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一部恢弘的动物大迁徙长卷

2021年01月1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华文 

地球上每时每刻,有无数的动物处于运动当中。从矫捷的羚羊到巨大的鲸鱼和微小的蝴蝶,数目繁多的动物在陆地、水域和空中进行着长距离的艰难迁徙。

地球上每时每刻,有无数的动物处于运动当中。从矫捷的羚羊到巨大的鲸鱼和微小的蝴蝶,数目繁多的动物在陆地、水域和空中进行着长距离的艰难迁徙。迁徙复杂而又神秘,动物是如何移动这么远的距离,并保持较高精准度的呢?它们的最终目的地究竟有什么奇妙的吸引力?本·霍尔是英国自然史专家、伦敦动物学会会员,长期从事野生动物研究。他在《大迁徙: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旅程》这本书中,为我们绘制了一幅动物迁徙的恢弘长卷。

那些迁徙的动物们,经常在人类文化中被视为变化和革新的象征。诗人泰德·休斯曾说:“这些季节性的活动是用来提醒我们地球仍在运转的。”旧石器时代,从事狩猎和采集的人类就学会了跟随动物穿越现今的非洲和欧洲南部草原,但直到150年前,特别是近几十年,科学家才开始真正揭示动物迁徙的秘密。如今,电子类产品和移动通讯的快速发展,给动物的迁徙研究带来了跨越式进展。通过在动物身上安装无线电信号发射装置,卫星遥感技术使得科学家可以准确确定动物的位置,这门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以至于在地球上的任何位置,动物的行踪都可寻觅。

《大迁徙: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旅程》一书饶有趣味。比如灰鹱是一种环球性迁徙海鸟,它在新西兰的巢址开始的追踪记录显示,它们遵循巨大的“8”字形路线飞行约6.4万公里,在整个太平洋上往返迁徙;棱皮龟是水生动物中迁徙距离最长的物种,它们会在水下旅行约21个月;而在南非海岸外被标记的大白鲨,则在不到九个月的时间内移动了约20万公里,从南非到澳大利亚再返回。这些数据令人叹为观止,动物们的迁徙运动能力,简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极限。

这里不得不说,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最为壮观。每年7月底,随着旱季的来临,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等食草野生动物就会组成一支迁徙大军,浩浩荡荡从非洲坦桑尼亚的赛伦盖蒂国家公园向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发,寻找充足的水源和食物。这是一段3000公里的漫长旅程,途中不仅要迎战埋伏在草原上的狮子和豹子,还要跨越布满鳄鱼、河马的马拉河。迁徙途中,有大批的角马将死在路上,同时也有大批小角马诞生。

动物们大规模的迁徙,其根本原因是为了生存。东非大部分是热带草原,水资源尤为匮乏,夏季是降雨的主要集中季节。众所周知,非洲的热带草原分布在热带雨林的南北西三面,且热带草原高温干旱季节十分明显和漫长,而非洲热带草原刚好被赤道分切在南北两个半球,因此,如果往返于两个半球,就可以保证有较充足的水来维持生命。

通过动物大迁徙,我们不难看出,由动植物和水组成的自然界,是一个完整的生命链条。参加大迁徙的动物通常分为前中后“三军”;打头阵的是20多万匹野斑马,紧跟其后的是百万头牛羚,50万只瞪羚。因为斑马喜食高层新草,中层嫩草正好是牛羚的食物,而底层短草便是个头矮小的瞪羚的美味了。而食草动物之后,便是成群结队的非洲狮、猎豹等凶猛的食肉动物。

动物迁徙是为了种群的生存和繁衍,而人类面对迁徙的动物,该做些什么?世界各国采取不同的方式为野生动物让路,如北美偏好为野生动物挖“路下通道”,让蛙、蛇等小型动物走管状涵洞,驯鹿、野羊等大型动物过桥下涵洞;欧洲则更喜欢为大型动物搭建上跨式的“过街天桥”,并在上面种植草木,模拟自然的山坡地形,欧洲人称之为“绿桥”。国际上的一些建筑工程,现在不仅关注大型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还开始考虑为鸟类、昆虫等预设专用通道。藏羚羊是生活在我国青藏高原的珍稀动物,每年夏天,成群的藏羚羊都要进行东西方向的迁徙。我国在修建青藏铁路时,考虑到为藏羚羊等动物迁徙“让道”,特别是穿越可可西里、羌塘等自然保护区的铁路,尽可能采取绕避的方案。同时,根据沿线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迁徙规律等,在相应的地段设置了野生动物通道,以保障野生动物的正常生活、迁徙和繁衍。

正如本书书名而言,自然界的动物迁徙,是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旅程。笔者认为:这更是地球上最令人惊叹的生命表演。人类在蛮荒时代,也是在大自然中四处迁徙,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当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开始修建房屋并且定居,过着农耕生活。几千年的时间里,各大洲的人们基本处于“安居”状态,可进入商品社会之后,世界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频繁,人类之间也开始了远距离的迁徙。从本质上看,动物迁徙是为了生存,人类的迁徙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我们朝着更高级的文明阶段迈进时,却远离了动物,疏远了自然。本书引发我们重新思考这层古老的关系:动物需要人类的关照,而人类永远可以从动物身上寻找到生存的启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