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妙先生》:划出善恶间那道复杂的界线

2020年09月0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柳莺 

《妙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没有给出答案,而这也可能是冒犯到观众的地方。影片的叙事始终在一种张力下进行,这种张力的来源,便是“选择的存在”。

2017年,不思凡凭借一部《大护法》火了。虽然八千万的票房在整个暑期档里不算是什么惊人的数字,但作为一部动画片,依旧颇为喜人。影片中天马行空的设定,复杂精彩的剧情,让人惊叹国漫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在世界观和技术上都更上了一层楼。随后,《大护法》的出品方彩条屋又在去年凭借《哪吒之魔童降世》以50亿的成绩,创造了华语票房史上的奇迹。有两部轰动市场的珠玉在前,作为《大护法》姊妹篇的《妙先生》想要进行再次突破,可谓难上加难。果不其然,本片的市场道路可谓一路多舛。去年12月份,片方进行小规模试映,后因口碑不甚理想,被紧急撤档。此后碰上疫情大举来袭,影院关张,上映一下子变得遥遥无期。7月份电影院陆续重启后,《妙先生》抓住第一波观影回潮出现在了大银幕上,成为率先与观众见面的动画片。但半年多未进影院的观众,似乎对《妙先生》仍旧不买账,最后影片仅以一千三百万票房收官。观众普遍的看法是,分镜和制作较为粗糙,主创甚是喜欢借人物之口说教。

然而,《妙先生》真的是一部令人失望,扶不上墙的影片吗?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妙先生》的故事根据不思凡的短片作品扩充而成,也集结了《大护法》团队合力进行打磨。虽然导演换人,但影片秉承了前作的精气神,直截了当地探索社会权利关系中环环相扣的复杂面向,以及这种微妙的博弈对人性造成的影响。在宣传期间,片方明确在海报上标注此作品适合十三岁以上的观众,影片的深度也就并非“危言耸听”了。

电影一开片就祭出了一个终极设定,“杀好人,救坏人”,这也是片中主人公始终面临的道德困境。这个看似不可理喻的要求给观众带来了巨大的困惑,直至影片行进到十五分钟左右,谜题才逐步被解开——有一种名叫彼岸花的神秘植物在人间泛滥,它会召唤起人性中恶的一面,众多村庄、城镇纷纷因为它而破败。丁果和老梁是拥有法术的“寻迹人”,他们的职责是探索大地的秘密并将其传播给世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丁果在濒临死亡之际从大地的守望者妙先生处得知了根除彼岸花的方法——让它的宿主心甘情愿地付出性命。吊诡的是,彼岸花只会选择纯洁的心灵寄宿,这就意味着,要让好人赴死以拯救众人的生命。

至此,影片通过一个非常拧巴,甚至挑战常规逻辑的设定建构起了自己的世界观。可以预想不少观众就此感到被冒犯。不过影片后续的解释工作,做得还算熨帖,通过三位善良宿主的命运,进一步呈现彼岸花对社会不同群体的影响。人物各有不同,其中头脑灵活的青年萧笃甚至成为丁果的搭档,以主角的身份推动剧情发展。在路途中,寻迹人遇上了一位“大开杀戒”的女人殷凤,后来发现她并非穷凶极恶,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除去彼岸花。此时,双方又就如何对待“恶”产生了激烈的交锋,并在亦敌亦友的状态下共同携手对抗彼岸花孢子的扩散。

诚然,临危受命的丁果带着武侠世界中的江湖义气,是观众颇为熟悉的武侠角色类型;作为女性角色的殷凤,尽管有些一意孤行,但也始终被一种正直的使命感所牵引。对于处理彼岸花的方法,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他们之间“杀”还是“不杀”的相互博弈,正体现了个体在面对复杂情形时纠结的情感。及至影片最后,主角和反派仍旧在厮打中讨论这个问题。

作为一部电影,《妙先生》故事的主线不免迎来一个确定的结尾——望彼岸花扩散,引起人类争斗以创造更好社会的反派,终究如同超级英雄电影中的坏蛋一般黯然离场。但主人公也并非获得十全十美的收束。彼岸花的创造者妙先生,这位自始至终没有在影片中露面的至高存在,再次对人类社会发出了自己的警告。《妙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没有给出答案,而这也可能是冒犯到观众的地方。影片的叙事始终在一种张力下进行,这种张力的来源,便是“选择的存在”。不得不说,如此非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在华语电影中可谓罕见,近年来反倒是动画电影,提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