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美债收益率走高“带火”通胀交易 对冲基金布局防范美股大幅回调

2021年02月2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截至2月22日19时30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1.369%附近,盘中一度触及过去12个月以来最高值1.392%。

截至2月22日19时30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1.369%附近,盘中一度触及过去12个月以来最高值1.392%。

“只要10年期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通胀交易的吸引力就会与日俱增。”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如今通胀交易早已超过美国新政府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疫苗接种人数增加等热门话题,成为影响华尔街投资机构交易策略的首要因素。

所谓通胀交易,主要是指华尔街对冲基金鉴于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走高与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日益陡峭,转而押注通胀压力加大,一面大举押注铜、原油等大宗商品迎来超级牛市周期,一面则提前布局防范美股、比特币等高估值资产大幅回调。

“不过,近期疯狂推高铜、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主要是投机资本。对冲基金等大型资管机构则主要通过空头回补操作,捕捉通胀交易所带来的特定获利机会。”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向记者指出。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担心美债收益率若持续走高,将触发大量资金弃股投债,进而触发美股大幅回调,拖累大宗商品跟进走低。

野村证券此前发布报告指出,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1.5%,可能会导致美股下跌约8%。

记者多方了解到,华尔街对冲基金之所以提前防范美股、比特币大幅回调风险,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担心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所触发的通胀压力升温,将触发美联储收紧货币宽松政策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

“目前,我们正密切关注美联储关于通胀的看法,以及所释放的货币政策转向信号,若美联储鉴于通胀压力不得不提前收紧货币宽松政策,很可能触发对冲基金集体抛售美股避险。”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对大宗商品买涨热“谨慎”出手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其实是美国新政府力推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的“产物”。一方面它刺激美国经济更快复苏,提升了美债收益率估值,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需要加大发行中长期国债规模为财政刺激计划筹资,同样导致中长期美债收益率上涨。

“不过,触发大量投机资本疯狂追捧通胀交易的,是5年期与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持续扩大,一度触及2014年10月以来最大值157.45个基点。”Ann Berry分析说。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正变得更加“明朗”,进而带动大宗商品需求全面回升。

多位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表示,投机资本的通胀交易获利策略并不复杂。他们的投资模型直接将5-30年美债收益率利差与大宗商品买涨获利“高度挂钩”——只要前者利差持续扩大,他们就大举买涨大宗商品获利。

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多数对冲基金对通胀交易的追捧度并不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16日当周,对冲基金为主的资管机构持有的NYMEX原油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增加1002.2万桶,而这主要得益于对冲基金削减了1164.2万桶原油期货期权空头头寸。

在COMEX期铜市场,对冲基金为主的资管机构在2月16日当周反而增加了895万磅精铜期货期权净空头头寸。

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师Oliver Pursche认为,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要么通过空头回补形式捕捉通胀交易火热的获利机会,要么干脆逢高抛售获利离场。

“事实上,不少对冲基金不认为通胀交易投资胜算会很高。”他指出。一方面他们担心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迟早会带动美元指数走强,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面临更高的回调压力,另一方面他们害怕美债收益率走高若触发美股大幅回调,也会拖累大宗商品价格走低。

记者多方了解到,多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认为大宗商品能否迈入超级牛市周期,主要取决于疫苗接种能否有效遏制疫情扩散,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程度。通胀交易所带来的大宗商品买涨热未必会持续多久,因此他们更倾向采取高抛低吸策略抓住通胀交易火热特定时期的交易性获利机会。

早早防范美股大幅回调风险

面对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始对美股未来走势“忧心忡忡”。

前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若10年期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突破1.5%,加之5-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进一步扩大,将驱动越来越多资金弃股投债,进而触发美股大幅回调的风险升高。

美银美林的最新基金经理调查显示,由于此前美联储货币宽松政策导致美债收益率极低,多数受访对冲基金经理表示现金配置处于2013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股票和大宗商品配置则处于过去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这种配置策略导致他们不得不承担高于正常水准的市场波动风险,一旦美债收益率回升,他们势必会抛股投债以“压低”自身所面临的市场风险。

美银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官Freedman坦言,就理论而言,当美债收益率上升,所有资产价格都应重新走低。所幸的是,由于当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尚未回到去年度疫情暴发前的1.9%波动区间,因此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仍认为美债收益率估值依然“偏低”,尚未决定大举抛售美股触发美股大幅回调。

尽管不少对冲基金尚未决定弃股投债,他们却早早大幅抬高美债多头头寸的风险对冲比重。比如不少量化投资型与股票多头型对冲基金已对逾80%美股多头头寸做了股指期货套期保值,较去年底提高了20多个百分点。此外,一些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正考虑削减此前涨幅过大的科技股与新能源股头寸。

究其原因,他们认为美股高估值风险爆发几率正与美债收益率同步上升。据Refinitiv Datastream数据显示,标普500指数的预期市盈率为22.2倍,远高于15.3倍的长期平均水准。

此外,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还担心美债收益率持续上涨所预示的通胀压力增加,会迫使美联储将早于市场预期收紧货币宽松政策(包括削减QE购债规模,提前释放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等)。

Kingsview Investment Management投资组合经理Nolte坦言,自己正密切关注美债收益率上升是否会导致美联储货币政策提前转向,若美联储真的加快收紧货币政策步伐,无疑将给美股市场带来一场新的地震级冲击。

不过,并不是所有对冲基金都打算因美债收益率走高而暂离美股避险。多家多空策略型对冲基金正考虑买入银行股与抵押贷款公司股票,因此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令市场利率走高,有助于金融机构贷款利差收入增加。

“目前多数对冲基金达成的共识,是尽早抛售估值偏高的资产,包括比特币。”一位华尔街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月22日19时30分,比特币价格徘徊在54500美元附近,日内跌幅达到5.35%,下跌逾3000美元。

“去年底以来,不少对冲基金一直在担心美股与比特币的高估值风险迟早会爆发,如今美债收益率走高与通胀交易火热,反而成为他们说服自己尽早落袋为安的最佳理由。”他指出。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