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全球政商人士、公卫专家共话抗疫:信任是接种疫苗的基础 亟需建立新公卫体系

2021年01月2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施诗 

本周,美国总统乔·拜登宣布重新加入WHO,并加入旨在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的Covax计划,这一举动受到了WHO和其他许多国家的欢迎。

2021年初,新冠病毒大流行仍在全球持续。世界卫生组织(WHO)1月2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98794942例,累计死亡病例2124193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1月2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预计本周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将达到1亿例。

新冠疫情笼罩之下,世界经济论坛1月25日至29日在线上举行“达沃斯议程”对话会。围绕“把握关键之年,重建各方信任”这一主题,全球多位政商界人士、公共卫生专家分享了抗疫的重要经验和推广疫苗计划面临的挑战,并对后疫情时代如何建立新的公共卫生体系献计献策。

他们强调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本周,美国总统乔·拜登宣布重新加入WHO,并加入旨在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的Covax计划,这一举动受到了WHO和其他许多国家的欢迎。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称,WHO等全球性组织是确保防范未来公共卫生风险的关键。“我们需要确保全球卫生安全。我们需要沟通、合作和团结。否则的话,人类就不能为应对下一场危机做好准备。”

专家认为,人们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信任。新华社

信任是接种疫苗的基础

疫苗被视为遏制病毒的关键因素。自2020年12月以来,多个新冠病毒疫苗已被紧急批准,随后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运动在全球展开。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表示,要遏制病毒传播,就必须接种疫苗,并遵守基本的公共卫生规则。

然而,不少人对疫苗心怀疑虑。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11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73%的人愿意接种新冠疫苗。专家们认为,人们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信任。

Ipsos首席执行官Ben Page指出,各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程度有较大的差距。“我们还没有摆脱麻烦——长期存在的信任问题。(民众对)那些一贯和经常沟通的政府往往会产生更多的信心。不同国家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Page同时认为,社交媒体也削弱了信任的基础,相信阴谋论与使用社交媒体有很强的相关性。“因此,(政府)有充分理由加强对信息流的监管。”

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教授Heidi Larson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包括即将上市的新型疫苗以及诸多分发、供应的问题。公众信心非常不均衡。”

Larson认为,信任也与人际关系有关,信任最深层的定义是“信任你的医生、政客、医疗工作者”。“他们是否称职?令人担忧的是,许多人默认‘不信任’。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不确定性增加。”

美国基督教青年会(YMC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vin Washington指出,疫苗计划的成功取决于建立社区之间的信任。

新加坡卫生部首席卫生科学家陈祝全(Tan Chorh Chuan)在对话会上介绍了新加坡的疫苗计划。他表示,由于过去发生的疫情,东亚地区的信任度往往较高。“大流行要求我们在危机期间找到建立信任的新方法。”

陈祝全称,新加坡推行了“公众参与计划”,每家每户、甚至连老年人都参与其中,政府和医生、保健工作者举行了非常广泛的网络研讨会和会议。“我们试图摆脱假新闻。”

陈祝全表示:“因为本地病例较少,所以部署起来更容易。我们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来确保系统正常工作,希望接种疫苗尽可能方便,尽可能避免麻烦。”

除新加坡之外,部分国家也已出现积极信号。Page表示:“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疫苗接种计划,信心正不断增强。英国、巴西和中国等地的人民对疫苗接种表现出了更大的热情。全球的信心都在上升。”

亟需建立新公卫体系

过去一年,全球不仅遭受大流行病和自然灾害等冲击,而且还面临长期的结构性、治理和领导问题。在此次对话会上,多位嘉宾讨论了从根本上提高卫生系统效率所需的政策与合作。

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Pascal Soriot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改善。

具体而言,第一,投资预防、早期发现和治疗三大领域。当前,全球卫生支出中只有3%用于预防,20%用于免疫接种。“慢性病患者往往得不到确诊,所以我们需要在慢性病的早期诊断和治疗上进行投资。”

第二,优化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场所。目前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医院,所以需要一些医疗保健服务转到门诊诊所,为院外治疗提供便利。数字创新对此有助推作用,可以帮助病人少跑几趟医院。

第三,需要转变思维方式,“把健康视为我们投资的一项资产,而不是一项需要最小化的成本。只有当所有人都安全时,我们才是安全的。”

全球性非营利组织创新诊断基金会(Foundation for Innovative New Diagnostics)首席执行官Catharina Bohme认为,需要确保延续对检测的投资。

“我们在检测的高性能和成本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目前,中低收入国家的测试费用约为2.50美元,而最初的价格超过20美元。”Bohme称,“我们必须降低检测价格,以便进一步大规模检测新冠病毒和未来的任何疾病。我们需要成立一个联合买家联盟以降低价格。”

Washington表示,需要加强社区与临床的联系,普及医疗保健,并继续解决系统性种族不平等问题。

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首席执行官万豪敦(Frans van Houten)强调了远程医疗的重要性。他认为,远程医疗可以为改善医疗保健和扩大覆盖范围提供解决方案。“展望未来,我们将看到大数据、云基础设施等被更好地使用,使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能够实现远程工作。”

加强国际合作也成为讨论焦点。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称,WHO等全球性组织是确保防范未来公共卫生风险的关键。“我们需要确保全球卫生安全。我们需要沟通、合作和团结。否则的话,人类就不能为应对下一场危机做好准备。”

Soriot指出,行业合作对于快速成功地生产和交付疫苗十分重要。他说,之前国际合作的状况并不是最好的,但这一趋势正在改变。“新冠病毒会迅速发生变异,我们需要合作研究新出现的毒株。”

福奇也表示:“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新冠病毒的新变种,并在它的发展过程中予以关注。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情况,所以我们需要做的,以及正在做的,就是寻求制造一种升级版的疫苗。”

万豪敦则强调了建立“有效供应链”的重要性,当危机来临时,必须加强合作以扩大应对规模。

政治化是美国抗疫的主要教训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汇编的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月26日8时16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25298405例,死亡病例达到421239例。

作为全球最发达的国家,为什么美国疫情会如此严重?福奇表示,抗疫面临的一个关键危机是美国出现分裂。

“当国家处于分裂状态时,要解决公共卫生危机就非常棘手。”福奇称,当公共卫生问题变得带有政治色彩时,如戴不戴口罩成为了一种政治声明,就会对公共卫生事件造成巨大的破坏。

福奇还指出,在美国联邦体制下,每个州和地区应对疫情的方式有所不同,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联邦政府理应协调各州采取行动并解决不平等待遇问题。但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联邦政府并没有这样做,各州各自为战,给病毒以可乘之机。“我们需要联邦政府和当地民众之间良好合作,这是我们目前所缺乏的。”

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Nancy Brown认为,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医疗保健系统的弱点,凸显了扩大医疗保险覆盖的必要性。

“对我们来说,要让人们活得更长久、更健康,无论是否在大流行中,首先要让每个人都能获得高质量、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Brown称,“我们不需要给旧的体系贴上创可贴,而是需要建立新的系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