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央行再发声“碳达峰”“碳中和”部署:全球第二大绿债市场再现新助力

2021年01月0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胡天姣 

迄今为止,国内贴标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已发展至约120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市场。

绿色债券是绿色金融最为显著的引擎。5年前在中国开始有计划推进的绿色债券,新一年开始,就再现政策助力的声音。

1月6日,人民银行表示,1月4日召开的工作会议中指出要落实碳达峰、碳中和重大决策部署,完善绿色金融政策框架和激励机制。做好政策设计和规划,引导金融资源向绿色发展领域倾斜。

而此前在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被列为今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之一。

在连续多次强调绿色发展下,绿色金融愈发受到重视。而在绿色金融中,绿色债券无疑是最重要的主力军之一。

迄今为止,国内贴标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已发展至约120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市场。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我国国内2020年境内外累计发行绿色债券规模达1173.91亿元,绿色债券存量规模约1.2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中国绿色信贷余额已逾11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

全球第二大“绿债”市场格局已成

根据国际资本市场协会(ICMA)的定义,绿色债券为“将所募集资金专用于资助符合条件的绿色项目或为这些项目进行再融资的债券工具”,是应对温室气体造成全球平均气温上升等气候变化而衍生出的绿色投融资产品。

2014年,首只绿色债券在国内出现。2015年年末,在人民银行和发改委发布绿色债券指导下,境内绿色债券迅速发展。随着国内金融的双向开放,国内本土企业在开辟绿色金融的发展道路,而与此同时外资银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也积极参与国内富有潜力的绿色金融市场,着手布局。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债券实验室主任史英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投资的角度,国外资本市场近几年来愈发对国内债券市场感兴趣,随着国内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如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以及相应的制度设计,都促使境外投资者尝试或加速对境内绿色债券的投资,而在良好的示范效应下,绿债势头良好,更多的资金与绿色项目结合。

在史英哲看来,外资机构购买中国债券,包括绿色债券的数量在逐渐增加,虽然目前看仍占比不大,但增量迅速,势头显著。

央行表示,要逐步健全绿色金融标准体系,明确金融机构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建立政策激励约束体系,完善绿色金融产品和市场体系,持续推进绿色金融国际合作。

作为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市场,由于信息披露机制尚需完善、与对绿色项目认定的国际标准不统一等因素,导致国际投资者在我国境内绿色债券市场参与度较低。IMF数据显示,2019年国外资本投资份额仅占中国绿债市场总规模的1.6%左右。

不断完善的中国绿债标准

中国的绿色债券标准与国际标准不完全一致,主要区别在于中国允许绿色债券为清洁煤炭和化石燃料的高效利用进行融资。在国际投资者对于中国标准包含与煤炭相关的活动有所顾虑下,解决标准问题尤为重要。

为此,2020年6月,人民银行等三部委联合发布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更新版本删减了煤炭、天然气等传统能源,新增了氢能、可持续农业、绿色消费金融、绿色服务业等内容,进一步推动了国内绿色债券市场快速发展,也意味着国内与国际绿债标准的趋同。

除了标准与国际接轨,绿债信息披露方面国内也在不断完善。如,包括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在发行前和存续期内进行了第三方评估认证和跟踪评估,并在各自官网上公布发行前和发行后的评估认证报告,包含了项目层面的募集资金使用情况和环境效益信息等。

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曾在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的视频演讲中称,目前,人民银行正在修订《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将传统化石能源的生产、消费类项目移出支持范围,增加气候友好型项目,同时进一步强化政策激励,对银行绿色金融业绩进行评价。

对于长期探讨的绿债标准问题,在史英哲看来,标准统一的问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绿债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完全统一的世界标准,每个国家或机构的标准都会有些许差别,中国在制定标准方面其实一直是非常积极的,要制定出符合自己地区的标准,而不是单单完全去符合某一标准。”

他同时指出,随着国内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如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以及相应的制度设计,都促使境外投资者尝试或加速对境内绿色债券的投资。

外资机构眼里的中国趋势

白驹过隙,《巴黎协定》签署已满五周年(至2020年12月12日),而不久前中国“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承诺受全球瞩目。

即便在2020年疫情期间,中国国内绿债市场也出现了新情况与新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2020年上半年我国境内“贴标”绿色债券共计发行136只,发行规模合计1095.5亿元,约占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近三成。

“绿色”标识尤为重要,它意味着发行人将自愿遵守绿色债券相关规则,包括对绿色项目专用的债券募集资金实行单独管理、接受第三方评估认证、披露环境效益等。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联合CBI发表的《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概览及有效性分析》报告(下称报告)表示,尽管过去未贴标的绿色债券也为绿色项目进行融资,但随着投资者对绿色金融产品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中国政府对绿色金融体系构建的大力支持,越来多的发行人选择给绿色债券“贴标”。随着投资者需求增加,相关规则的更新将提高绿色债券市场的透明度和投资者的信心。

“中国政府和监管机构建立了全面监管体系来源引导和推动ESG绿色融资的发展,中国的绿色金融发展前景非常广阔。”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邱运平在第十七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表示,“特别是中国ESG方面增长非常迅猛,所以中国实际上绿色金融资产方面的活动总量比实际统计里面符合国际标准要大很多。”

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表示,随着中国政府不断加强支持与推动力度,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与投资机构更愿意投资在ESG方面做得较好的公司。所以即便从量上看,欧洲绿色投资较大,但中国及亚洲地区在发展速度方面则表现优秀。“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及亚洲近几年‍‍在环保方面有很大的改善,在亚太经济体中,越来越多的国家将ESG规则纳入对上市公司的具体要求‍‍,包括加大ESG各方面的透明程度。”

“欧洲尤其在发行绿色债券领域有明显优势,‍‍欧洲各政府都在持续地关注与支持,并且制定了欧洲统一标准,进一步保障投资利益,但这个趋势也慢慢地在亚洲区发展,”她说,“中国有望成为发行绿色债券首要国家。除了用国际标准定义的绿色债券外,中国还有自己定义的绿色债券,而后者占有相当大的规模。”

在全球迈入低利率时代中,境外资金涌入国内债券市场,绿色债券因较高的评级也愈发受到关注。国内目前多数公开上市的绿债评级都在A-以上,78%的绿债评级向高评级倾斜趋势明显,且部分公司会被要求根据自身财务状况申请外部担保进行增信。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