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华为余承东掌舵云业务 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2021年01月2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倪雨晴 

尽管比亚马逊、阿里等进入的时间晚,但是四年来,华为云迅速在国内市场上崛起,已跻身前三。

近日华为的一场高管变动,或拉开云业务调整的序幕。

1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华为内网正式下发了华为云与计算BG(Cloud&AI BG)高管人事变动的文件。

最新的任命文件显示,现任消费者BG CEO余承东,本次拟增加任命为Cloud&AI BG总裁(兼)、Cloud&AI BG行政管理团队主任,并增加任命为Cloud BU总裁(兼)、Cloud BU行政管理团队主任。现任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本次拟任命为数字能源董事长。

同时,余承东还担任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因此,接下来余承东将负责华为的手机、汽车、云计算三方面的业务。其中,汽车和云计算都是华为着重培养的“明日之星”,尤其是底层的云业务,早在2016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将其称为“战略机会”。

面对AI浪潮和云化未来,在2017年,华为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华为云便诞生于2017年,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当年的华为生态大会宣告了云业务的成立。在此后的采访中,徐直军曾表示在云业务华为并不着急跑马圈地,而是扎扎实实把每一个服务都做好。“我们不看当下(收入)是多一个亿还是少一个亿,我们关心十年后怎么样。”徐直军说。

尽管比亚马逊、阿里等进入的时间晚,但是四年来,华为云迅速在国内市场上跻身前三,并且还与华为的IT计算产品线融合,希望建设软硬件平台。不过,有华为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华为云的发展在内部也受到不小争议,要做强云业务实非易事。

面对AI浪潮和云化未来,在2017年,华为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IC photo

管理架构的“加减”

为何华为要进行此番调动?可以从两个层面来具体分析。

首先管理层和组织架构方面,在美国制裁步步紧逼之下,华为的手机等消费者业务受到重创,为了继续生存选择出售荣耀,对于消费者业务而言,整体的团队规模相应地缩减了。时值当下多事之秋,大将临危受命,继续挑战更高难度的事情,做可能有更大前途的业务。

余承东先后担任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终端公司董事长及消费者BG CEO等重要职务,带领团队在无线和终端领域实现快速发展,现在他将掌舵云计算和汽车板块。

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尽管手机受到美国制裁,在近期的调整后,实际上是继续稳定华为的主航道。而终端和云端应用市场都是主航道之一,代表着现在和未来的消费场景,这也是华为在发展可持续的有潜力的业务。”

回顾来看,在2020年11月17日宣布荣耀正式剥离后,11月25日,华为在心声社区上发布了关于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管理的决议,汽车BU在华为公司的架构中平移到了另一个板块,从ICT转至消费者业务,并与之整合,并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对于华为来说,目前产业主要是网络连接的管道业务和终端业务,而汽车是近年来华为开辟的新赛道,眼下核心的业务都面临着不确定性,汽车可以看作华为寻找的新增长点。并且,汽车技术方面,没有一个国家处于垄断地位,美国、欧洲、日本等地区都各有所长。长期来看,华为布局汽车,制约少,同时也有自主研发的机遇。

汽车业务调整的两个多后,余承东又将兼任Cloud&AI BG总裁。云业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2016年的华为市场工作大会上,任正非就点明了:“当前4K/2K/4G和企业、政府对云服务的需求,使网络及数据中心出现了战略机会,这是我们的重大机会窗,我们要敢于在这个战略机会窗开启的时期,聚集力量,密集投资,饱和攻击。扑上去,撕开它,纵深发展,横向扩张。我们的战略目的,就是高水平地把管道平台做大、做强。”

近几年经历了和IT产品线的整合后,华为云与计算BG主要包括Cloud BU、计算产品线(服务器等)、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等。从华为云、鲲鹏芯片、昇腾芯片、Mindspore深度学习框架,到Atlas计算平台的落地,华为已经规划了AI的全栈路线,并强调在算力层面的野心。

不论云计算,还是汽车,都是华为已经瞄准的战略性产业。

云业务格局将如何生变?

其次,在管理层面调整的背景下,是业务层的推进。具体到此次华为云与计算BG,华为云当然是华为坚定的发展方向之一,华为有自己的优势,但是生态位上面临着挑战。

正如《任总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一文中,任正非所言:“华为云不是我们传统硬件设备的领先优势,开发产品并销售产品,而是华为面向客户商业模式的改变,即由卖产品改变为卖云服务。必须构建卖云服务的能力及支持面向客户提供云服务的运营、运维能力。我们向亚马逊、微软学习的同时,也要将本身30年的网络积累做成云服务市场独有的优势,开创更大的空间,构建差异化特色。”

全球共有云的市场上,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阿里云占据了前四的位置。其中,亚马逊堪称全能型的选手,基础设施和配套应用、服务都较完善;微软把自有丰富应用搬上云;谷歌在算法、智能云服务上有特色;阿里云在全球坐四望三,并且在国内市场上占据了不少中小型客户。

Forrester首席分析师戴鲲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道:“全球公有云市场持续快速增长,Forrester预计在2021年公有云基础架构市场将增长35%达到1200亿美元。而阿里云也有望超越Google Cloud跃居全球第三,位列AWS和Azure之后。在国内市场上,根据Forrester 2020年的公有云开发与基础架构与平台中国市场厂商评测,阿里云、华为云与腾讯云位居市场领导者阵营。”

戴鲲表示,在中国市场上,本土云计算厂商与国外厂商各有优势。总体而言,本土厂商在服务种类丰富程度、私有云解决方案、客户支持能力以及价格体系等方面具有不同程度的优势,而国际厂商也依靠自身在用户体验、平台稳定性与可靠性、全球创新能力和全球市场覆盖等方面的优势加速落地。

经过多年努力,华为云上线了200多个服务,发展了150多万开发者和近2万个合作伙伴,已初具规模,目前在继续抓住政企、互联网数字化的机遇继续发展。

“华为对云计算业务持续保持战略性投资,有效地构建起覆盖软硬件、云边端和全栈云服务能力的技术生态体系,”戴鲲告诉记者,“同时,华为在评测过程中展现出广泛的解决方案能力,在5G领域具有独特优势。”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公有云市场上仍是寡头市场,亚马逊和微软占据了半壁江山,在当前美国管制政策的影响下,国内企业要在海外市场拓展也受到一些影响,对于国内市场,有云计算从业者向记者表示:“现在国内企业中,实力强大一点的公司都会选择自建云,而阿里、腾讯等常常是竞争对手,企业在选择时也会有些顾虑,竞争也很激烈,而且微软和谷歌近年来在国内推广势头很猛。”

接下来,华为云如何发展软硬件一体化优势、通信优势拓展更多场景,进行突破,外界也拭目以待。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