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对话比尔·盖茨:“序章的结束”就在眼前 中美应联手战胜疫情

2021年01月2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比尔·盖茨还向本报记者预测,“到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全球的疫情甚至都有可能得到控制。如果疫苗充分发挥作用,我们就有望恢复正常的生活。”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进入2021年,疫情还在全球大肆蔓延,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亿例。在这场战疫中,曙光还有多远?

“过去几个月可能会在历史上留下沉重的一笔,这是整个疫情期间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但希望就在眼前。”1月27日,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夫妇发布2021年度公开信称,就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而言,他们乐观地相信“序章的结束”就在眼前。

他们在信中写道:“虽然复苏之路仍然漫长,但在这场抗击病毒的战役中,全球在开发新型检测工具、药物和疫苗等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胜利。我们相信这些工具很快就能大幅拉平疫情曲线。”

截至1月11日,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全球已有40多个国家开始接种新冠疫苗,但都是高收入国家和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该组织将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加速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预计这些国家将于2月开始接种。

疫苗大范围接种让盖茨对疫情防控的前景感到更加乐观。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预言,虽然很多国家在接下来三个月疫情会很严重,但如果疫苗充分发挥作用,“富裕国家的新冠肺炎病例数会在夏天变得很少,到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全球的疫情甚至都有可能得到控制”。

他指出,新冠疫苗接种刚刚开始,只有极少数国家已给本国10%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当接种率达到30%时,疫苗的益处就会很明显,但为了彻底阻拦疾病,可能需要70%到80%的接种率。尽管出现新变种,但他依然对用疫苗控制疫情感到乐观,“我不认为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终结疫情”。迄今为止,盖茨基金会已为抗击新冠肺炎投入了17.5亿美元。

由于早在2015年就预言世界将经历一场远超埃博拉的大规模疫情,盖茨在过去一年中的各种言论一直被广泛关注。他在今年的年信中断言,新冠疫情不会是人类面临的最后一场大流行病,因此新冠疫情的结束仅仅是“序章的结束”。

“我们不知道下一次疫情何时到来,也不知道它是一种流感、冠状病毒还是其他前所未见的新疾病。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不能再被打得措手不及。”他说道。

在公开信发布当天,比尔·盖茨在线上新闻发布会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中美合作对于战胜大流行病至关重要,包括终结现在的新冠疫情和防范下一次的大流行病。他指出,中国的科技水平在持续进步,监管能力在不断提升,而且中国对全球伸出援手的意愿也在增强。

“就中美关系而言,我希望即便两国存在分歧,也能够在一些领域通过合作来帮助全世界,因为中美这两个大国都具备雄厚的实力。我也希望可以充分调动两国科学家的聪明才智,共同推动这番事业。”他说,“中美关系非常重要。我希望在很多领域,中美之间能够形成强有力的双赢局面。”

比尔·盖茨还向本报记者预测,“到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全球的疫情甚至都有可能得到控制。如果疫苗充分发挥作用,我们就有望恢复正常的生活。”

防范下一场大流行病,并非言之过早

尽管不知道下一场大流行病何时到来,但世界应该从现在开始防患于未然。“为了防止去年的艰难形势重演,我们必须像对待战争威胁那样重视大流行病的防范工作。”盖茨说,“世界必须加倍投资于研发和像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这样有助于抗击新冠疫情的组织,并且需要加强建设我们尚未具备的能力。”

CEPI于201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期间由盖茨基金会、维康基金会以及挪威、印度等国家政府共同成立。新冠疫情暴发后,CEPI资助了多个候选疫苗的研发,包括Moderna研发的疫苗以及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合作研制的疫苗。

在盖茨看来,投资全球健康事业是全世界最划算的“保险”。“预防下一次全球大流行病需要每年数百亿美元的投入,这确实是一笔庞大的开销。但是请不要忘记,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预计会造成28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他指出,这笔投资的大部分应该来自富裕国家。

为了让人类在抗击新疾病时抢占先机,盖茨认为,政府应当继续投资于科学工具。

在检测能力方面,盖茨表示,在下一次大流行病到来之前,希望能建立一个全球的超大型诊断平台,“每周可以检测多达20%的全球人口”。“美国(在此次疫情期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建立起足够的检测能力,但其实在短时间内提升快速检测能力是有可能的。”

在治疗方法方面,盖茨表示,单克隆抗体是新冠疗法里最被寄予厚望的治疗方法之一,如果病人能够及时获得这种治疗,死亡率就有望下降80%。十多年来,盖茨基金会一直在资助单克隆抗体疗法的研究,探寻其治疗流感和疟疾的潜能。“我们恐怕还需要五年的时间改进技术,才能快速将其应用于抗击新的病原体上。”

在疫苗研发方面,盖茨表示,得益于新冠肺炎mRNA疫苗的研发成功,未来五年的疫苗研发能力会突飞猛进。“简单而言,mRNA疫苗属于一种新型疫苗,它可以给人的身体发出指令,教会它如何抵御一种病原体。尽管基金会自2014年起就一直在资助这一新技术平台的研究,但直到上个月才有一种mRNA疫苗首次获批。这次疫情大大加速了mRNA疫苗平台的研发进程。”

盖茨刚刚接种了莫德纳疫苗

疫苗在进入临床之前通常需要多年的研究和测试,但面对这场世纪疫情,各国科学家开始了一场疫苗研发的国际竞赛。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有200多只疫苗正在研发,其中66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世卫组织网站显示,现有15只疫苗进入世卫组织资格预审进程,美国的辉瑞疫苗率先获得批准。

对于疫苗创纪录的研发速度,盖茨表示,这确实超乎他的想象,他原本预期2021年年中疫苗才能问世。“如果新冠病毒不是在2019年、而是2009年出现,那疫苗的研发过程会漫长许多。”

随着英国、南非等国近日相继报告发现传染性更高的病毒变体后,人们对疫苗的效用出现了担忧。1月25日,白宫新冠疫情首席医疗顾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达沃斯议程”线上对话会上呼吁各地密切关注新冠病毒演变,加速疫苗升级。

“我们也在研究病毒的新变异会不会让疫苗起效变得困难。对于本身效力比较低的疫苗,我们很担心这些新的变异会严重影响它们的效果,但我们还需要观察。我们在南非正在针对多种疫苗进行试验,看看这些疫苗面对新变异效果如何。”盖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他指出,针对抗体进行的对数分析显示,对于一款有效性只有40%到50%的疫苗,相比于有效性达90%的疫苗,病毒发生变异后其有效性下降的比例会高得多。“但即便疫苗的有效性降低了一点,依旧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

与此同时,盖茨说,“我们也有可能需要回过头增加另一套方案,也就是使用二价疫苗,让疫苗在沿用之前的棘突蛋白的同时,在疫苗中增加对多种病毒变异株均有保护作用的新抗原成分。”

上周,已经过完65岁生日的盖茨接种了第一剂莫德纳疫苗,他说,他将在几周后接种第二剂。“我想告诉大家我信任这些疫苗,因为它们经过了标准的研发过程和试验流程。所以当满足疫苗接种的条件时,我第一时间就接种了。”他说,“若人们不接种疫苗,那么结果就是疫情将持续更长时间,更多人将失去生命。”

希望穷国的接种只比富国晚6个月

疫苗的成功研发还只是终结疫情的一小步。盖茨说,全世界需要数十亿剂的疫苗才能保护所有人免受这种疾病的威胁,而目前的三大挑战是供应短缺、物流配送难题、公平分配。

目前,超过70亿剂新冠疫苗已经被各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确认预购,其中,高收入国家42亿剂,中高收入国家11亿剂。致力于保障新冠疫苗全球公平分配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订购了20亿剂。

美国东北大学生物和社会技术系统模型实验室(MOBS LAB)研究显示,若30亿剂新冠疫苗按人口比例分配给所有国家,将能够避免61%的新冠死亡病例。若50个高收入国家获得了前20亿剂疫苗,则只能避免33%的死亡。

“现在,我们正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疫苗公平问题,我们需要获得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的安全和疗效数据,并立即通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筹集资金来购买这些疫苗,以保证疫苗对那些贫穷国家来说不是一个经济问题。”盖茨说道。

盖茨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想要为超过20亿人接种新冠疫苗,按每剂疫苗不到4美元来算,交付这些疫苗大概需要100亿美金。欧盟已经对这一资金需求做出了承诺,美国最近也宣布将提供40亿美元支持。

盖茨直言,疫苗接种工作从全球来看并不会同步,穷国的接种会晚于富国。“我们希望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的交付只会延迟6到8个月。如果进展不利,可能需要12到15个月的时间。”他说,在Gavi成立之前,富国能接种的一款疫苗,往往要在十年后才能惠及非洲的发展中国家。

由于存在疫苗供应缺口,部分富国已经因为疫苗供应出现摩擦。当地时间1月26日,欧盟因阿斯利康等疫苗供应商削减疫苗供应,威胁今后将加强对疫苗出口的审查。由于此举将影响到对英国的疫苗供应,英国也针锋相对地警告欧盟,不要在疫苗问题上采取“保护主义”。

为了让发展中国家也能公平地获取新冠疫苗,盖茨说,基金会已经说服了一些疫苗企业在不收取任何专利费的情况下,在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工厂生产疫苗。比如,阿斯利康将在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诺瓦瓦克斯也将在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而强生将在印度Biological E公司生产。

“当然,印度血清研究所的产能比世界上任何的疫苗厂商都大5倍,但从销售额和利润来看,却不在同一个量级,因为他们卖的是两美元的疫苗,而不是几百美元的疫苗。我们能够保证这些印度工厂将致力于为Gavi支持的(低收入)国家生产疫苗。如果我们能提高这部分产能,我们就能在六个月的时间内实现疫苗接种水平的跨越。”盖茨说。

他指出,大部分辉瑞和莫德纳的疫苗将流向富裕国家,而由于更易大规模生产且成本更低,阿斯利康、诺瓦瓦克斯和强生的疫苗将在Gavi的项目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不需要向发明疫苗的公司支付专利费,所有这些都是免费的;我们只支付那些工厂的边际生产成本。”

在他看来,各国争先采购疫苗是一个好兆头,因为这说明了新冠疫苗的重要性,但基金会一直在大力倡导疫苗的公平可及。“若非我们介入并提供资金,利用我们与这些国家和公司的关系来促成合作,通过印度工厂的产能进行二级供应的方案是无法实现的。”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