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2020年度成绩单苏富比跑赢佳士得 私人洽购潮起

2021年01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梁信 

对于拍卖行业而言,在暂停了整整九个月的传统拍卖活动后,2020年交出的最终成绩单不出意外地略显低迷,但结果与预期相比依然令人鼓舞。

受到疫情侵扰的2020年,让整个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巨变。无论是哪个行业,2020年都是经营维艰的一年。对于拍卖行业而言,在暂停了整整九个月的传统拍卖活动后,2020年交出的最终成绩单不出意外地略显低迷,但结果与预期相比依然令人鼓舞。日前,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等几大拍卖行陆续公布年度销售数据,各大行的总销售额迎来了意料之中的下跌,但行业整体仍然十分有韧性,线上拍卖、私人洽购以及来自亚洲的强劲需求,抵消了部分下行压力,助力拍卖行业在疫情的困境中稳步前行。

数字销售大幅攀升

佳士得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Cerutti将2020年描述为“震惊和催化”的一年。一方面,始料不及的疫情爆发给传统拍卖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但同时,为了适应市场变化,网上拍卖受到重视并强化,使得各大拍卖行在全球旅行封锁的困境中找到了出路。

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三大拍卖行业绩总体下跌。2020年,佳士得共录得44亿美元的总销售额,较2019年下降25%;苏富比总销售额为50亿美元,较2019年的58亿美元下降了16%。这6亿美元的优胜差距,是苏富比在近十年来第二次超过佳士得的销售成绩。而全球第三大拍卖行富艺斯的总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1%至6.46亿美元。

苏富比2020年度录得50亿美元销售额,在近十年来第二次超越佳士得。IC photo

面对无法实现的传统意义上的现场拍卖,苏富比、佳士得等拍卖行亦纷纷紧锣密鼓地转型到线上,成功“补位”线下的遗憾。苏富比对the art newspaper称,2020年他们举办了超过400场线上拍卖会,比2019年增长了30%,销售额总计超5.7亿美元,约为2019年的7倍,创下了行业新高。而从买家的角度讲,由于有了网络和电子设备的帮助,有80%的竞价是在线上进行的。此外,线上拍卖中新客户的比例超过了40%。佳士得方面也表示,在线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了262%,达3.11亿美元,刷新了佳士得线上拍卖的最高纪录。

而苏富比之所以在疫情的背景下仍能领先,主要归功于其迅速的反应和对数字化销售的平稳过渡。苏富比欧洲、中东和非洲区董事总经理Sebastian Fahey表示:“我们在一二月开始就在密切关注亚洲的疫情状况,所以在全球旅游封锁而导致现场拍卖被叫停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而尽管此前业内对于藏家是否愿意购买未曾亲自见过的艺术品有多方猜测,但事实证明,即便是在特殊时期,藏家为中意的和稀有的艺术品慷慨解囊的意愿仍比想象中强烈得多。2020年6月29日,苏富比首次举行了一场历时五小时的在线直播大型晚拍,最终以3.632亿美元的销售额和高达93%的成交率圆满结束。其中,最大的亮点是Francis Bacon创作的三联画拍出了8450万美元的成交价,成为苏富比有史以来通过远程拍卖拍出的最高价格。Sebastian表示:“整个拍卖流程要转变为前所未有的实时直播发布几乎是在一夜间完成的,其中不仅有我们员工付出的努力,还包含了委托人无畏的信任。所幸,这些信任都得到了回报。”从艺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些线上拍卖的成绩也是个积极的信号:即使实体拍卖不再,但并不意味着高水平的交易也不复存在。

私人洽购热潮乍现

对于高端市场而言,尽管2020年拍卖行不得不紧闭大门,但事实上,在大门背后有更多的交易在“秘密”地进行。

据苏富比公布数据显示,现场拍卖和线上拍卖部分总共创造了35亿美元的销售额;佳士得的现场拍卖成交额也只有28亿美元;那么,其他的销售额是从哪里来的呢?答案:来自私人洽购。由于日常的拍卖活动是一种类似于“点对面”的粗放型的交易模式,无法照顾到客户的个性需求、成本考虑等,因此针对部分的特殊客户,拍卖行会为他们持有的资金做一定的艺术投资规划和建议。近年来,“点对点”的私人洽购已经逐渐成为艺术品市场交易天价拍品成交的主要方式。

在受到疫情影响的2020年,私人洽购尤其受到一众高端买家的追捧。富艺斯亚洲区主席陈遵文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解释:“私人洽购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股市起落大,许多人都认为艺术品是较为安全稳定的投资模式。再加上拍卖时间因应疫情不断地调整,全球各大艺博会的停摆,导致了私洽的需求顿时剧增。”他表示,富艺斯全球的私人洽购部门2020年为止的交易活动较2019年同期上升了50%左右。

无独有偶,2020年苏富比私洽的销售额高达15亿美元,也比2019年的10亿美元增长了50%;佳士得的私人洽购销售额为13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57%——这两家公司都刷新了各自私洽领域成交额的纪录。而且由于私洽业务的表现突出,苏富比还特别聘请了高古轩画廊驻伦敦和日内瓦的前总监Michael Gumener,请他从2021年1月开始担任苏富比驻伦敦的国际私洽销售高级总监,以便更好地为未来的私洽“大单”保驾护航。

亚洲买家力量雄起

除了销售数据的跌宕起伏之外,2020年的拍卖市场还出现了不少值得关注的新趋势。

从地理分区上看,相比起西方的买家,2020年亚洲的收藏家购买活动更显活跃。佳士得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Cerutti表示,2020年亚洲地区的买家出价首次超过了来自美国的买家,这对几十年来一直是美国藏家占据主导地位的艺术品市场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变化。而苏富比亚洲区首席执行官Kevin Ching表示,由于亚洲收藏家的强劲需求,苏富比的亚洲地区销售额在2020年达到9.32亿美元,比佳士得高出18%。而且亚洲区的在线买家数量增长最快,同比2019年已经翻了一番。2020年苏富比全球拍卖前20的高价拍品中,亚洲藏家成功交易了其中的9件,几乎占去了“半壁江山”。富艺斯首席执行官Ed Dolman也表示,亚洲收藏家购买了其前十名高价作品的一半。而且相比于老一代的亚洲买家偏好到拍卖会现场寻求古典作品或当代中国艺术品,新生代更青睐来自世界各地“后起之秀”艺术家的作品。

从买家年龄段看,世界各地的千禧一代已日渐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热衷于与其他经验丰富的收藏家一起竞标各类型的奢侈品,大大促进了粉红色和蓝色钻石、古着与军用手表、高档酒和限量奢侈手袋的销量。苏富比艺术部主席Amy Cappellazzo对华尔街日报指出,千禧一代的竞拍习惯也十分“时髦”,他们大多数喜欢通过手机app而非电话竞价,甚至也很少要求查看拍品状况报告。

从拍品的门类看,在年轻收藏家的追捧下,各大拍卖行的篮球运动鞋交易额有显著增长。2020年5月,苏富比以破纪录的56万美元售出了一双乔丹的耐克运动鞋,几乎为估价的四倍;而在五个月后,另外两双估价分别至少为30万美元和60万美元的红色和黑色乔丹运动鞋却最终流拍。苏富比方面认为,这是因为收藏家们仍在为这种新兴藏品的价格基准寻找定位。2020年12月,佳士得还尝试推出了棒球门类的拍品——一件Lou Gehrig1931年穿过的洋基队球衣,并最终以1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2020年体育类拍品交易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未来这股体育热潮或仍将延续。

此外,由于英国脱欧后贸易协议谈判的拖延,还有出于对运输成本增加以及对繁文缛节手续等的忧虑,已经逐渐威胁到伦敦继续作为欧洲艺术贸易之都的地位。因此,佳士得和苏富比这两大拍卖行都开始用行动表明,或将下注法国作为未来的主要交易阵地并开始大举扩张。佳士得准备扩大其巴黎总部在马提尼翁大道的空间,并于2021年1月举办一场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而苏富比巴黎准备于2023年将其总部迁至新近关闭的老牌画廊伯恩翰姆画廊的旧址。苏富比的Sebastian Fahey对the art newspaper表示:“作为一个商业阵地,法国市场已经越来越重要,而且近年以来一直如此。对这座建筑的收购,代表了我们新时代的开始。”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