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地方审计警示中小银行风险隐患:部分不良率超5%

2020年09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实操中,有时银行为了降低不良率指标,也会将少数不良贷款计入关注类(相应导致关注类贷款占比上升,但不良率低估),因此关注类贷款占比也是监测银行是否隐匿不良的重要指标。

截至9月3日,几乎所有省份都公布了《关于2019年度省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下称审计报告)。其中,地方金融机构(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等)经营管理情况作为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被多个省份纳入审计之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审计披露了部分中小行不良率偏高甚至突破5%的“监管红线”、股权管理制度执行乏力、贷款投放不合规等问题。

“近三年的重点是打赢‘三大攻坚战’。除了常规审计外,金融风险、环保、扶贫会重点审计。农信社、农商行等地方金融机构属于防风险的重要方面,也会纳入审计。”中部省份某地市审计局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部分中小银行不良率偏高

吉林省审计厅在审计报告中称,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审计重点关注了省农信系统6家行社、7家国有控股小贷公司风险防范化解情况。结果表明,相关金融机构信贷管理和风险管控不断加强,风险总体可控,但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隐患。

具体而言,有的行社不良贷款余额大、不良贷款率较高,少计不良贷款、少计提减值准备,持有的部分资产已形成风险并启动司法诉讼等追偿程序。

按照风险程度分类,商业银行贷款分别为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后三类合称不良贷款,不良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重即为不良贷款率。根据《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试行)》,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不应高于5%。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不良贷款余额2.74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94%。多省份审计报告则指出,部分中小银行不良率偏高,甚至突破了5%的“监管红线”。

如四川审计厅对5家城市商业银行进行专项审计调查后发现,部分城商行信用风险相对集中,不良贷款率超过5%的监管红线。

湖南省对8家农村商业银行运营情况实施了审计后发现,5家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超过5%,5家农村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均低于10.5%,6家农村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低于150%,6家农村商业银行将5.02亿元不良贷款违规转为正常贷款。

分析来看,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偏高主要因为经营区域集中、客户结构单一、风险管理水平落后等原因。从区域角度看,中小银行一般集中于市县区等范围内,贷款集中度偏高,信用风险难以分散,其资产质量受到地方经济发展影响较大。近年来,部分过剩产能集中、经济结构落后地区受经济结构调整影响,经济发展面临较大困难,直接导致地方性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飙升。

实操中,有时银行为了降低不良率指标,也会将少数不良贷款计入关注类(相应导致关注类贷款占比上升,但不良率低估),因此关注类贷款占比也是监测银行是否隐匿不良的重要指标。福建省审计厅指出,部分村镇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个别村镇银行贷款集中度超过了监管指标要求,潜在风险较大。

天津市对渤海银行等8家市属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和经营风险状况进行了联网全覆盖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有:渤海银行1.5亿元对企业发放的借新还旧贷款,未按规定下调风险等级。从贷款分类角度看,这也会造成不良率低估。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分析师刘绍芳表示,疫情对银行业影响将在随后几个季度逐步显现,银行业在资产质量下行、盈利增速持续性以及资本补充方面均面临较大压力,疫情也将进一步加快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的分化,部分中小银行在经营业绩、资产质量和资本补充方面整体压力较大。

“对于经济活力弱、产业转型压力大的地区,例如东北、西部部分省份,中小银行本身面临较大信用风险暴露,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大其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刘绍芳称。

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

从近年的中小银行风险事件看,股权关系不清、股东行为失范是银行业市场乱象丛生的根源。部分省份的审计报告也对中小银行的股权问题进行了关注。

四川审计厅披露,部分城商行股权管理制度执行乏力,违规接受非良好财务状况、指标不符合规定的11名法人入股10.06亿元,接受股东以非自有资金入股7.6亿元,影响股权的稳定性。部分城商行对关联交易管控薄弱,向股东等关联方发放的贷款形成损失等风险。

湖南省审计厅披露,4家农村商业银行改制时股东资金来源及股权结构不合规,存在虚假入股和违规以贷款入股等问题。根据《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商业银行股东应当使用自有资金入股商业银行,且确保资金来源合法,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上述案例以非自有资金入股明显违规。

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近期在《中国金融》撰文指出:“少数股东入股动机不纯、利益诉求不当,通过股权代持、抽屉协议或者隐瞒关联关系等不当手段控制机构,直接操纵经营,个别股东甚至违规大肆套取银行资金,把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

相关问题有望得到改善。8月28日,银保监会印发的《健全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要求,2020年深入整治股权与关联交易乱象,将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工作放在突出位置。按照穿透原则进一步排查整治虚假注资、循环注资、隐形股东、违规代持、违规一致行动人、股东不当干预、向股东输送利益等深层次高风险问题,严格落实问题整改。

审计报告还披露了部分中小银行贷款管理不严格的问题。湖南省审计厅披露,4家农村商业银行贷款投向不合理,违规将贷款发放给“四证”不齐全的房地产项目;3家农村商业银行违规发放已停止的扶贫小额信贷“分贷统还”贷款2.19亿元。

北京市审计局指出,地方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存在漏洞。3家银行贷款“三查”不到位,部分贷款与审批的使用用途不符。个别银行向2家企业发放2200万元贷款用于还本付息,无法客观反映已发放贷款的风险状况。个别银行发放的99.59万元涉农贷款资金,被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