课程

2020年1月4日,王励弘履新瑞思董事长兼CEO,提出打造“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的未来发展方向。1月23日,武汉封城。瑞思则发布公告,正式启动延期开课方案,停课不停学。

在瑞思2020年合作伙伴年会上,王励弘回顾了疫情暴发以来的8个月里,他们是如何应对的。

1月23日武汉因疫情开始封城的时候,王励弘就感到这次疫情对瑞思来讲是一个生死问题。所以正月初二她就召集了所有高管团队,从那天开始每天晚上9点商讨瑞思怎么样面对疫情。

瑞思高管们讨论,瑞思要搭建自己的技术平台,还是选择用第三方平台开展线上教学?最后讨论的结果是瑞思一定要有自己的技术平台,这也要成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瑞思的IT团队大年初四回到北京,日夜加班赶工打造线上教室。3月初,瑞思正式启动了瑞思在线小班课,刚开始的时候线上教室很粗糙,有白屏、卡壳和闪退现象。

一位瑞思英语用户的家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女儿今年刚开始用瑞思英语的线上课程时,经常出现老师掉线的问题,后期在线课程质量明显改善。

“搭建瑞思线上的教室,这是很痛苦的事儿。”王励弘说,年初他们把校区的网管和教务人员全部启用,帮助家长调试终端,如果线路出问题就打电话,充分调动IT和老师们的能力。

IT人员白天写代码,晚上去做用户服务,然后再写代码升级换代。包括王励弘自己,也曾晚上11点接到系统突然宕机的电话,连夜就要找原因,第二天早上做总结。

自4月下旬以来,瑞思所有线下常规课程都已迁移线上,参培率达到90%,到课率达到93%。瑞思方面称,他们在上半年成功布局OMO(Online-Merge-Offline)模式,实现了常规线下课到线上课的无缝切换。

“新世界的实习生”

王励弘指出,“过去8个月,2万家教育机构注销,1万家以破产倒闭的形式消失了,70%的教育培训机构营收增长下降50%-100%,而只有1%的机构实现了营收增长。”

王励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提到要做“新世界的实习生”,称所有人面对新世界的时候,都是实习生,都会面对挫折和阵痛。

对于瑞思来说,这半年经历了V字形反弹的过程,目前业务基本恢复到1月初疫情前的水平。

财报数据显示,瑞思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09亿元,同比下降67.5%,2020年第二季度,瑞思实现了1.65亿元人民币的总收入,环比增长51.4%,实现强劲反弹。

瑞思在疫情期间线上和线下相互融合的过程,和很多传统行业数字化改革的故事很像。在疫情倒逼下迅速完成转型,最难的是什么?王励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难的是组织和人。

王励弘说,瑞思原来的运营精细化程度很高,已经打造了一个链条,团队DNA是做线下业务的,但线上的流程和线下是不一样的,团队原先的链条不一定适合线上的模式。

“我们最开始做线上课的招生,发现线上体验的流程环节特别多,但是因为过去的成功,反而容易使我们形成对过去路径的依赖。”王励弘总结说,在转型过程中,大家还是很容易回到线下的传统链条模式里去,刚开始他们对线上的打法并不够熟练,比如社群,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打造和运营,也没真正理解流量对教育来说到底有什么用和该如何用。

王励弘说,对一个新世界的认知,需要通过实践来学习,通过新的人和能力才能塑造起新的模式,所以线上和线下融合的实践还是要回归到组织和人的学习和改变。

至于如何激发人和组织革新的动力,王励弘说首先要有勇气去实践,另外就是引进一些有能力的人进来,带着大家一起去实践。教育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大家都是新世界的实习生。

“后疫情”时代,线下全面复课后,瑞思的线上业务以及OMO模式将向哪里走?

王励弘强调,疫情期间整个业务构架的重塑,并不是暂时的调整,比如成立的创新业务部就是想走跨学科,走更多线上化的道路;瑞思的用户平台也并不会因为线下复课就消失。

“瑞思在疫情期间开始了很多项目,OMO模式也是跨部门的协作,需要打破原来单一部门或者是原来的线下路径依赖,这些虚拟的组织会不断根据战略需要来搭建,战略完成以后虚拟组织等于完成了它的功能,下一个虚拟组织就会出来,这些虚拟组织也会根据互联网线上化的形态不断叠加和连接。”她说。

“后疫情”时代的扩张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8月下旬,瑞思有88个直营学习中心和397个加盟学习中心,学习中心总数为485个。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二季度瑞思新增了11个加盟学习中心。

瑞思方面认为,加盟学习中心实现了逆势扩张,主要原因为瑞思度过疫情的过程中,品牌力和运营能力继续增强,加盟商对于瑞思未来的发展表现出了强大的信心。

在全国线下培训机构关门潮的背景下,瑞思为何还要继续扩张线下学习中心?王励弘面对记者说:“如果线下模式不重要,今天我们就不会坐在这里(采访沟通了),大家在家开个线上会议沟通就可以了。”

王励弘说,首先线下的网络非常有价值。在线教育的渗透率在增加,但是线下校区仍会照开不误,因为大家知道线下网络的重要性。

其次,瑞思通过OMO模式大大提高了教室的利用率,比如高年级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学生在线上学习,等于空出了瑞思的教室,瑞思可以招更多学生。也就是说,目前线下网络的扩张,可以用最少的资本投入实现最高的增长。

随着疫情的缓和,从六七月份开始,全国各地线下机构开始陆续恢复教学活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北京一些线下培训机构扎堆的写字楼大厅咖啡馆,重新聚集了很多等孩子下课的家长,线下教育培训全面回暖。

7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提出“积极探索线上服务新模式,大力发展融合化在线教育。构建线上线下教育常态化融合发展机制,形成良性互动格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最新发布财报的几家教育培训机构发现,国内头部的教育培训公司都在“线下抓住疫情的窗口期扩张,线上发力OMO”。

七八月份,多家教育公司发布财报,教育类中概股股价迎来一波上涨。包括瑞思、精锐教育、新东方等几家头部教育培训公司都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提到了“后疫情”时代的线下版图的扩张。

8月中旬,精锐教育提到,2020财年在第四季度和2021财年,公司将继续花费大量时间来升级学习中心,开设新的VIP学习中心,并为学生开设更多VIP教室,就学习中心扩张的数量而言,公司希望能进一步发展排名前20的城市。

7月末,新东方高管表示,新东方于2020财年第四财季(3月1日至5月31日)在现有城市新增了44个学习中心,并在五个新城市开设了一所培训学校和四所双师模式学校。

7月末,好未来集团公布2021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2020年3月1日-5月31日)显示好未来正在开拓新城市,一季度新增了20个城市,计划下一个财年扩展约20%-25%的教室容量。

王励弘说,今年线下培训复课后,瑞思的目标就是,业绩要超越2019年同期,现在的市场需求没有变,很多家长急切想回到线下,同时瑞思又有线上课程,应该有更大的机会和市场份额。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