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动能集聚催生绿债“黄金期” 政策助力中国市场上“快车道”

2021年01月3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家俊辉 

近几年,得益于宏观经济政策以及监管、制度和技术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中国绿色金融体系建设发展迅速。其中,作为绿色金融市场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绿色债券的发行量和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近几年,得益于宏观经济政策以及监管、制度和技术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中国绿色金融体系建设发展迅速。其中,作为绿色金融市场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绿色债券的发行量和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境内外市场共发行3862亿元的贴标绿色债券,一举成为当年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发行国。截至2020年6月末,我国在境内外累计发行绿色债券1.2万亿元,在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中超过20%。

需要注意的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去年我国绿色债券的发展进入低潮期,年度发行量首次下降,存量规模也有所回落。

但是,市场普遍认为,随着我国经济稳步复苏,绿色债券发行将重回正轨。特别是“30·60”目标(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提出后,绿色债券发行或将迎来爆发。

“ ‘30·60目标’规划了碳中和时间表,也为中国能源革命和绿色发展设定了总体时间表,这意味着绿色项目更容易得到国家的进一步推广和支持,绿色金融发展迎来黄金时间。”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际合作部主管杨凡欣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绿色债券作为一种新的融资工具将迎来更强劲的增长,发行量很有可能创下纪录。

“绿债发展会跑出加速度”

日前,中诚信发布的《2020绿色债券年度发展报告》显示,去年全年我国境内绿色债券共发行217只,发行规模2242.74亿元,较2019年发行规模减少21.47%,这也是自2016年我国启动绿色债券市场以来年度发行量首次下滑。

中诚信在报告中分析称,疫情带来的信用风险在去年下半年逐步释放,导致新债发行放缓,绿色债券的发行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多位市场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疫情是影响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主要原因。在疫情得到有效防控后,叠加政策利好,绿色债券的发展或许会迎来“黄金期”。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此前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碳中和的长期规划下,配合其他相应政策,“中国绿色债券的发展会跑出加速度”。

“2019年中国第一只贴标绿色市政专项债券发行,展现了地方政府推动绿色发展与转型的决心。未来,被用于填补基础设施、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等领域的绿色市政专项债券或将迎来更加强劲的增长。”杨凡欣认为,我国现阶段和未来都具有巨大的绿色融资需求,这将推动绿色债券朝着更加地标准化、多元化、国际化的方向发展,覆盖面会更广,产品也将不断丰富、创新。

“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非金融企业和新产品的重要性亦不断显现。目前相关领域已快速增长至中国绿色债券市场供应量的37%。此外,绿色资产担保债券的发行量激增350%至500亿元以上。” 德银集团大中华区宏观策略主管刘立男近日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

趋势:绿债中国的行情特色

业界人士认为,中国未来迎来的一波绿债行情特点,将是政府助力、规则规整的爆发波段。

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是,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列为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会议要求,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1年1月4日召开的央行年度工作会议指出,要落实碳达峰碳中和重大决策部署,完善绿色金融政策框架和激励机制。

一直以来,尽管中国绿色债券的规模在短短几年间获得大幅提升,但其背后依然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比如尚待统一的市场标准。

在业内人士看来,绿色债券标准是规范绿色债券相关业务,促进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壮大的重要保障。如果没有明晰统一的标准,将掣肘绿色债券市场进一步发展壮大。

“国内的绿色债券指引和国际定义仍有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绿色项目定义的差异和对募集资金信息披露要求的不同。”杨凡欣表示,为了适应国内绿色债券市场不断发展的需求,其市场标准有必要协调统一。

2020年5月29日,央行联合发改委、证监会发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

中债研发中心副主任史祎曾表示,新版《目录》将为进一步实现中外绿色债券“说同一种语言”打下了基础。对此,杨凡欣表示赞同,“新版《目录》将进一步界定绿色债券支持项目范围,统一国内绿色债券支持项目和领域,逐步实现与国际标准的接轨。”

此外,建立成熟的信息披露体系,是绿色债券市场良性发展的基础条件之一,但目前我国绿色债券的环境信息披露依然参差不齐。

“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问题仍很突出,尤其是关于绿色债券募集资金的使用和募投项目,披露标准和内容、披露主体、披露时间和期限目前仍不明确。”某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表示。

杨凡欣认为,绿色债券的最大特点就是“绿色,要明确绿色债券发行人对绿色信息的披露义务,鼓励发行人单独发行社会责任报告”。“同时,可以改善信息技术平台,建立智能化的评估分析机制,降低发行人的披露成本。也可以采用信用评级等相关激励政策,鼓励绿色债券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的水平和质量,使得信息披露更为完善。”

她还建议,应该建设和培育专业的机构,对发行人披露的信息进行专业审核,提高信息披露的可信度。

据悉,2020年12月30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环境信息依法披露制度改革方案》。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改革方案的落地,将有效规范和改善绿色债券信息披露。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