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通胀抬升之际美联储“鸽声”安抚 疫情仍是美国经济不确定因素

2021年02月2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施诗 

美国东部时间2月23日周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

美国东部时间2月23日周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鲍威尔在听证会上强调,美国经济复苏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当前美国通胀率和就业率仍远低于美联储的目标,这意味美联储暂时不会结束量化宽松,也不会加息。鲍威尔的“鸽派”言论安抚了美国资本市场的“军心”。在经历了多天低迷之后,美股三大股指在美国东部时间2月23日止住颓势、探底回升,道指、标普500指数均由跌转涨。

多位受访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经济的确已经步入复苏阶段,但是复苏的程度仍需视疫情的发展而定。他们预计,美联储将于2023年开始考虑是否加息。

美债收益率攀升引发市场“振荡”

自2021年初以来,美债收益率快速走高,基准的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经升破1.3%,30年期美债收益率于2月23日升至2.2%,触及一年高点。

长端的美债收益率节节攀升预示着美国经济可能发生通胀,引发了投资者对美联储加息的忧虑,因此美股进入2月以来走势较为震荡。2月22日,纳斯达克指数收盘大跌300多点,跌幅达到近2.5%,前期大涨的科技巨头纷纷跳水。

资深金融学家李徽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股近期下跌主要是源于投资者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边际紧缩的担忧。“美债利率的快速上行,特别是长端利率,造成的国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引发美国通胀预期的抬头。”

李徽徽补充称,投资者担忧美股的估值偏高。“美股的三大指数,市盈率现值都远超于2003年以来的中位数,具有代表性的标普500现值已达32,而美国上市企业今年的盈利增长预测为单位数,从PEG角度来看盈利跟不上估值增长。”

不过,在鲍威尔发表讲话之后,美股三大股指探底回升,道指由原本的大跌360点转涨15.66点。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月23日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0.05%,报31537.35点;标普500指数上涨0.13%,报3881.37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0.5%,报13465.20点,跌幅为0.50%。

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表示,尽管今年美债收益率大幅上升,且市场对通胀的忧虑加剧,但物价压力基本上仍较为温和,美国经济前景仍“高度不确定”。

鲍威尔在听证会的发言稿中指出,“美国经济距离我们的就业和通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取得进一步实质性进展。”

鲍威尔强调,美联储“致力于使用我们的所有工具来支持经济,并帮助确保从困难时期复苏的势头尽可能强劲”。

不过,鲍威尔并未在发言稿中提及市场最紧迫的担忧,即较长段的美债收益率在近期上升至新冠病毒大流行暴发以来的最高水平。投资者担心,联邦刺激计划导致的价格飙升可能迫使美联储提高短期借贷成本。

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资官Peter Boockvar在一份报告中称,“美联储关注就业,似乎非常愿意消化通胀上升和金融市场的过度行为等影响金融市场稳定的因素。但是,就像收益率曲线的长期端所看到的那样,市场在这方面也有发言权,它们正在大声疾呼。希望在某个时候美联储官员会听取意见。”

继续坚持“鸽派”立场

虽然市场担忧通胀预期抬升将令美联储决定加息,但是鲍威尔在听证会上重申了美联储不会加息。“我们将继续增持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至少以目前的速度增持,直到我们制定的目标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些购买行为和与之相关的扩表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为经济提供了实质性的支持。”

李徽徽对记者解释称,“美联储之所以坚持不加息主要由三个原因决定。第一,实际通胀预期还是在可控范围内,即排除溢价因素之后,目前实际通胀率在1.8%左右,还是低于2%的目标。第二,就业比通胀更重要:通胀表现有周期性的因素,而就业将是支持物价上行的持续支撑,所以美联储和财政部都更关注就业数据。美国1月的失业率和新增非农就业人数都远低于预期,而且面临着结构性失业的问题,所以拉升就业和改善就业结构是美联储重中之重的任务。第三,美国经济的杠杆率太高,需要低利率支撑。不管是美国的财政赤字,还是美国企业的杠杆率,都是处于高水位,债务风险极大,如果贸然加息,债务成本上升,带来大量的违约和信用危机。”

鲍威尔认为,新冠病毒大流行“还对美国通货膨胀留下了重大影响”。他解释称,“在去年春季大幅下跌之后,去年剩余时间消费价格出现了部分反弹。然而,对于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一些行业,物价依然特别疲软。总体而言,通货膨胀率仍然低于我们2%的长期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复苏阶段,但是并不稳固,仍需货币政策的支持。

鲍威尔还表示,美联储去年修订了其应对通胀的方法。美联储采取了一个新的框架,允许平均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高于2%,然后再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鲍威尔强调,“这一变化意味着,我们不会仅仅为了应对强劲的就业市场而收紧货币政策”。

至于美联储何时开始加息,李徽徽认为,随着新一轮的财政刺激,以及政策结构和侧重点调整,美联储加息和结束量化宽松的时间窗口会从2025年底提前至2023年底。

刘英认为,美联储或将从2023年第二季度才考虑加息,不过前提条件是经济稳固复苏以及疫情得到较好的控制。

疫情决定经济前景

鲍威尔指出,美联储和国会的积极政策是美国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尽管美国经济有所复苏,但是对于美国经济的前景,鲍威尔仍持谨慎态度,其认为美国增长仍然“不均衡,远未完成复苏”。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美国非农就业增加4.9万人,略低于市场预期的5万人,失业率则从6.7%回落至6.3%。

虽然美国失业率有所下降,但鲍威尔和其他高级经济官员指出失业率实际上约为10%。与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前的2月相比,美国失业人数仍接近1000万。他同时强调,最近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的下降和疫苗的持续接种给人们带来了希望。

不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Scott Gottlieb认为,美国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复苏不会是一个“线性进程”,即疫情风险逐月降低。他警告称,冬季可能更具挑战性,因为这是一种呼吸道病原体。“一旦2021年、2022年再次进入冬季,我们就需要采取一定的预防措施。”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此前曾表示,75%到85%的人需要产生免疫力才能创造一把“保护伞”,实现群体免疫。

展望美国经济前景,鲍威尔表示,“尽管我们不应低估目前面临的挑战,但事态发展表明,今年晚些时候的前景将有所改善。特别是,疫苗接种方面正在取得的进展应该有助于加速恢复正常活动。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继续听从健康专家的建议,保持社交距离,并佩戴口罩。”

李徽徽向记者表示,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复苏的阶段,预计今年的美国GDP增速会达到5.6%左右。不过这一增速基于两个前提条件:一是美国的疫苗全面接种需在二季度展开;二是财政政策的侧重点调整到对于中小企业和居民的弥补损失方面,并通过直接现金补贴的方式。

刘英预计,美国经济将在今年下半年步入稳定复苏的阶段,复苏程度将视疫情情况而定,预计2021年美国GDP增速约为5%。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