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2020年银行结售汇顺差1587亿美元 人民币升值无碍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2021年01月2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1月22日,外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按美元计值,2020年银行累计结汇20493亿美元,累计售汇18905亿美元,累计结售汇顺差达到1587亿美元。

随着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好转,2020年外汇收支状况呈现稳健向好态势。

1月22日,外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按美元计值,2020年银行累计结汇20493亿美元,累计售汇18905亿美元,累计结售汇顺差达到1587亿美元。与此同时,2020年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入44124亿美元,累计对外付款42955亿美元,累计涉外收付款顺差达到1169亿美元,呈现双顺差状况。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兼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这主要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有力有效,稳步推动复工复产,对外贸易明显好于预期,进出口顺差增长,同时受全球疫情影响服务贸易逆差收窄。分阶段而言,2020年上半年银行结售汇顺差额达到786亿美元,下半年顺差较上半年略增16亿美元;受到全球疫情爆发与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冲击,银行代客涉外收支在去年一季度净流出260亿美元,但从去年二季度起持续保持顺差。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银行结售汇顺差高达666亿美元,占据全年银行结售汇顺差总额的约42%;同期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也达到540亿美元,占到全年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的约46%。

在王春英看来,这背后,一是去年四季度是国外订单需求的高峰期,外贸订单相对集中;二是在去年国外产能受阻的情况下,中国出口更加突出,令相关外汇结售汇顺差增长加快;三是临近春节之际,很多企业需要在节前支付职工工资和奖金等,因此结汇意愿也比较强。

“在12月的银行结售汇顺差里,货物贸易项下的结售汇顺差额达到607亿美元,占91%,表明上述因素对当月结售汇顺差增速加大起到巨大作用。”一位国有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这预示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正令国际收支更趋于自主平衡。因为在中国对外投资持续增长的情况下,经常账户保持合理顺差格局将有助于填补资本项账户的逆差,令外汇收支与外汇储备持续平稳波动。

王春英表示,未来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方面的“自动稳定器”作用还会较好发挥。从国际收支决定的根本原因和汇率作用来说,国际收支总体保持平衡的基础不会轻易发生改变。

年末结售汇顺差大涨“探因”

面对去年12月银行结售汇与代客结售汇顺差双双大涨,多位银行人士对此不感到意外。

“去年12月企业的结汇热情,让我预感到这两项数据将会相当靓丽。”一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向记者透露。具体而言,一是随着去年四季度疫情再度肆虐全球,以及中国供应链得到有效恢复,大量欧美企业向中国企业递来众多订单,甚至有欧美卖家为了中国企业能及时交货,一下子支付大部分货款,令中国企业手里的外币头寸骤增,带动他们结汇需求水涨船高;二是由于海外疫情反复导致不少国家原材料出口依然面临困难,不少国内企业转而在境内采购原材料与重构供应链,令他们对外付款需求趋降。此消彼长之下,12月企业结汇额远远高于售汇额,导致银行自身结售汇与代客结售汇顺差双双大幅增加。

记者发现,去年12月企业结汇热情高涨,并没有触发结汇率随之上涨。整个2020年,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4%,与2019年基本持平。尤其是在去年下半年人民币快速上涨期间,境内企业个人结汇意愿还比去年上半年下降1个百分点。

一家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出口企业采取多种措施应对人民币快速升值所带来的结汇汇兑损失压力,比如他们要么将汇率变化纳入出口商品定价价格调整条款,要么改用人民币或欧元等非美货币作为结算货币,或通过外汇套保操作早早锁定结汇汇兑成本以对冲人民币升值压力。

外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境内企业套保比率{(远期签约额+期权签约额)/(即期结售汇总额+远期签约额+期权签约额)}为17.1%,较2019年上升2.7个百分点。

王春英表示,去年12月银行结售汇数据顺差之所以大幅增加,还有其他因素,比如部分境内企业为了安排今年一季度生产,从而保留部分外汇用于采购原材料与零部件,此外部分企业还打算用人民币支付结算货款,都会令购汇需求有所下滑。

在多位银行人士看来,去年12月的银行结售汇与代客结售汇高顺差状况未必会长期持续。究其原因,高顺差数据与过去两个季度中国外贸增长好于预期息息相关。比如去年12月中国外贸顺差创下历史新高781.7亿美元,带动大量企业将手里美元头寸结汇成人民币,带动银行结售汇顺差相应走高。但是,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令中国服务贸易逆差回升,加之海外产能回升令中国出口有所回落,贸易顺差回落,银行结售汇顺差也会相应逐步走低。

跨境资本流动整体均衡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上涨逾9%,对中国外汇收支状况构成多大的影响,同样备受金融市场高度关注。

王春英对此表示,外管局观察的结果显示,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对中国国际收支的影响处于正常范围内。

首先,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没有改变中国经常账户保持合理顺差的格局。总体而言,2020年下半年中国出口同比增长13%,货物贸易保持较高顺差。服务贸易逆差在疫情没有完全控制与旅行支出大幅萎缩的情况下,出现大幅下降,令经常账户延续小幅顺差、保持合理顺差的态势。

其次,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也没有改变中国跨境资本流动有进有出、总体均衡的局面。就国际收支平衡表分析,去年7-11月各类外国来华投资净流入2700亿美元,而国内各类对外投资额则达到3400亿美元。若细分到主要项目,一是跨境双向直接投资平稳增长并延续小幅顺差,去年7-11月的顺差额是400亿美元;二是跨境双向证券投资更活跃,去年7-11月的跨境双向证券投资顺差达到700亿美元。其中,外国来华证券投资较2019年同比增长93%,境内资本对外证券投资同比增长幅度也达到40%;三是其他投资项总体呈现逆差,去年7-11月逆差额达到逾1800亿美元,主要是中国对外存款贷款、贸易信贷增多。

“总体而言,全年跨境资本流动仍然保持在合理均衡区间。”王春英指出。

在前述国有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看来,这也意味着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并没有冲击中国国际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具体而言,中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资金依然有进有出,总体保持逆差,起到平衡经常账户顺差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率先实现复苏,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国国债收益率在全球主要国家表现相对突出,以及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范围内呈现避险资产属性,境外央行等稳健投资者在增持人民币债券方面正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数据显示,2020年境外央行类的投资者净持境内债券是471亿美元,高于过去五年平均值411亿美元。截至去年底,境外央行类投资者持有境内债券余额达到2637亿美元,占比为51%。

“随着中国国债相继纳入彭博巴克莱等主要国际指数,债券形式的人民币资产正成为境外投资者配置的重要标的。因此当前外资仍处于增配建仓期,外资流入人民币债券金额会持续增加,未来则进入稳定发展期。”王春英表示,就防范风险和促进发展考量,外管局相关部门会继续加强监测,持续开展结构化分析,提早对跨境资金流动作出预判和政策准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