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重视收入和消费就必须更重视中小企业发展

2021年01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小企业提供了80%的就业,占企业数量的 90%比 重。中小企业群体强大起来有利于稳定和增加就业,有利于提高收入。

根据各个机构的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8%左右成为共识,这部分原因是2020年的基数相对较低,此外,2021年中国将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发力国内需求。

去年虽然面对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但中国经济在增加投资以及出口意外旺盛等因素影响下,尤其是通过最严格的防疫政策及时控制住疫情蔓延,最终成为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增长的国家。但是,宏观杠杆率也因此有所上升。

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一个长期的系统的工程,需要渐进式的完善和发展。但是在整个构建过程中,必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加强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国既要在短期内稳定经济运行,又要从长期范围内进行结构调整,往往会存在短期政策对结构性调整形成阻碍的问题,因此,需要把握度的问题,既要满足当前稳定经济的需要,又要避免过高成本,并促进结构性改革。比如扩大内需首先需要增加居民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但是,分好蛋糕的前提是做大蛋糕,如何在发展中分好蛋糕,就需要改变过去的发展模式,强化创新能力与高质量发展。

2020年推进城市群与都市圈建设结果之一,就是局部地区房价上涨以及家庭部门的杠杆率增加,根据央行的统计,家庭部门杠杆率最高的主要是在东部发达的城市群地区。也就是说,城市群建设虽然会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拉动内需,提升城市群之间的运行效率,但城市群发展预期会被地产业过度透支,房价大幅上涨不仅提高经济运行成本,削弱地区发展潜力,还会抑制当地消费能力。归根结底,目前房价由部分高收入群体决定,但大部分中低收入群体承受了后果。2021年,支撑经济增长的房地产业会逐步放缓,尤其是监管部门划出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红线以及地产企业融资红线后,应该考虑如何弥补这部分投资与需求动力的衰减。

2020年,中国消费恢复相对滞后,截至2020年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单月同比增速恢复至5.0%,仅为2019年一半左右的增速。消费不振与疫情导致的就业不稳定以及收入减少有关,再加上预防性储蓄增加,影响到了人们的开支。在2020年全年宏观杠杆率提升30%左右的前提下,中国就业和收入增长正在恢复到积极水平,但是,投资带来的增长可能缺乏可持续性。

重视收入和消费就必须重视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提供了80%的就业,占企业数量的90%比重。中小企业群体强大起来有利于稳定和增加就业,有利于提高收入。但是,中小企业除了融资难题外,还会面临监管等一系列不确定性。

中小企业最大的挑战是房屋租金和人工成本不断上涨,销售和利润跟不上,而这与地产价格息息相关。如何给中小企业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并且全面提高中小企业质量与竞争力至关重要,至为重要的是,真实通胀水平可能影响了消费增长,从而对大部分从事服务业的中小企业极为不利,这可以从大型城市的店铺过高频率的更换店主可以看出来。

因此,通过宏观方面强化投资的做法最终可能会导致城市房价上涨,而这种上涨并未在CPI中显现出来,但它的确在抑制了人们的消费能力,同时也提高了城市服务业的成本,对中小企业生存构成威胁,并抑制了大部分就业者的收入增长。我们需要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同时也应该重视城市房价过高对消费、收入与分配的全面影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